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IeA1qNLZinb  

 

 

 

 

 

 

 

*原創禁止轉載*

 

Forever Young

38

  羅伯特教授選擇的這家餐廳能看得出他的用心,菜色是經典的英式菜色,裝潢也是傳統的英式建築,一旁還有小型樂隊在他們吃飯時演奏歌曲,氣氛十分不錯。

 

  黃美英看著菜單上的餐廳名字,她記得金太妍提過這家,是帝國學院附近評價數一數二高的餐廳。

 

  當然,價格也是數一數二的昂貴。

 

  羅伯特非常有風度的示意她先點餐,黃美英已經升到國家級研究院的主任,也不是沒有見識的小研究員了,泰然自若的向一旁的侍者點餐,舉手投足皆合乎禮儀。

 

  羅伯特一直靜靜的看著她,對她的好感再次增加不少。

 

  二人點完餐,在等著餐點送上來時,黃美英頭一次如此直接的望著羅伯特,她的餘光瞥見了帶在左手無名指上的鑽戒映著餐廳的燈光,心裡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開口,「我結婚了。」

 

  羅伯特臉上的笑容僵硬了零點零一秒,隨即失笑,這樣直白不會隱藏的,才是Tiffany教授啊。

 

  「為什麼今天告訴我?」羅伯特問她。

 

  「你是個好人。」黃美英笑道,「而且是個富有學問的人,而我想在今天跟你分享一個故事,向你說清楚我的事,我不想因為一些無所謂的流言和猜忌失去你這麼好的夥伴。」

 

  過去不是沒有人向羅伯特示好過,但黃美英的高帽子戴得他非常舒服。「請說。」羅伯特拿起一旁的酒杯,對著黃美英微抬了抬,一飲而盡。

 

  黃美英沒有馬上開口,她思索了好一會怎麼樣敘述才能在不公開她真正的實驗的情況下向羅伯特說清楚整件事情,以及她感到困惑,需要羅伯特替她解答的部分。

 

  「我⋯⋯有一個伴侶。」黃美英緩緩開口,沒有對羅伯特隱瞞金太妍的性別,「在某一次意外中,她為了保護我,造成她自己陷入昏迷,維生必須仰賴機器,所有的人都告訴我她沒了希望,是我堅持要救她,或許是她能感受到我的堅持,她也真的活了下來,但也就僅僅只是『活下來』,沒有那些維生設備,她可能隨時都會失去呼吸心跳。」

 

  在她敘述的同時,對她應下羅伯特邀約一直顯得有些暴躁的金太妍也終於安靜下來,靜靜聽她說。

 

  「她很好,很聰明,很有能力。如果她還健康的話,現在我所擁有的這些應該都是屬於她的,她也一定能來參加帝國學院的研習,每個人都崇敬她卻又喜歡她。」陷入回憶的黃美英嘴角有著淡淡的微笑,帶著些許的自豪,「當意外發生,每個人都很惋惜,大家原以為她會是我的老師的接班人,我的老師也確實一直以對待接班人的姿態在磨練她,如果她是一塊璞玉,那我的老師確實成功將她打磨出耀眼的光芒。」

 

  「哪是。」金太妍在她耳邊悄聲反駁,「我覺得老師根本就比較喜歡你,你沒有看過他罵我的研究計劃的樣子。哪像在教你的時候都輕聲細語,還細細點出問題在哪讓你修改。」

 

  黃美英笑了笑,沒有理會金太妍。在她看來老師是因為想讓金太妍接手,才特別嚴厲的帶金太妍,反觀她,老師希望她能以副手輔助太妍,對她的教育方式自然與對金太妍不同。她和金太妍總是這樣,她覺得金太妍好,金太妍卻又覺得她好。「現在的她還躺在韓國的醫院裡,等著我想辦法治癒她,或是等著現在的醫療更進步一點,總有一天能喚醒她。」

 

  在她敘述的過程中,羅伯特不再喝紅酒,改拿起一旁的那壺檸檬水,給自己倒上一杯又一杯,此時那壺檸檬水已經去掉大半,羅伯特招招手,喚來侍者,請他們再倒滿一壺,這才對黃美英開口,「你告訴我這個故事的目的是讓我不再追求你嗎?」

 

  黃美英搖搖頭,「您已經是在國際享有一席之地的教授了,對待學問的嚴謹程度絕對不同於他人,今天換作是另一人,我絕不會答應他的邀約,還坐在這慢條斯理的說故事。但羅伯特教授,您不同,我相信您聽完我的故事,會對我的伴侶的現況產生一些想法,對你我的研究計畫指不定還有相當大的幫助。」黃美英的語氣相當肯定,嘴裡說著羅伯特的好,心裡想的卻是對於自己的吸引力相當有自信,她現在的價值已經是讓人排除萬難都必須與她交好的程度了,這正是她一直努力不懈想要達到的程度,即便她今天和羅伯特當不成情人,羅伯特還是會看在她的研究價值上繼續與她來往。「哪怕我拒絕了您的追求,您依然不會放棄對做研究的熱情。」

 

  「真有趣。」羅伯特教授笑了起來,「你這頂高帽子讓我戴得有些惶恐呢。我看過你的研究報告,你也一直都往這個方向努力不懈不是嗎?」

 

  「是。」黃美英很坦誠,卻仍然謹記著指導教授讓她不得把真正的研究計畫曝光的忠告,「我認為腦波是能夠複製的,能用科技複製腦波,並在人睡著、昏迷的時候將意識導出,使人在身體昏迷的情況下還能思考,並利用科技做自己想做的事。」

 

  黃美英把自己當初和林允兒徐玄說的那套再次搬出來,真正不能公諸於世的是她的研究計畫,是將這些想法實現的過程,她相信自己能想到這些,別人也肯定能夠想到,但少了她縝密的研究計算,還有林允兒和徐玄替她設計出來能使這些想法成真的機器,這些想法等同於是三歲孩童對著父母大喊「我要回到我出生的那一天」,任誰都覺得是天方夜譚而已。

 

  羅伯特教授低頭思索了一會,說,「這不是正是你在二零八七年發表的那篇《腦波與思考的相關性》當中有提到?然而已經過了近兩年,依舊沒有任何人的研究有進展,先不論腦波複製的可行性,複製了腦波不等同於能操控思考。」

 

  黃美英對於羅伯特教授看過自己的研究一點都不意外,「我不是單純要複製腦波來操控思考,而是要直接用腦波來思考。」

 

  「兩者有什麼差別?」

 

  「在二零一七年,七十年前,就有人研究出來用腦波的打字的方法了。」黃美英說,「腦波能夠打字,那也能夠操控電腦,可以上網google資料、可以接電話、發送郵件等等⋯⋯」

 

  「那是在當事者清醒下做出來的事。」

 

  「如果可以利用公式推演出來腦波的波形和頻率,與當事者的腦波同步,是不是能順利『導出』腦波。」

 

  「理論上可行。」羅伯特答。

 

  「那既然能夠導出腦波,使用腦波不就能操控東西了?」

 

  羅伯特又說,「理論上是可行的。」

 

  「所以我複製腦波、導出腦波,再使腦波以同樣頻率自行演算,之後即便當事者昏迷不醒,甚至腦死,卻仍然能使當事者像是『存活』在這個世界上一樣,繼續以『意識』控制所有?」

 

  羅伯特認真思索可能性,過了好半晌,主餐都已經送上了,羅伯特搖搖頭,「不可能,黃教授,你忽略了腦波的最根本,是因為有意識而產生不同的腦波,因為人腦會有放空、思考等不同狀態,所以才有α波、β波等等的腦波分別,不是因為有了腦波才有意識的。所以腦波可以導出,可以藉由腦波操控科技,但僅限於當事者清醒且能思考的時候。」

 

  黃美英有些遲疑的開口,「如果我說,我在腦波的實驗上有某些進展,接近剛剛向您提起那些⋯⋯」

 

  「您是說,能在大腦完全無任何反應的情況下導出腦波,並使其自行演算思考?」羅伯特非常震驚,瞠大了雙眼看向黃美英。

 

  黃美英覺得自己此時只要點頭說是,羅伯特會馬上拋棄帝國學院的研習要跟她飛回韓國。

 

  「不是的。」黃美英說,「我和我的朋友只是將我們睡眠時的腦波導出,做某些測試,在醒來之後證實確實能有某些反應。」

 

  「哦。」羅伯特冷靜下來,驚覺自己剛剛有些失態,輕咳兩聲掩飾,這才開口,「這與腦死的可能性不同,即便是睡著,在夢中我們一樣有思考的能力,假設做夢夢見了一條岔路,我們還是能選擇往左或往右,所以若是在睡眠情況下導出腦波,還是能在自我控制下有意識。」羅伯特的口氣停了一會,「可以說腦波是一座橋樑,把我們的意識傳遞出來,但如果大腦完全失去作用,沒了源頭,有橋樑也無用。」

 

  黃美英仔細思索羅伯特教授的話,靜靜吃了好一會,等到盤中食物都被吃光,空盤被侍者收走,黃美英又問,「那假設意識陷入昏迷,身體無法對大腦的指令有反應,能靠自我意識治癒嗎?」過去一直有醫學研究,身體的病痛是能經過大腦的想法治癒或惡化的,即便還沒有明確的醫學研究指出真的可行,黃美英也還是一直相信這種說法的真實性,但她在金太妍身上並沒有看到顯著的效果。

 

  「你已經提及『意識陷入昏迷』,那還怎麼讓意識治癒身體呢?」羅伯特點她。

 

  「⋯⋯」

 

  「如果你的意識陷入昏迷是指GCS分數只有三分,但腦部仍然會因為不同刺激而產生不同腦波,那就要看是傳遞神經受損,還是大腦受損,或是還有其他可能。」

 

  黃美英默然,不曉得該如何回答羅伯特。金太妍的情形連她的主治醫師都無法判斷問題是出在哪裡,都說是腦部受損,但按照羅伯特的說法,若是大腦有損,金太妍會無法經由機器傳遞意識,並強大到能掌控所有東西,按理來說腦部即便有損傷也只是非常小的範圍。但身體各方面的系統檢查起來都是無礙的,那究竟為什麼還無法清醒,黃美英也不懂。

 

  見黃美英沈默,羅伯特又說,「如果身體各大系統都是好的,又確實是腦部功能正常,甚至能輸出意識,卻又昏迷不醒的狀態。可以試著讓意識回到大腦,像是操控機器一樣進入到潛意識區,利用潛意識區去控制身體細胞,促使細胞凋亡和新生,加速代謝使身體代謝掉有問題的細胞,然後修復損傷的部分⋯⋯」羅伯特狀似漠不經心的念著,像是平時給學生上課在念課文一樣,但這些內容又絕不是會出現在課本上的內容,「黃教授聽過RBN細胞嗎?」

 

  黃美英讓羅伯特一考,突然怔住,「那是?」

 

  「帝國學院去年的研究成果——RBN細胞。」羅伯特衝著她一笑,「我以為你提及以思考修復身體細胞的理論,是來自於帝國學院的新研究。」

 

  「抱歉。」黃美英的臉頰微微泛紅,對於自己領域的新研究卻沒有任何了解感到有些羞愧,「我沒有研讀到這篇報告。」

 

  「沒關係,這是帝國學院的院內非公開研究成果發表的內容。我只是對你在未曾讀過該研究報告的情況下還知道這些理論感到有些驚訝而已。」羅伯特說,「這篇報告正巧是來自我的研究室,我們無法真的選擇昏迷或腦死的病人進行人體實驗,只能試著在受試者進入深層催眠的情況下,灌輸他強烈的治癒想法。假設我們設定的催眠情境是右小腿壞死,我們發現在受試者擁有強烈的『我要再次站起來』的想法同時,右小腿會分裂出一種特殊的、甚至人類從未有過相關文獻的細胞,該細胞有強大的分裂能力,能吞噬壞死細胞,分裂出正常細胞。我們試驗過腿部肌肉壞死、手部粉碎性骨折,甚至在半身不遂的情境下,在腰椎也發現了該細胞。目前我們正在研究心肌細胞,黃教授知道心肌細胞是無法再生的,然而我們確實發現心肌細胞內產生了RBN細胞,心肌損壞的部分也確實受到修復。」

 

  黃美英瞠大雙眼,非常不可置信的望著羅伯特。因為冠狀動脈疾病導致心肌壞死而致死的案例逐年提升,現代社會進步,飲食也走向精緻化,使冠狀動脈疾病罹患率增加許多,是醫療再發達都無法減緩的,然而現在如果有了羅伯特教授所說的RBN細胞,心肌可以獲得修復再生,這在醫療界會是一顆多大的震撼彈。

 

  不可再生的心肌都能再生了,那腦細胞呢?神經細胞呢?如果RBN細胞真能在深度催眠的情況下產生,那金太妍是不是能以現在著狀態暗示自己的身體,使她身體也成產生RBN細胞?

 

  「不過心肌細胞的部分只是我們初步的實驗。」羅伯特笑笑,「畢竟心肌細胞再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做到的,長時間的深度催眠也可能使受試者的腦細胞受到損害,所以我們至今還沒能有什麼太大的進展。」

 

  「哦⋯⋯」黃美英點點頭,心裡頭難免有些失望。

 

  「黃教授是否有興趣到我的研究室參觀呢?」羅伯特突然開口。

 

  黃美英倏地抬頭看向羅伯特,很想直接答應,但轉念一想,若真是帝國學院的非公開研究成果,是否不應讓她這個校外人士知曉?且參觀研究室,涉及研究倫理問題,她不能因爲急於幫助金太妍治癒,反而害到真心想幫她的羅伯特。

 

  似乎看出黃美英的顧慮,羅伯特笑笑,「黃教授不必過度擔憂,真正機密的文件我也不會隨意讓人參觀,就是大概讓黃教授參觀下帝國學院的研究室規模、設備,在黃教授親眼所見的情況下對我的說明也較易懂。」羅伯特做出不符合他嚴肅外表的俏皮表情,以輕鬆的口吻說道,「這算是合理學術交流吧,黃教授放心,我不是不知輕重的人,不會因為一時昏頭而做出損害自己、損害學院的事情的。」

 

  「答應他。」金太妍突然在黃美英耳邊開口,「他說的是真的,帝國學院確實有提供訪客參訪研究室的相關計畫,只要提出申請,且經過該研究室的教授同意即可。羅伯特做的一切完全合乎帝國學院的規定,沒有任何徇私的嫌疑。」

 

  黃美英緩緩點頭,答應了羅伯特的邀請。

 

 

 

 

 

 

 

/

羅伯特不是壞人啦,算是挺關鍵的角色

好友強迫我要在八月底前弄完,我會努力的,加油!(喊給誰聽

 

然後昨天剛從日本回來,遊記從韓國聖誕場到現在都沒補,有寫完再補(遠目

總之補充了滿滿的能量!!!會好好繼續面對現實生活的!!!

 

 

一起加油!

一起努力變得幸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Faith_Hope&Love
  • 這篇好難~~~
    細胞分裂、細胞再生、細胞修復...

    羅伯特是好人
    羅伯特是關鍵
    但還是讓人忍不住想堤防˙~哈哈哈

  • 訪客
  • 感覺這幾篇文 關於醫學的都好深奧😂
    還有痞客邦改版了 不能像以前在右邊可以點選分類長篇短篇的
    真的好麻煩 好討厭🔪
  • MeI
  • 這篇很有趣
    所有的醫學推論都很符合邏輯性,看了很過癮!
    看來羅伯特幫得上美英了!

    美英怎麼會忍住金太妍在耳邊說話的時候不回嘴啊

  • 昀
  • 天啊完全看得霧煞煞XDDD
    但是羅伯特一提出那個深度催眠的方法時妮妮感覺眼睛都亮了XD
    8月以前一定可以的!!
  • 訪客
  • 很好黃美英妳讓羅伯特知道妳結婚了,給妳一百分!
  • 晴空
  • 羅伯特感覺是個懂得分寸的人
    希望能對太妍的病情有所幫助
    讓美英能早早跟太妍真正在一起^^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