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0279_765570936810199_6129364409370906432_n  

 

 

 

 

*原創禁止轉載*

美英篇

 

  當飛機機身拉抬到距離地面三萬英尺的高空時,美英幾乎被壓抑到喘不過氣,直到飛機平穩的飛行,空姐告知她可以解開安全帶了,她才慢半拍的動作。

 

  剛剛那股壓在胸口的壓力,是來自變化的氣壓,又或是因為她離開了金太妍?不知道,她沒答案。

 

  側過頭,目光移往小方框之外,機翼下是層層疊疊,如雪一般皚白的雲層,濃密的蓋住了韓國的土地,看不見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該不會,五年是一場夢,韓國和金太妍也只是一場夢而已?

 

  心臟又像是被重物壓住一般的窒息感,這樣疼痛的感覺很真實,金太妍不會是夢。

 

  獨自去到韓國不是夢,能遇上金太妍、愛上金太妍不是夢,被太妍一直捧在手心疼著不是夢,而後來太妍的媽媽因為反對所做出的那些事情……也同樣不是夢。

 

  「同學,你還好嗎!」隔壁同學的喊叫讓美英回神,也同樣引起周遭同學的側目。美英一開始有些茫然,後來無意間觸及自己臉頰,才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了。

 

  「我、我……」美英的嘴張了張,最後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淚,勾起一抹抱歉的笑,撒了謊,「對不起,我第一次離家。」

 

  同學表示理解,遞給她紙巾之後笑了笑。美英接過,小聲的說了謝謝,轉過頭去看著窗外,任由眼淚在臉上恣意橫行。

 

 

 

  十個半小時的航程,抵達德國法蘭克福機場的時候,空姐喚醒了哭累睡著的美英。

 

  美英眨了眨眼,思緒還不清楚,只跟著同行的老師和同學下飛機,等行李,然後坐上車子到學校為他們安排的宿舍。

 

  同行的同學未必認識,加上美英一共六位學生,總有人會是自來熟的類型,即使和陌生人也能熟絡的聊天,或許美英過去也是,但此刻的她只想安安靜靜的待著,獨自在自己的回憶中想念金太妍。一路上大家都興奮的討論著,只有美英帶著耳機闔著眼,無意參與大家。

 

  到宿舍時,那個在飛機上曾遞紙巾給美英的同學與她同寢,美英沒有回應她興奮的樣子,只帶著笑,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聽見了,然後轉身敲了敲寢室的門,一個德國女生很迅速的打開門,一連串說了幾句德語,又咧開嘴,改用英文說了歡迎。

 

  美英微微的扯了扯嘴角,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友善些。春日說交換學生除了學習國外學校的東西以外,也讓他們學著如何與外國同學相處溝通,所以一個寢室會有一個原本學校的學生,會和他們相處整整一年。

 

  美英不希望未來一年不好過,即使心情不佳仍是勉強著些擠出笑容,低聲說了句謝謝,又簡單說了自己叫Tiffany,便拉著自己的行李箱進去預備給自己的房間。

 

  把行李箱丟在房間的一角,美英暫時沒有整理的想法,抽出簡單的衣物後,又拿了自己帶著的床包,鋪上床墊,將自己摔進柔軟的床墊之中,倒頭就睡。

 

  長途飛行的疲憊,還有哭過之後耗去的體力,美英很快就進入夢中,只是夢中有著金太妍,有著金太妍依舊溫柔的眼神,有著金太妍總是噙著寵溺的笑容,還有金太妍像是含了各種說不清的感情的嗓音,會柔柔的喊著她,美英啊……

 

  夢到了她們剛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喜歡勾著太妍的臂彎,扳著手指計畫著週末要做的事情,然後太妍總是不發表意見,一直到美英說過一遍,一雙眼睛定定的望著她,等著她做最後決定時才又噗哧一笑,說,為什麼一直看我,你做什麼,我就跟著做什麼。

 

  有更多時候,她喜歡和太妍相擁,擁抱與親吻是表達親密的最直接方法,或許是激情過後,也或許只是日常的小甜蜜,與太妍耳鬢廝磨,曾是讓她樂之不疲的動作,太妍的面容、溫度、氣味,全佔滿她的感官,滿足感溢於心間。

 

 

 

  美英醒來時,屋內灰暗,對於自己處於陌生的環境沒有太大的感覺,她只是有些混亂,好像她只要張口喚聲太妍,太妍就會走進房間裡,刮刮她的鼻子,無奈卻又帶著寵溺的說,小懶豬,你終於願意起床了。

 

  可是太妍在哪?太妍在地球的另一端,當她對著月亮的時候,太妍對著的卻是太陽。

 

  她翻了個身,雙手輕按了按自己的眼窩,剛睡醒的雙眼竟會感覺到乾澀而疼痛。

 

  心裡一陣陣悶痛,眼淚卻沒有再流出眼眶。

 

 

 

  美英索性起身,房外悄然無聲,想來同寢的同學和德國的同學都睡了,美英聽不見任何聲響,也不打算開門擾人清夢了。拿出筆記型電腦,開啟電源,連上通訊軟體,七個好姐妹全都顯示在線上,唯有金太妍顯示離線。

 

  美英猶豫了會,還是點開九個人的群組聊天室,點了視訊的按鍵,然後離開座位去倒開水,順便等著其他人回覆請求。

 

  端著水杯回到位置上的時候,螢幕已經分成九等分,中間的是自己,左上角是沒有上線的那人,其他人熱熱鬧鬧的,還沒戴上耳機,已經能聽見其他人吵雜的聲音,美英微不可見得一笑,調低電腦音量之後才戴好耳機,說,「嗨!我到德國了。」

 

  「黃美英!」「踢帕妮!」「帕妮姐姐……」幾個人停住說話了聲音,頓了幾秒之後接連著大喊。

 

  「你的德國是在南極是吧?不是十二個小時的航程嗎都過多久了?」

 

  「黃美英到德國之後可能迷路了被大家丟下,獨自走回宿舍啦。」

 

  「才怪咧,學校在德國,但宿舍在義大利啦,你們懂什麼。」

 

  聽見好友們裝做無意,實則責怪自己沒有立即告訴他們已經到達德國,美英忍不住笑了起來,「到德國也到宿舍了,但時差還沒調好,剛又睡了一會才起來。」

 

  「德國宿舍怎麼樣?我們宿舍還比較大吧?」

 

  美英偏頭想了想,認真比較了下房間大小,「德國這邊的宿舍比較大些,自己一個人一間房,但韓國的宿舍有你們,我比較喜歡韓國的。」美英如實說著,「等等,給你們看看。」說罷,起身打開房間的電燈,並且將鏡頭轉往其他方向,讓好友們可以看看房間。

 

  各種感嘆聲從耳機傳出,美英噗哧一笑,又說,「明天該去學校報到了,等我從學校回來再聊。」

 

  「好啊,帕妮路上小心啊。」

 

  「小心路上的德國帥哥啊,有好貨色記得介紹一下。」

 

  「崔秀英你還想認識什麼帥哥?」

 

  「李順圭你快來聽聽,崔秀英爬牆了啊!」

 

  「誰又喊我李順圭?崔秀英你完蛋了!」

 

  耳機仍不時傳來好友笑鬧的聲音,美英看著螢幕上的九格畫面,很是捨不得關掉程式,眼神最終落在左上角,她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關閉程式,順道一同關閉電腦,起身整理行李去了。

 

  美英才顯示離線,聊天室內熱絡的氣氛一時冷卻下來,許久都沒有人開口說過一句話,過了很久,順圭才打破僵局,「……太妍知道了嗎?」她們兩人沒有明確說分手,順圭總覺得無論如何,也該傳個消息給太妍,讓她知道美英已經平安抵達,沒有美英的消息,對太妍來說太過殘忍了。

 

  「我沒說,侑利也是。」秀妍第一個回答,不得不說她有些生氣金太妍不夠勇敢,如果金太妍堅定一些,美英可以少受一點傷害,也不用遠赴德國。

 

  「我和小玄也沒講。」允兒從自己的畫面消失,出現在徐玄的畫面中。

 

  「孝淵呢?」

 

  「我也沒說。」孝淵的聲音低低的,鏡頭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另一張空蕩的床,一間房間突然空了一半,突然可以自己獨享一間房,孝淵卻覺得心情很糟糕。

 

  「唉。」順圭嘆了口氣,關了程式。和崔秀英走出房間的時候,才發現其他人也都出來了,連極其不情願的秀妍都面無表情的靠在門邊等她。「你們……」她是打算去跟太妍說聲美英現在已抵達,也是擔心太妍目前的狀態,沒想到剛剛並沒有相約要一起去,好友卻都如此好默契。

 

  「好歹……太妍姐姐也是我們的朋友吧。」允兒頓了一頓,這樣說著。

 

  一旁的徐玄接話,「是啊,帕妮姐姐這邊安心了,太妍姐姐那邊……」

 

  「……」順圭沉默半晌,揚起笑容,「謝謝你們這麼關心她。」

 

  「笨蛋,說什麼呢……」

 

  「是啊,都是好朋友說什麼謝謝。」

 

  「你一個人我們也擔心,就一起去吧……」

 

  這一刻,一直擔心著的順圭因為好友們心都暖了起來。

 

 

 

 

 

  獨自一人在異國生活其實對美英來說並不算太陌生,但這次卻比上次獨自到韓國更容易感到孤獨,美英將這歸咎於當時到達韓國的時候年紀較小,較好適應新環境。

 

  其實在德國的日子和韓國沒有太大差異,時差調整過來之後,每天美英都在固定的時間捧著書本,步行到離宿舍並不遠的學校,上課的教授說的是英語,課本寫的是英文,美英幾乎毫無違和感的融入其中。

 

  每天晚上八點,韓國那邊恰巧是正午,美英會連上通訊軟體,好友們也會在此時趕回宿舍和她視訊,聽她說在德國發生的事情,也會和她說在學校裡好玩的事蹟、她們當中的誰又做了什麼。雖然螢幕的左上角一直都是黑暗的狀態,但美英因為七個好友們,心底確實好過了許多。

 

  沒有人和她提到太妍過得如何,是不是因為她的離開有了什麼改變,私心裡美英甚至希望好友們和她說,太妍很難過等等之類的消息,那代表太妍仍是在意她,但她卻又希望太妍能在沒有她的日子裡過得好些,哭了或是傷了自己什麼的,她的心還是會因此疼痛。

 

  但她不敢開口詢問,害怕問出來的結果讓自己失望了,害怕聽見其實金太妍沒有她,也能過得很好。

 

  她沒辦法判斷目前和太妍的狀態是怎樣,要說分手,她們還愛著彼此,沒有真正說出分手兩字,但她們也確實已經分開,並沒有在交往中。

 

  只是在夜裡,美英蜷起身子躺在單人床上時,她會特別想念太妍抱著她的溫度。有時候想著想著,心裡會好像出現一個黑洞,吞噬她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堅強,吞噬她所有意識,獨獨留下她對金太妍的想念。

 

  也有時候,她會想著,不要去上課了吧!這時候形似失戀的她,不就該好好把自己鎖在房間裡,哭個昏天黑地,紀念她逝去的愛情。但這時又會想到,金太妍喜歡的是一個認真的人,且,來到德國的機會是犧牲了她和太妍的愛情所造就的,如此昂貴。

 

  她在德國的日子裡一個人生活著,很想念韓國,很想念金太妍。

 

 

 

 

 

  一年的時間過得很快,最後的一個星期裡,在德國一同當交換學生的六個人,約到學校附近的餐廳聚餐,美英本不想參加,但五個人連番前來說服,美英盛情難卻,還是點頭答應了。

 

  和幾個人仍然是不太熟,美英扯了扯嘴角苦笑了下,問題出在她身上,心裡愛人的位置讓金太妍給佔了,朋友的位置也讓另外七個人填了,沒有餘地留給其他人,和德國的五個人也沒有太多認識,僅僅能說幾句話而已的交情。其實一同來德國的另外五人感情不錯,時常相約出來吃飯,她知道,卻沒有想要參與的慾望,也是對此感到些許的抱歉,她才會答應此次的邀約。

 

  或許追根究底,是她自己打從心理不承認這一趟長達一年的德國行吧,沒有辦法相信是自己主動要參加,主動切斷了和金太妍的愛情。所以她沒有辦法真正融入一同來德國的同學,除了學習,她沒有發展其他面向的想法。

 

  連這時離別聚餐,她都沉浸在自己思緒當中,手裡拿著的水晶高腳杯盛著Riesling釀成的白葡萄酒,圓潤的果香中卻又帶了點辛辣,矛盾至極,就像她明明愛著太妍卻主動離開太妍,活該承受心碎心痛。

 

  來到德國後,睡不著的夜裡不知不覺養成了獨自飲酒的習慣,本只是想藉著酒勁入眠,卻像罌粟令人上癮一樣,她貪戀酒後微醺的迷濛感,會有一種金太妍還在身邊的錯覺,朦朧之中彷彿還可以看見金太妍的身影。酒後,她可以選擇性忘記自己獨自在德國,可以有很好的藉口大哭。

 

  只是需要的劑量逐日加大,一年之間,她已經練就了喝著葡萄酒猶如喝著尋常飲品的能力。

 

  僅僅剩下一星期他們就要回韓國,這樣的日子是不是就能終告一段落,然後她能重回太妍身邊?

 

  回到韓國,有金太妍在的地方。

 

 

 

 

 

  回韓國後,美英覺得自己的日子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也許是自己已經習慣了在德國那種簡單的生活方式,雖然先前一直期待這樣的日子能結束,卻沒想到自己將這樣的生活也一併帶回韓國了。

 

  她沒有理由可以責怪太妍不來接機,當初是她選擇放棄愛情,這一次換金太妍選擇放棄,一人一次,其實很公平。

 

  公平之後,她不再虧欠太妍,也算是兩人徹底分開了,沒有再見面的必要,所以,黃美英蹺了有金太妍的所有課。

 

  起初,幾個姐妹都不贊同這樣的做法,愛情歸愛情,學業歸學業,其實上個課並沒有什麼。美英卻堅決如此,私下又偷偷拜託徐玄去替她上課,徐玄抵不過美英的哀求,更看不慣平日裡極有原則的美英姐姐放低身段拜託她,心裡一軟便答應了,答應之後卻又忍不住在心裡後悔,太妍和美英之間已經剪不斷理還亂了,自己這是硬要淌什麼混水啊……

 

  美英表面裝的灑脫,人人面前都能微笑自如,只有在獨自照鏡子的時候才會垮下笑容。她騙得了別人,卻騙不過自己,其實她害怕的是在課堂上,萬一看見了太妍只把自己當成普通學生的眼神,又或是害怕看到太妍已經事過境遷雲淡風輕,只有自己還活在美好的回憶當中遲遲走不出來。

 

  她害怕的,其實只是面對現實。

 

  又或者,她期待太妍當掉她,或重修或延畢,或撂狠話要當掉她,只要其中一項就好,讓她能名正言順去找太妍都好。

 

  但到了學期末,她總是失望,太妍給了她剛好及格的成績。

 

  她明白這是太妍特別對她的寬容,但也同時明白,期望與失望只有在一線之間,一分之差。

 

 

 

  最後一年,接近畢業,大家各自忙碌了起來,清醒時能一同窩在宿舍的機會變得很少,所以大家更加珍惜每個週末相聚的約定,有工作的有事情的,能推就推,再怎麼樣都比不過已經相處七年,形同家人的好姐妹。

 

  美英珍惜這段得來不易的情緣,她該要有多幸運,才會在人生的路上遇見七個合拍的好姐妹,自然也不缺席聚會。直到有一次她無意間聽見了順圭正透過電話在約太妍,她才知道原來九個人的羈絆還在,只是因為她在,所以太妍不來。

 

  她黃美英又該有多大的能耐,能剝奪大家和金太妍見面相聚的機會。慢慢的,她開始缺席週末聚會,大概十次裡會缺席五次,據悉,金太妍慢慢會參與大家的聚會,次數大概就是她缺席的那幾次,兩人默契很好,沒有特別安排,卻總能夠錯開。

 

  美英知道太妍會參加後有些欣慰,太妍並不是又縮回自己的世界,仍是願意和大家有來往,但又同時忍不住感到心酸。

 

  不是見不到,而是不肯見。

 

  是金太妍不肯見她。

 

 

 

  畢業前的一個月,順圭和秀妍單獨找了美英出來喝咖啡,美英不解兩人這樣避開眾人的原因為何,捧著自己的抹茶奶霜一口一口啜飲著,等著臉色沉重的兩人開口。

 

  順圭躊躇了一會,手中飲料的吸管已經被咬爛,這才開口問美英,「畢業後大家都選擇留下來,你要一起嗎?」

 

  「什麼?」美英一時沒有聽懂。

 

  「大家,都捨不得分開,畢業後應了我的邀約,決定都留下來教書,除了你們海歸派的,其他人憑著春日畢業的學歷,教教國中小的學生夠了。」

 

  「哇──」美英嘆了一聲,笑彎了眼睛拍拍順圭的肩,「不錯不錯,已經有理事長的架式了。」

 

  「嘖!」順圭不耐煩的揪住她的手,沒有理會美英的戲謔,一臉認真,「你是我最後一個問的,你的答案呢?」

 

  美英訕訕的收回自己的手,指頭沾了杯子外圍的水珠,在桌子上無意識的畫著圈,「我也很珍惜你們,可是……」

 

  順圭的眉頭蹙起,會把美英留到最後一個再問,還有她如此猶豫才開口,全是因為她夠了解黃美英,只要有金太妍還在春日,美英就不可能留下。

 

  見順圭已經安靜,從出現到現在遲遲沒有開口的秀妍也懂了,她推了推順圭,「帕妮不去,那你也刪掉我的名單吧。」和金太妍分開後的美英一直都讓人放不下心,畢業前在學校能有她們幾個人幫忙看著,畢業後又離開春日獨自一人的話,鄭秀妍覺得就這麼放生黃美英的話,半夜睡不著覺的會是自己。

 

  美英聞言,猛地抬起頭,「秀妍,你……」

 

  更讓美英驚訝的是,還以為順圭會出言阻止,沒想到順圭只是點點頭,默許了鄭秀妍的要求。

 

  美英看著她們的視線逐漸模糊,到底她該要有多幸運,才能遇上幾個如此的好友!

 

 

 

  畢業後的美英和秀妍,憑著春日畢業的招牌,輕而易舉的應徵到一間離春日校區不遠,規模也不大的出版社當行政助理。

 

  秀妍和侑利同住,憑著和順圭的關係還繼續留在春日的宿舍,美英卻覺得自己已經麻煩了好友們夠多了,不願繼續接受順圭的好意。再者,畢業後大家都搬出了那間她們住了七年的學生宿舍,搬到和太妍同棟,甚至同層樓的教師宿舍,兩兩一間房,只有孝淵和太妍各自住在一間。先不論和誰住的問題,光想到極有可能和太妍碰面美英就退之千里了。

 

  曾經她很期待和太妍不期而遇,然後重新開始一段生活,後來才知道現實不會如想像理想,要面對一個已經對她失去愛情的太妍,她寧願兩人一輩子都不要碰面,寧可那個會溫柔的看著她的太妍,繼續留在她腦海中。

 

  於是她一個人搬到出版社附近的房子,公車只要搭個兩站就能到,較閒暇時即使只有走路也可以到達。只是過了試用期之後的美英,開始工作後一直都很忙,沒有多餘的時間清閒。

 

  出版社的規模很小,人力也不多,尤其資歷最淺的美英和秀妍更是需要負擔很多行政助理以外的工作,秀妍忙著忙著,還是能偷得空閒休息,美英卻是從早忙到晚,秀妍不懂同時進公司的兩人怎麼會差別這麼大,悄然無聲的站在美英的辦公桌背後看她忙碌,見她竟拿著一份英文原稿在翻譯,差點沒當場暈倒。

 

  半拉半拖的將美英帶到公司的頂樓,秀妍的口氣很差,「黃美英,你到底在做什麼你懂嗎?」

 

  「秀妍,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只是上次因為趕不及,我索性幫了翻譯翻了一部分,上頭這次才會丟一份給我……」

 

  「黃美英,你有沒有顧忌過你的身體?你真以為自己是鐵人不會倒是不是?」

 

  「不會的,我自己會衡量身體狀況……」

 

  秀妍不悅地嗤笑了一聲,語氣鋒利,「你其實是怕自己空閒之後會想起金太妍。」

 

  「……」

 

  美英久久沒有應答,秀妍疑惑的抬頭看她,只見她笑容不減,兩頰卻已經佈滿淚痕,被她嚇了好大一跳,「呀!我錯了啦我不該提她,哭什麼啊……」

 

  「秀妍……」美英緊緊抱住秀妍,臉埋在她的肩窩,「我真的……好想她……」

 

 

 

  在那天之後,美英的忙碌不減反增,在她們進入公司的第十一個月的時候,美英升上了編輯的位置,出版社裡從來沒有人升遷的如此快速過。

 

  秀妍每天看著她忙得不可開交,身體日漸消瘦,除了拿侑利燉煮的補品分給美英吃以外,也只能在一旁乾著急……

 

  看著黃美英又再次忙得連午餐都忘了吃,秀妍正想打通電話給順圭商量某件事,此時,窗外的天空忽然打了個響雷,緊接著傾盆大雨便下了下來。

 

  「真糟糕,下雨了啊……」秀妍看著窗外昏暗的天空喃喃念著,手裡拿著的電話轉而撥給侑利,「侑利,下班後來接我吧。」秀妍甜甜的說著,得到應允的答案之後,秀妍掛上電話,起身到走到美英的座位旁邊,「黃帕妮,下雨了,等等侑利下班會來載我,要一起走嗎?」

 

  「不用了啦,我才不打擾……」話說到一半,電話響起,美英指了指電話示意自己先接電話,又朝秀妍擺擺手。

 

  「帕妮,真的不用我們載你回家嗎?」

 

  美英對她揮揮手,嘴巴仍是應付著電話那頭的人,過一會,一張紙條遞到秀妍面前。

 

  不用管我,我可以自己回家,侑利還在樓下等你,快去吧!我等等就回家了。秀妍看著手中美英遞給她的紙條,仍是擔心的問美英,「真的可以嗎?不然我等你吧!」

 

  美英對秀妍眨了眨眼睛,擺擺手叫她走了,指著手中的電話表示自己的工作還沒做完。

 

  「好吧!那你回到家打通電話給我!」

 

  美英比了個理解的手勢,繼續和經銷商談著那永遠也無法講清楚的銷售問題。

 

 

 

 

 

 

 

 

/

是的  這是寶貝的番外篇  但因為當中的校名是春日  所以歸在新版

對了  誰說春日會想到蠟筆小新!!!!!給我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是少時的歌啊How great is your love啊!!!(心痛貌)

想當初我還覺得自己這名字改得真好  多有日系感  你們真不識貨!!(鄙視臉)

 

對了  上次可是沒滿20  我們三更的約定呢你們說說~~~

下一次決定不通融了~~~~

 

對了(又回來)  雨滴有匯款的快填單啊  你沒填單我怎麼寄給你!!!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sosic
  • 點進來的瞬間有種感動耶是Baby~~~
    之前沒跟到加上沒錢所以沒買實體書就更看不到外番了TT
    現在是不是要滴幾滴眼淚表達我的激動!!!
    春日我也是先想到蠟筆小新呵呵((畢竟他也陪著我很久了哈哈哈
    不過我還是有想到是姐姐們的那首歌喔喔~
  • chewchewchew
  • Woo~ 超级大“惊喜”~番外~番外~
    版大~万岁!!!

    这样的美英让人好心疼啊。。。
    太妍你要好好“补偿”回来呐~
    有美英的,那么会有太妍的吗?(星星眼)
  • whes007006
  • 其實看一開始還想不太起來是什麼只是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到中間才想起來啊好像是baby
    美英出國一年的生活真是好難過的感覺阿
    我一看到春日出現在文章裡就知道是那首歌哦厲害吧哈哈
    秀英做的詞啊多好聽~~
  • Bella
  • 看著看著慢慢想起了寶貝的內容了
    先放手的人總是變成最放不下心的那一個
    金老師和黃童鞋真是ㄍㄧㄥ到最高點啊

    為什麼我都聽不懂Dabby在說什麼那個新版,春日的啊
    春日那首歌好像是秀英寫詞的吧
    春日為什麼我會想到春日部....阿阿有一家手搖杯店的店名啦
  • LoveTaeny0309
  • 怎麼辦一整個就想說……(抑鬱……
    春日部防衛隊!!!!!!!!
    蠟筆小新!!!!!!!
    (被踹倒
  • 吳政祝
  • 還想說這篇怎麼都接不起前面的文章
    看到美英的朋友問她同學,妳還好嗎?
    這我才知道原來是寶貝番外ㄚ
    番外也很好看
    每次看一遍都讓我想從看一次寶貝
    寶貝已經不知看了幾十遍ㄌ
    就算看這麼多我還是一樣喜歡看寶貝
    上課無聊就把手機拿出來看
    要不電腦課就開電腦看
    晚上睡不著也看
    總之我非常喜歡看寶貝就是了
  • 董三一
  • 哈哈。。。嘴硬倔強的兩人

    說真的看著看著心也跟著酸了

  • K
  • 想不到這次是更新寶貝的番外篇
    真的很意外
    但同時又很開心
    因為知道美英當時留學的心情
    放不抵就是放不抵
    所以只好回想以前的美好回憶
  • T.N
  • 哈哈哈 我是先想到少時的歌 之後才想到蠟筆小新,原來不是只有我這樣想
  • 拉拉
  • 終於完整了 寫的真好呢!!
    原來是蠟筆小新啊,難怪覺得好眼熟…
  • 悄悄話
  • cwyo
  • 看到中間才發現是baby~~~~
    美英這樣好令人心酸,難過/_\
    會有太妍的吧~~~~ ><
  • as880914
  • 本來想說沒跟到書就跟番外擦肩而過了說沒想到居然重逢了~~~~
    寶貝的內容現在還歷歷在目啊
    順圭還是一直在幫助美英跟太妍啊
    不過固執的美英不敢面對現實真的是唉
    番外該不會還有太妍篇吧!!
    不一樣的視角不一樣的感受啊~~
    之後春日可是秀英做的詞呢哈哈好聽
    不過跟蠟筆小新聯想在一起真的有一點不違和哈哈
  • Angel...
  • Wow居然po番外了!!!我以為Dabby不會放的說(驚訝貌
    剛點進來想說怎麼似曾相識?!原來是番外啊…
    上次居然沒破?!我已經盡一幾之力了…
    春日我絕對沒有想到蠟筆小新(我媽從小禁止我們看…)所以完全不知道春日跟蠟筆小新有什麼關係…
  • taeny0117
  • 怪不得看著眼熟XD
    但是看了幾次還是一樣會熱淚盈眶
    有一種特別深刻的感覺

    一看見春日當然直接想到的是屋哩秀英寫的歌啦~(你明明就覺得是春日部...)
    潛水的!該上岸囉…
  • Blue
  • 嗚嗚寶貝的番外拉~~~~~~~~~~~
    看到的時候好激動XDDDD
    話說春日真的有讓我想到那個春日
    (dabby別打我

    期待你的更新~
    話說潛水了一陣子,然後之前也不是用這個名稱的說XDDDD
  • 相
  • 想了很久才想起(明白)是寶貝的番外=_=
    美英真的辛苦了...
    她這樣拼了命的工作
    這大概就是心力交瘁(?)
    放不下何必逼著自己放下呢
  • Tung
  • 哇嗚 沒想到有番外
    其實我看到春日也是想到蠟筆小新==
    我自己去旁邊罰站 …
  • bc778
  • 經典的寶貝 , 真的很好看啊
  • Esther
  • 一開始看到就覺得好熟悉~

    後來就發現到阿我有買阿~

    可以看到番外好開心~雖然看過了~
  • Chun
  • 真是大驚喜
    寶貝番外耶
    而且非常夠意思
    內容多多^^

    兩人分開的那段日子
    一直想知道她們過的如何
    果然⋯有夠虐@@
    好在⋯她們有好姐妹相伴
    因此才能熬過那段辛苦寂寞的時間吧

    話題外
    3/21 SMT有人要去嗎?
  • Kai Ting Zhang
  • 我也是想到小新@@
    美英和太妍果然是一對,一樣的悶騷,愛,藏在心裡,另外一半是不會知道的,要說出來
    所有的承諾、愛情誓言,都有一個大前提,就是彼此相愛,只有愛情才會讓人奮不顧身一次又一次的投入,即使受傷了
  • 羽
  • 恩…看了幾秒才想起來要接在哪篇後面XDDD

    根本初老症狀啊我XDD
  • 李軒綺
  • 太妍跟美英 真夠折磨人的
    明明就都還思念對方 卻因為害怕而退縮
    讓身旁其他七個姊妹都替這兩位悶騷的小姐著急

    一點進來 覺得似曾相識
    思考了有點久才想起來是寶貝的番外篇啊
    最近才又把寶貝拿出來再看一次 沒有第一時間想起真是該死XD
  • loveyeon
  • 原來是baby的番外....
    我還以為是短篇的說=3=
    看來記性真的變差啦
    兩個都在互虐....
    可能就是因為喜歡所以在意吧
    在意她還愛不愛自己
    也害怕只有自己還活在過去美好的回憶
    所以不敢去問也不敢去面對
    啊啊啊~好揪心
  • 悄悄話
  • kuan14
  • 看到春日時還想說好幽默的校名,接著就想起小新,咦~
    美英再這樣拼下去,身體怎麼承受得住?要因為忙碌而讓自己不想起太妍,真的是很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