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12003263_17a21909a2_o  

 

 

 

*原創禁止轉載*

 

Forever Young

21

 

  距離黃美英的住家兩條街的巷弄裡,有一棟不起眼的大樓。

 

  黃美英帶著黑色粗框眼鏡,長髮披散在身後,頭上戴著一頂彎沿棒球帽,帽沿壓得很低,寬大的帽沿遮去了她半張臉,她低垂著頭,靜靜的走入那棟大樓。

 

  經過電梯時她看也不看一眼,從一旁的逃生梯走上三樓,走到三樓長廊上的最後一間的三○九號房,按下密碼鎖之後推開房門,她走到洗手間的位置前,用力按下一旁的電燈開關,整個開關頓時陷入牆壁之中,再浮出來時已經是一個數字鍵盤,她先是輸入四碼密碼,之後將整個手掌印上,掃描手掌的紋路,再拿下眼鏡,睜大眼睛對著掃描器,讓掃描器檢查過虹膜紋確認身份之後,洗手間的門自動開了。

 

  原本應該是洗手間的空間,出現了一道玻璃門,黃美英又重複了次確認身份的步驟,玻璃門往兩邊開啟,出現了一間像是病房的房間,一旁卻又有各種精密的儀器和實驗工具,兩個穿著白色長袍的醫師轉過頭朝她看來,紛紛向她打招呼,喚她「黃教授」,她向他們點點頭,示意他們可以先去其他地方休息下。

 

  另一位約莫三十歲的女子走過來,雖是東方人的臉孔,開口卻是純正的英語,不同於其他人喊她黃教授,喊了她一聲「金太太」之後,開始如往常一般跟她報告金太妍的情況,依舊是對呼喚、疼痛都沒有任何反應,其餘的便是報告金太妍身上有沒有任何的異狀。

 

  黃美英聽完點點頭,也示意她能先去稍作休息了,那名女子離開,整間房間頓時只剩下她和闔眼躺在床上的金太妍。

 

  黃美英把掃描投影機擺在房間的正中央,開啟開關,幾秒鐘之後金太妍站在她的身邊,和她一起看著床上的「金太妍」。

 

  黃美英看了看身邊的金太妍,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那人,頓時有種頭暈的感覺,她暫時不去理會身旁的金太妍。她摘下眼鏡揉揉被壓疼的鼻梁,走到床沿坐下,熟門熟路的開始替金太妍翻身,又替她做全關節運動。

 

  金太妍坐到另一邊的床沿,看著躺在床上的「自己」,她以往都是藉由黃美英的科技眼鏡看見自己,對這樣的畫面並不陌生。她抬頭看黃美英,眼神多帶了些戲謔。

 

  黃美英不敢抬頭看她,金太妍每每都要對自己被喚作金太太這點打趣一番。一年半前徐玄替她找了這名看護,看護問她和病人是什麼關係,她回答了句wife之後,看護都喊她金太太,從沒人這樣喊過她,她聽了心裡泛甜,也就沒讓看護改口,這個稱呼一直沿用至今。

 

  當然,她也好奇過怎麼看護不是喊金太妍為黃太太,但她實在不好意思問出口。

 

  「金太太還是聽起來比黃教授順耳。」金太妍還是沒忍住,照慣例針對稱呼跟黃美英開玩笑。

 

  黃美英故作鎮定,「看護不是學術界的人,喊我黃教授還是有些奇怪。」

 

  喊「金太太」就不奇怪嗎?金太妍看了她一眼,沒問出口,黃美英被叫金太太,她聽了心裡也覺得開心。她在一旁看著黃美英替「自己」翻身按摩,這些是看護每天的例行公事,每兩個小時要替她翻身,每天要替她按摩四次,但黃美英每次來還是會親手替她做,她覺得很感動。

 

  按摩過一輪,黃美英檢查下金太妍的皮膚狀況,又檢查了四肢的外觀,對看護沒有怠忽職守還是感到很滿意的。她這才從口袋裡拿出戒指,戴上金太妍左手的無名指。

 

  兩個人左手無名指都戴著一樣的戒指,戒指上鑲著的鑽石在燈光下閃閃發光,閃得讓人心動。

 

  黃美英牽住金太妍的左手,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設成桌布。

 

  「摘下來了吧。」金太妍開口,她看見黃美英親手為自己戴上已經感到很滿足了,「畢竟在這樣的情況下戴著也不方便,哪天不小心掉了還會害到看護。」

 

  「嗯。」黃美英沒有異議,替金太妍把戒指收好,俯下身在金太妍光潔的額頭上印下一吻。只有這時候是不需要靠夢境或是科技能讓她親手觸到金太妍,即使金太妍「甦醒」後一直都陪在她身邊,她還是很珍惜每次來探望金太妍的機會。

 

  只有這時候能給她真實的感覺,能告訴她金太妍還活在這世上,不像投影出來的金太妍那般虛無縹緲。

 

  但她也不願讓金太妍難受,每次來探望總是短短幾分鐘而已。她起身,對著一旁的金太妍說,「走吧,該回去了。」

 

  「嗯。」

 

 

 

  黃美英沒有從大樓的大門離開,她順著逃生梯一直走下樓,走到地下二樓的地方推開一扇厚重的門,門後還有一扇門。

 

  同樣驗證過身份,那扇門這才往兩側打開,露出一個長長的走道。

 

  黃美英熟門熟路的走進走道之中。

 

  走道的燈光很柔和,使用的是感應式的燈,只要兩側入口驗證了黃美英的身份,在黃美英走出去之前都不會熄燈,兩側牆壁上一邊掛著金太妍從小到大的照片,另一邊掛著她自己的照片,從出生到幼時,再到學齡期,上了小學、中學、大學,之後開始有兩人的合照,每一張的她們都笑得燦爛,眼中都只有彼此。

 

  有時候黃美英會忍不住想,會不會是她們那時幸福的太過張揚,上帝才選擇把金太妍從她身邊奪走,不過這也只是她胡思亂想而已。

 

  掛上照片的點子是徐玄提出的,本是希望這條走道不要顯得太陰森恐怖,於是建議了黃美英,黃美英不但聽進耳裡,還佈置得相當溫馨。有時她走著走著會陷入過去的回憶,五分鐘的路程硬是走了半個小時。

 

  走過了走道的三分之二,後頭的牆壁上只留下空白一片,照片就停留在五年前,之後金太妍沒再能和她一起照相,她也不再願意獨自面對鏡頭。而最近因為允兒和小玄的掃描投影機,投放出來的影像太過逼真,甚至運用了新研發的科技技術讓金太妍的身影不會透光,整個人就像真的存在一樣,黃美英和金太妍時不時的都在拍照,就像要補回過去那五年的照片一樣。黃美英想,等她得空,她再把近期她們的照片洗出來,再一張張掛上去。

 

 

 

  地道的末端是往上的階梯,黃美英順著階梯往上爬,爬到頂端又是一扇門,驗證了身份,她這才得以開門,她在門後的木板上輕敲幾下,整個書櫃往旁邊移開,她出現在自家的書房裡。

 

  走進書房,身後的樓梯、地道的燈才通通熄滅,書櫃也緩緩移回原本的位置上。

 

  黃美英把外出的鞋子拎回玄關收好,又回到臥室開了保險箱,把金太妍的那枚戒指給收了進去,又把待會要帶給允兒和小玄的資料準備好放進包裡,重新吹整頭髮,把臉上的妝補畫完整,又換了一身衣服才準備出門。

 

  臨出門前,黃美英照慣例問了金太妍一句,「地道的門你都關好了?」

 

  「關好了。」一直沈默著的金太妍這才開口回答。

 

  得到與以往相同的答案,黃美英安心的點點頭,準備換鞋子出門。層層關卡只是要確保金太妍不會被任何人發現,指導教授曾經警告過她,她也和允兒和徐玄討論過,她們有志一同的認為金太妍現在的狀況不適合公開,雖然整體的研究極有能獲得國家級的援助,畢竟肉身老去、卻能單純把意識抽取出來,這不等於形同長生不死?意識甚至能透過電波竊聽電話內容、盜取電腦資訊,任何電腦設計的防火牆都防不住意識,防毒程式是人寫的、是死的,怎麼樣都不可能贏得過能思考的人。一旦這個研究計畫公開,政府單位介入,金太妍或許就被拿來做實驗,她們幾人也會被迫交出研究,若是計畫落入有心人士手裡,甚至可能影響到國家級的機密,更有可能造成與他國的資訊戰爭……

 

  她們把最危險的後果想了一遍,決定私下秘密研究即可,她們的目的只是幫助黃美英與金太妍重逢,最終結果只要金太妍痊癒即可。

 

  為避免金太妍被抓去做實驗,她們自然是要把金太妍裡三層外三層的保護起來,各種防盜措施都是金太妍親自設定的,只要發現一不對勁,金太妍立即就能鎖住所有防盜門,即便是身為原設計者的林允兒和徐玄都未必能打開。

 

  雖然還有其他照顧太妍的工作人員,有看護也有她們從國外找的醫師,但只針對金太妍目前的身體狀況做治療,其餘關於腦波的所有的研究計畫和實驗數據,全都是她們三人自己經手,沒有其餘的人知道。

 

  或許將來有一天這個科技還是有可能被公開,也或者有其他人也以其他方法研究出來,但只要能確保金太妍無恙,確保她們自己所有的研究都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那也夠了。

 

 

 

  黃美英在約定的時間到達願望工作室。

 

  她到的時候,林允兒和徐玄已經在小會議室裡吃點心等她,黃美英把掃描投影機放到會議桌中間,打開開關,然後在自己的位置上拿了點心開始吃。

 

  沒一會,金太妍的身影出現,她盤腿坐在會議桌上,隔著她們的點心只有幾公分遠。

 

  林允兒立即嫌棄的開口,「太妍姊姊,我們還在吃點心耶!」雖然金太妍是虛擬的,只是光線投射出來的畫面,但腳就放在她們的蛋糕前面要她們怎麼好好享用?

 

  金太妍聳聳肩,誰讓她們幾個人吃給她看,明知道她吃不到啊。

 

  徐玄三兩下把蛋糕掃進肚子裡,看了眼黃美英,「美英姊姊,等等陪我去喝個茶吧。」

 

  「嗯?」黃美英的雙頰鼓鼓,一臉疑問的看向徐玄,「喝茶?」

 

  「還有吃點東西啊,或者喝個小酒……」

 

  「小玄你要喝酒?!」黃美英很驚訝,轉頭看向林允兒。

 

  林允兒一臉不在乎的樣子,揮了揮手,「要喝就喝吧,喝完再讓我跟太妍姊姊去接你們。」

 

  黃美英一臉饞樣的看著金太妍,「我能喝點嗎?」

 

  金太妍想了想,「要是允兒開車去接你們,那要誰開你們的車回來?」

 

  「太妍姊姊真笨。」林允兒毫不修飾的說,「反正平常車子也是你在開,有差嗎?」

 

  「但美英喝了酒,若是遇上酒測的話她也不能說駕駛是我啊。」

 

  林允兒實在受不了的扶了扶額,「你在車子裡開了投影機,那不就看起來是你在開了嗎?只要你不要被碰到,不會有人知道你是虛影的。」林允兒對自己的發明還是很有信心的。

 

  黃美英聞言,閃著一雙眼睛看著金太妍。

 

  「喝!」金太妍想不出有什麼理由好拒絕她,「不要喝得太醉就好。」她也怕黃美英喝多了傷身,也怕像上次那般喝多了反而心情難過。

 

 

 

 

 

 

/

差點第二週就想放棄週更了

總之,希望大家多多給予愛啊這篇文章才能成長囉

 

然後,最近想售出的寫真已經列在專頁上

需要更多的錢跟空間來裝新的周邊啊,希望愛它們的人可以帶它們回家(燦笑

據說最近很多孩子們都開學了,加油啊~~

(狀態顯示已詞窮。

 

 

 

 

 

創作者介紹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Command
  • 兩個人這樣短短的見面
    雖然太妍還存在著已經很好了
    還是覺得心酸
    太妍快起來抱抱美英吧
  • 開學晚留言的AH
  • 泰也真是的XD
    喝!
    要是真遇上投影的酒測大概會瞬間變成鬼片之類的吧XDDD
    按摩什麼的很重要的: )))
    兩個人都為對方著想昂昂昂((快給我去結婚妳們兩個!))
    金徐玄也是一個回不來了的感覺((整個被姐姐們帶壞))
    不過這樣我喜歡ㅋㅋ
    \ 週更 / \ 週更 / \ 週更 / \ 週更 /
    真是期望週更又不留言的人:-P
    我可是很努力都有留喔((討賞臉(被打
  • chewchewchew
  • 谢谢版大的周更~~~

    五年,太妍没有离开,但还是不一样的。
    怕难过,所以也只停留那几分钟。
    太妍啊,你醒来之后,要多给美英摸摸哦~
  • Ball914
  • 如果不是真愛,很難會等下去
    看到美英為太妍戴上介指那段
    覺得很感動,為對方不離不棄

    希望太妍快些真正甦醒
  • 訪客
  • 我們太妍真的會好起來的對吧!?
    期待後續!
    請繼續加油!
  • 張晞希是lemontea


  • 喔莫喔莫金太太😳
    金太妍不要一直鬧美英好嗎XDDDDDD
    是說感覺那個看護有點可愛♡♡
    看到用投影機投射出的太妍看著美英幫自己翻身按摩眼睛有點酸酸的……
    戒指戴上了!!!
    希望太妍能夠醒來然後兩人戴著一輩子🙏
    那條長廊感覺有點像人生跑馬燈(喂(明明就是浪漫照片回憶錄
    天啊研究真的不能被發現 感覺如果被大國發現就要第三次世界大戰了😨
    裡三層外三層👍而且還是金太妍親自設定 那真的沒問題了超安全
    金太妍是沒位子坐嗎坐桌子上XDDDDDD
    那個「喝!」真的很有氣勢XDD

    又錯過第一發文時間QAQQ
    開學了ㅠㅠㅠㅠㅠㅠㅠㅠ
    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樣開心 到現在已經大哭好幾次了(??
    希望自己真的能好好加油打起精神 然後希望Dabby也能加油在工作(還是學習?)都不會太累能順利不會有不如意的事情 更新慢慢來也沒關係的(講這麼多

  • W.S.
  • 這機關真是太厲害了...不過這樣才能保護金爺的身體啊~
    叫金太太一點都不奇怪(點頭
    美英給金爺戴上戒指好感動qwq 這時就想到金爺什麼時候能恢復啊...唉...
    喝酒傷身啊,不過不要太常喝就好(?
    想買寫真啊,可是現在很窮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