賀文~~~ㅋㅋㅋㅋㅋㅋ
金太妍生日粗咖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創禁止轉載*


  Tiffany做了個夢。

  正確的來講,是她認為自己做了個夢。



  這裡是哪裡?

  Tiffany從公園的長椅上坐起來,她怎麼會睡在這裡?

  記得剛剛趕稿趕到半夜,終於將完成的稿件寄給出版社以後,就迷迷糊糊的上床睡覺了,她很清楚自己是睡在自己的床上啊!睡前還有最後一個意識是伸手把龍貓攬進懷裡,難道自己會夢遊?

  不對,自己從來沒有過夢遊的習慣。

  那,就是在作夢了!



  看看周遭的情景,不管是公園的花草樹木,還是街道對面的高樓大廈,根本一點都不像是家裡附近,所以一定是作夢沒錯!

  再看看身上的裝扮,嗯,果然自己連在夢裡都很有時尚感!

  Tiffany滿意的一笑,既然是在夢裡,既然這個夢這麼真實,那她要來看看到底真實到哪裡去。



  走上街,一點突兀也沒有,身邊川流而過的路人不像是現實中的金髮碧眼,更像是自己,黑髮棕眼。也許是因為長相的特徵相似,Tiffany很快的融入這個步調有點快速的城市,這個城市的建築風格完全和現實中不一樣,而Tiffany也怡然自得的像是出國遊覽一般,東摸摸西晃晃,巴不得手中有一台相機,可以記錄下所以的不一樣。

  免費的旅遊,多好!還不用搭飛機辦護照什麼的!



  Tiffany樂觀的心情沒有維持太久,興奮的結果就是現在肚子也餓,雙腳也痠得不像自己的。

  這個夢一點也不體貼!讓她穿得很時尚沒錯,可是沒給她手機,沒給她現金,連一張卡也沒有!

  摸摸身上,一個值錢的東西都沒有!

  把夢境附的大衣拉攏一些,天色已經變成橘紅色,夜晚快來了,這夢境的溫差真大!

  坐在人行道的路障上,她催促著自己醒來。

  「Tiffany黃,快起床!快起床啊……我數到三喔!…1…2…3醒來!…快起床啊…我命令你起床喔!起床起床!」

  怎麼叫不醒自己?Tiffany無奈的抬頭看著昏暗的天空,她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難叫醒。

  兇巴巴的編輯大人也好,催繳水電費的管理員也好,平常愛亂按門鈴惡作劇的臭鄰居小鬼也好,誰都好,快來人叫醒她啊!

  ……沒用。

  Tiffany欲哭無淚的低下頭,繼續喃喃自語叫自己起床,她肚子好餓啊!



  太妍到樓下的Starbucks買杯咖啡,冷冷的天氣喝一杯溫熱的拿鐵最幸福了。

  才拿著拿鐵和雙起司火腿巧巴達走出店門口,就被那個穿著淡粉色的及膝大衣的身影吸引注目光。

  她坐在路障上閉著眼睛喃喃自語,雙手摀著腹部,眉頭緊皺著,是不是不舒服?

  那自言自語的模樣像極了好友權Yuri,熟悉感促使她向前詢問。

  「你還好嗎?」

  Tiffany聞言抬頭,餓久了的她雙眼矇著一層霧氣。

  太妍倒抽一口氣。

  當她抬頭,那小貓般無辜的眼神,那楚楚可憐的八字眉,那抿緊的雙唇,深深的撞進自己的心間,她最受不了萌樣的女人了!

  「What?」

  「你還好嗎?」太妍再次重複。

  她對著我說什麼啊?應該是在對我說話對吧?Tiffany不解,滿臉的問號。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Oh My God!!!!!難道…難道她講的是英文?太妍想起了國中的惡夢,英文,她最大的死穴。

  「呃…呃…Hungry?…Are you?」太妍只想的起幾個單詞…比比自己的肚子,再比比Tiffany。

  Tiffany終於聽懂了,忙點頭,「Yes! Yes!」雙眼冒出光亮,在這個怪異的夢境,聽見自己熟悉的語言真好!

  太妍想想,把手中的拿鐵跟巧達麵包遞給她,「I…You…」這樣她聽得懂嗎?

  Tiffany接過溫熱的拿鐵還有麵包,顧不得是不是陌生人給的,反正是在自己的夢,自己總不會給自己一個悲劇角色吧!

  太妍看那個女生已經開始大快朵頤,回到店裡再買第二份給自己。

  排隊大概排了十幾分,出了店門口還是看見那個女生,難道她還沒吃飽?

  「Hey!」太妍走近她,卻發現她瑟瑟發抖。「…Cold?」

  只看見那女生僵硬的點點頭,太妍馬上將第二杯拿鐵塞進她的手裡,「拿著拿著,握著手比較不會冷。」然後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早晚溫差大不知道嗎,這麼晚出門還不知道要多穿一點…」

  Tiffany聽不懂這個把食物分給自己的人說什麼,她劈哩啪啦的吐出一堆話,像外星語一樣根本令人頭昏,不過她的動作好溫暖,溫暖她冰冷的身體,也溫暖了她的心。

  太妍替她拉好拉鍊,才發現剛剛自己講了一堆話她可能都不懂,算了,反正是沒有意義的話。

  不過一個本地人,怎麼會不知道居住地的天氣?若是一個旅遊者,又怎麼會坐在這裡浪費旅行的時間?

  「Um…Where…where are you going?」這句這樣講,應該沒錯吧…

  「…I don’t know…」Tiffany有點黯然失色,醒不過來,那她該去哪裡?

  「How about my house?」糟糕…是 house 還是 home?不過看來她是聽懂了。

  「Um……」Tiffany低頭思索,在夢裡,應該沒有壞人吧,就算有壞人,這人對自己這麼好,應該是好人。「Alright!」



  太妍不自主的想,這樣將人家帶回家裡好嗎?

  不過這女孩應該不是壞人,看起來也不是什麼翹家逃學的樣子,人的眼睛會說話,這女孩的眼神澄澈,氣質也非一般,也許有她不得已的原因吧!

  就當自己是衝著她無辜的眼神也好,反正她也答應了。

  就這樣太妍帶著Tiffany,回到了她的小窩。



  Tiffany很感動有人拯救了她!試圖與她搭起友誼的橋梁。

  「Thank you so much! What’s your name?」

  啊!這句她從幼稚園就聽過了,「I’m fine. Thank you , and you?」

  「What?」Tiffany懷疑自己聽錯了。

  看來…她回答錯了…太妍無奈的摸摸後腦勺,name?啊!是姓名。

  「My name is Kim Tae Yeon .」

  「TaeYeon …My name is Tiffany.」

  「踢帕妮?」

  「NO!NO! Ti-ffa-ny.」Tiffany一字一字念。

  「Ti帕ny?」

  「F! Fany!」

  「帕妮?」韓國就沒有這個發音吼……

  Tiffany放棄的揮揮手,帕妮就帕妮吧,「Where is here?」

  「…My house.」

  「No! No! I mean … What is this country?」

  「嗯…」太妍突然忘了自己國家的英文…好像是K開頭的…

  想了很久,她放棄,回到書房拿了世界地圖,指著韓國的位置。「…Here.」

  「Oh my god! KOREA???」不會吧!連夢境都國際化啦?飛越大半個地球?

  太妍開心的拍手,就是這個單字!

  「What date is today?」不會這麼老梗,還回到過去或到了未來吧!

  「…Twenty Eleven…Um…June…ninth…」2012/06/09

  看帕妮聽得一頭霧水,太妍又不會講,只好寫下阿拉伯數字,這時候她就恨當年不多讀點英文了。

  「…Thanks God!」還好,跟睡前看見的數字只差一天。

  雖然沒有回到過去或是出現在未來,但是…她在夢裡飛過了大半個地球?Oh My God!!!!帕妮的心裡除了滿滿的驚嘆還是驚嘆,就這樣在太妍的沙發上昏過去了。

  「…」就這樣在剛認識的人家裡睡著,這個女孩也太大膽了吧!雖然太妍心裡這樣想,還是乖乖拿了條被子為她蓋上。



  翌日清晨,Tiffany發現她還是沒有回到自己的床上,還是在TaeYeon的沙發上,大概是天父心疼自己不眠不休的趕稿,特地送自己的禮物吧。

  免費的韓國之旅,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有著這樣的想法,Tiffany也不再去在意為什麼還不醒過來,真的當作自己在渡假一般的過了好幾天。

  太妍也清出一間客房給她睡,兩人怡然自得。

  幾天下來,有時和太妍聊聊天,太妍用著破英文,帕妮也用著剛學會的韓文,也能聊上幾句,基本的對話不成問題。

  「安扭哈誰唷!」帕妮對著眼前的Jessica和Yuri 鞠躬問好,這是太妍教她的打招呼方式。

  「這就是我說幾天前撿回來的那個人。」太妍對著來訪,然後看見帕妮就愣住的兩人。Jessica小時候住過美國,十幾歲才回來韓國,英文也是一級棒,就是這樣太妍才請她們兩個來。

  「…你說叫我用英文聊天的對象就是她?」Jessica有點不可置信,太妍哪時這樣體貼?朋友當了七、八年,請她幫忙抽張衛生紙她都不一定願意,現在會為了這個女孩欠她人情?

  「嗯!」帕妮一個人有點可憐,只能聽著自己那破爛不堪的英文。

  「哇喔,太妍你是看上人家啦?看看那萌樣,那胸型,那纖腰,那翹臀…」Yuri還沒講完,先被Jessica一個拐子打彎腰。

  活該。太妍撇撇嘴。「講話小心點,她已經多少聽的懂。」

  「TaeYeon…」帕妮有點不知所措,眼前三人說著聽不懂的語言,又打打鬧鬧的,她有點害怕的瑟縮在太妍背後。

  「呃…」比比眼前兩人,「my friend…親故…」

  Jessica實在聽不下去太妍的破英文,「We are her friend. I’m Jessica. She is Yuri.」

  帕妮看看太妍,太妍對她鼓勵的點頭,「I’m Tiffany.」

  Jessica對著帕妮講了幾句英文,很快的兩人就熟了起來,坐在沙發上聊天。

  「呼--」太妍鬆了一口氣。

  「幹嘛?」Yuri好笑太妍的反應。

  「你一定沒跟西卡用英文對話過。」

  「何必?講韓文就好啦。」

  「下次試試看,你就會懂我現在的感覺。」

  Yuri試著想像,忍不住打個寒顫,「不用等下次,我光想就害怕了!」

  「…」



  「太妍…你…什麼…做?」帕妮拚出零零落落的韓文。

  「你是想問我在做什麼吧。」唉,太妍懂了帕妮聽她講英文的時候的感覺了。但神奇的是她都可以聽懂帕妮想講什麼。

  美英狂點頭。

  「I’m working.」在工作啦!不然怎麼養活兩個人?西卡幫她惡補的英文也很有效吧!

  「What do you do?」你的職業呢?

  「I’m a writer.」

  「Really? Me,too!」

  「你?」

  「ne!」

  「作家?」

  「Yes~~~」帕妮跩跩的攤手點頭。

  就這樣帕妮拖著太妍到書局,印象中編輯有跟她說過,小說有出版到國外,韓國是其中一國。

  在前十名的暢銷書單找到同樣的封面,確定作者欄寫著Tiffany,遞給太妍。

  太妍還是不太相信,翻開第一頁的作者介紹,看看上面的照片,再對著眼前的人比對,帕妮擺出一樣的姿勢,太妍才真的相信這是帕妮寫的。

  拿了幾本不同的小說,通通都是帕妮寫的,太妍決定回去好好看看帕妮的文章。

  帕妮也另外跟太妍要了本字典,一方面檢查出版社有沒有亂翻譯,另一方面,閱讀也是學習語言的途徑之一。



  幾天後,太妍放掉自己的進度,看完了怕妮所有的小說,仍然不可置信這是那個吃飽睡,睡飽吃,然後沒事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那人寫的。

  「…你怎麼會來?」

  「我也不知道。」帕妮一邊回答,一邊盯著在播"龍貓"的電視。

  「不知道?」

  「睡醒就在這了。」

  「睡醒就在這了?」

  「嗯,然後逛逛街就遇到你了。」

  「逛逛街就遇到我?」

  「…」廣告了,帕妮才把視線移到太妍身上。「幹嘛一直學我講話?」

  太妍眉頭深鎖,懷疑她是不是在騙自己。

  「我只記得我把稿件寄給編輯後,然後去睡覺,睡醒就在韓國了。」

  「你有夢遊的經驗?」

  「沒有。」

  「…」Why? Why? Why? 糟糕,前一陣子常跟帕妮用英文聊天,一驚訝英文又出現了。

  「你在那邊都沒朋友?都不會有人發現你不見了?」

  「編輯大概會發現吧!我都一個人在家,沒朋友。」

  「…你不用跟她聯絡嗎?」

  「我剛交稿,就當我放假吧!」

  「…」

  雖然嘴上這樣講,但幾天後帕尼還是打了國際電話給編輯秀英。

  「啥?你人在韓國??我一直以為你這一個月都在家裡睡覺,我就當作放你假,你已經跑到韓國?」

  「唉,說來話長,總之別找我,你在美國的家也找不到我。」看來自己會到韓國來真的不是在做夢…身為一個作家多少聽過類似的傳聞。

  「不行不行不行,總編說你這個假期只到月底,要新稿了!」

  「好啦,那我稿件照給可不可以?」看吧!哪有作夢還得交稿的道理?

  「行!」稿子按時給我,什麼都好說!

  「那記得先把上一本的稿費匯到…」美英說了個號碼,「我在韓國也是要用錢的!還有,去我家把我的護照寄來給我,不然我回不去!」

  交代好以後,帕妮才安心,她不能一直吃穿用度都用太妍的,伸個懶腰,她也該工作了。

  後來帕妮拿錢買了台NoteBook,剩下的通通給太妍當自己的生活費。

  往後Jessica來找帕妮,常常看到兩個人頂著黑眼圈各自坐在沙發的一端,劈哩啪啦的敲打鍵盤。

  搔搔頭,女王這時候剩下不多的愛心就會發酵,命令Yuri去買好中餐晚餐,外加一堆的食材,以免兩個好友趕稿趕到斷糧。



  半年過去,太妍和帕妮兩人同時按下送出,這一期的稿件送出去,又有兩個月的假期了。

  累癱在沙發上,兩夜沒有闔眼的兩人把生財工具--筆電放好就睡著了。

  L型的沙發一人一邊,誰也沒擾著誰。



  美英睜開眼睛,粉紅色的房間、身邊的龍貓,突然讓她不適應。

  她…是黃美英…Tiffany Hwang…

  年齡25,單身,職業作家。

  「太妍…太妍?太妍!」美英從床上跳起來,往客廳的方向衝。

  應該說,往太妍家的客廳的方向衝。

  她忘了自己已經回到家,忘了那方向是一堵牆,所以狠狠的撞下去,痛的她蹲在地上半天都直不起身。

  「嗚…」眼底含著一泡淚,揉揉腫起來的前額,晃悠悠的走到日曆前面。

  6月8號…

  6月8號?2011年?

  美英睜大雙眼,又怕是剛剛撞昏頭,揉揉眼睛,還是2011年6月8號!

  難道…不會吧…她在韓國半年真的都是一場夢?金太妍也是一場夢?

  撲到電腦前,按下開機鍵,以前覺得效能不錯的電腦現在她都嫌速度慢。

  右下角的小時鐘顯示:2011年12月19日下午2:49分

  不是夢。一切都不是夢。

  也對,沒有人在家,怎麼可能去撕日曆。

  美英帶著笑,跌坐在符合人體工學的辦公椅,睡了兩天都沒有進食,一起床又受這樣的刺激,放鬆以後腿都軟了。

  金太妍,是真的,不是一場夢,也不是她想像中的人物。



  「帕妮?帕妮!」太妍睡醒以後就找不到那個人。

  英文韓文都試過了,怎麼都呼喚不到那人。

  奇怪,這附近她又不熟,不可能自己跑出去。

  捏捏自己的臉頰,平常最痛恨Yuri捏她的臉頰,這下她自己捏,還捏得很用力。

  「Oops!痛啊!」脫口而出的英文感嘆,還有頰上熱辣辣的疼痛,都說明了這半年不是夢。

  可是就像當初撿到她,莫名其妙她就出現在那,現在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如果不是地上的粉紅色拖鞋,如果不是廚房裡的粉紅茶杯,如果不是浴室裡的粉紅牙刷,如果不是茶几上那台平常帕妮愛用,全球限量200台的粉紅色筆電,她幾乎要相信帕妮是她的一場夢了。

  即使帕妮真的存在,那她…現在離開她了?

  忽地想起什麼似的,太妍衝到帕妮睡的那間客房,一進去翻箱倒櫃,最後找到帕妮的護照。

  帕妮她…不是搭飛機離開?她沒有離開韓國?

  說不定…帕妮只是自己出去買個東西,或者去找西卡?等等就回來了,等等就好……



  一等,太妍整整坐在沙發上一天,帕妮都沒有再出現。

  西卡和Yuri送食物來,被坐在沙發上的太妍嚇到。

  兩人尖叫完以後,「…幹嘛不開燈?」

  太妍空洞的眼神轉向兩人,先是聚焦,驚訝,然後疑惑,最後像是明瞭了什麼,最終,絕望。

  兩人被她瞬息萬變的豐富表情再次嚇了一跳,「…不愧是表情帝嘛你!」Yuri做到太妍身邊,企圖炒熱氣氛。

  「帕妮呢?我買了炸雞,叫她一起出來吃吧!」西卡用英文呼喚帕妮。「帕妮!帕妮!」

  「西卡…」幽幽的聲音反而蓋過西卡高亢的嗓音,「別叫了…她不在。」

  「嗯?出去嗎?你沒跟她去?不怕她迷路啊?」

  太妍搖搖頭,「她怎麼出現的,就怎麼離開了。」然後向兩人道出帕妮自述來到韓國的過程,還有剛剛自己找她找到的護照。

  兩人又是驚訝的小嘴微張,這時候倒是很有Yuri幻想很久的夫妻臉。

  「你…她…你們…」Yuri一句話都說不完全。

  西卡打斷她,「你先吃些東西吧!你應該剛睡醒,吃點東西好。」她不再對太妍提帕妮。

  兩人默默的看著太妍,一口一口的吞嚥下熱騰騰的食物。

  莫名的有種孤獨感。



  她以為和太妍的相遇只是偶然。

  她以為和太妍相遇以夢境的形式開始,當夢境結束,一切也都該結束。

  她以為她對太妍只是單純室友的感情,還有感謝她第一次伸援手,感謝她收留了她。

  她以為她沒有愛上她,黃帕妮沒有愛上金太妍。

  她以為給自己時間,會漸漸忘記她。

  那為什麼距離"夢醒"都三個月了,太妍依舊鮮明的在她腦海裡逗留不走?

  不懂。



  她以為當初會收留帕妮只是覺得她在街頭發抖很可憐。

  她以為她看上的只是她萌萌傻傻的外表。

  她以為自己會把帕妮帶回家收留只是單純做善事。

  她以為當帕妮消失以後自己會忘記她。

  她以為自己的房子很小,帕妮離開以後她才覺得空曠。

  她一直以為,她沒有愛上她,金太妍沒有愛上黃帕妮。

  她發現自己愛她以後,也以為帕妮會回來找她。

  沒有,什麼都沒有,帕妮知道她家在哪,卻沒有回來找她……



  黃美英從床上一躍而起,夠了!花了3個月都無法忘記金太妍,那再花3年也一樣!

  上網訂購一個特大號的行李箱,一星期後會送到,然後帕妮開始整理行李,等到行李箱送到,她要直接把東西丟進去就出發!

  然後上網訂機票,最近的只剩3月8號的機票,突然美英一愣,可惡!她的護照在金太妍那裡!現在補辦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她一通電話打給崔秀英。

  「秀英!快幫我補辦護照!」一句話,秀英在出發前兩天將熱騰騰剛出爐的護照送到美英手中,搞清楚緣由,擁抱了美英,並提醒她還是要按時交稿,秀英夠朋友的還送她到機場!

  整個洛杉磯,她唯一的朋友就是秀英了。秀英,再見。會不會回來,不一定了。



  降落在首爾,美英拿著地圖,靠著那半年的韓文功力,到了太妍家門口。

  2012年3月9日首爾時間早上8點,她再次站在金太妍的家。

  故意按了門鈴,聽著金太妍來開門的腳步聲還一邊碎碎念,「我說鄭Jessica、權Yuri,你們這對夫妻是怎樣,給你們第三份備用鑰匙了,還可以弄丟……」

  一開門,金太妍愣住了。

  「你……」

  咦?太妍的第一個反應怎麼不是衝過來抱住她?

  「你…是誰?」



  黃美英一拳往太妍的鼻子揮下,太妍還沒哭,她先哭了。

  太妍痛苦的摀住鼻子蹲下,「你…你全身包得緊緊的,一開門就揍人,你到底是誰……」

  咦?對吼,剛剛一下飛機,3月份月均溫只有11、12度的天氣讓美英連打好幾個寒顫,把所有禦寒衣物都穿上,連小臉都帶著棉布口罩防寒。

  拆下一圈又一圈的圍巾,然後是毛帽、口罩,脫掉1件羽絨衣、1件舖棉外套還有1件羊毛背心,太妍熟悉的帕妮又回來了。

  「黃美英!」太妍撲過去,雙手緊抱著美英…呃,一手捏著鼻子,一手摟著美英。

  「太妍,我好想你。」

  「帕妮,我也想你啊~」短短的身高只能讓她在美英的肩膀蹭啊蹭。

  「太妍,我跟你說喔,我…」帕妮急著講。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異口同聲的默契,不過太妍的反應是捏住美英的臉頰。

  「你喜歡我,卻都不來找我!」

  「偶只速想知道自己速不速真的喜翻你嘛…」美英被捏的口齒不清,還是得好好講清楚。

  待太妍放開美英,美英再次撲上去抱住太妍。

  「太妍,生日快樂,我把自己送來,開心嗎?」美英在她耳邊輕輕低喃。

  「那你要搬來跟我住嗎?」耳根子紅透,太妍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望著她。

  美英才要回答,發現太妍就算捏住鼻子,鼻血還是流了下來。「太妍…你的鼻血……sorry,先止血吧!」美英吐吐小舌,不知道剛剛自己手勁這麼大。

  後來,太妍躺在美英的腿上,享受她愧疚的溫柔。

  後來,美英把行李通通搬進太妍家,正式展開同居生活,當然,也同房。

  後來,兩人在趕稿的時候,還是一樣不分日夜。



  「為什麼就算帕妮回來了,我們還是得來送飯?」Yuri疑惑的問西卡。

  看著兩人依舊坐在沙發的兩端,拚了命敲打鍵盤,西卡表示不知道,不過她很開心好友不再寂寞。

  偶爾,兩個趕稿趕到快要爆肝的人,會有默契的抬頭,相視一笑,繼續沒日沒夜的趕工。



  Dear my太妍,生日快樂。

          2012/03/09 Your 美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穿越大半個地球 穿越重重阻礙 最後兩人在一起
就像太妍和美英 本來一個在韓國 一個在洛杉磯
因緣際會成了練習生 因緣際會成為室友 又因緣際會一起出道 一起走到今天
不管是這篇想像文 或者是現實上兩人的友情也好愛情也好
實在很感動這樣的緣分 (拭淚 喂!

最後
金太妍生日粗咖嘿 ★,:*:‧\(≧▽≦)/‧:*‧
3/9生日快樂 以後365天或是4年一次366天都天天快樂~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aoru Amane
  • 好狠押美英~那一下一定痛死人了...
  • 志龍
  • 不管是這篇還現實中, 這真的是很奇妙的緣分呢
    甚至連西卡和帕尼在同一間醫院出生這件事也很神奇
    少女時代其實是註定要在一起的吧>///<
    過了很久的太妍生粗!!
  • Mowchi Ong
  • 嗚 這一篇也好看!! 雖然美英那一下感覺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