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5827  

 

 

 

 

*原創禁止轉載*

 

Forever Young

41

  黃美英看了一會腦波圖,見波形沒有太大的變化,又望向同時進行中的電腦斷層影像,見到個案左手第二指的連續電腦斷層圖慢慢出現一圈圈小白點,等到小白點增加到一定的數量之後又慢慢減少,之後研究員給予個案左手第二指疼痛測試,個案神經與肌肉收縮的反應時間幾乎與常人無異。

 

  黃美英瞪大了雙眼,聽聞跟實際見識給予她的衝擊完全不同。

 

  「黃教授,請往這邊。」羅伯特領著她到第二面玻璃前,「第二個個案是雙側膝關節退化,同時進行兩側的膝關節軟骨修復,修復效果達到百分之八十一左右。」

 

  黃美英駐足在羅伯特引導她停下的地方,看著面前的紀錄,顯示膝蓋的關節軟骨又有增長的變化,雖度上雖不是肉眼能明顯看見的,卻是比起過往的紀錄顯得快速許多,以RBN細胞這種效率,黃美英想,一旦公開怕是會在現今醫療界引起軒然大波,這簡直是較輕微的身體受損都能在短暫的療程當中修復至受損前七八成的程度,那誰還需要開刀治療呢。

 

  「最後一個,這正是我們面臨困難的部分了。」

 

  羅伯特領著她走到最後一面玻璃前,黃美英能看見玻璃內是一個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若不是胸口還會微微起伏,幾乎是看不見一絲生命氣息的人了。

 

  「三號個案在就讀大學的上學途中,出了意外,從此成了這副模樣,他能醒著,甚至能控制電腦表達想法,卻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羅伯特頓了頓,這才繼續開口。「他是我的學生,雖不是最突出那個,卻也是那一屆畢業生當中名列前茅的,三年前的那天他為了拿畢業論文來給我修改,途中出了意外,失去畢業的機會。他會醒來,會睜眼,但沒辦法說話,他知道我們的所有實驗計畫,甚至有許多部分都是經過他做修改,但催眠對他的效用極為短暫,RBN無法在他身上出現效果,甚至連修復手指的脫皮都做不到,這也是我們為何還不敢宣告RBN細胞的成果,它看似治癒能力強大,但實際上過於不穩定,我們無法確定它能在什麼催眠程度下產生,又能產生多少量、在多少時間內治癒病人。」

 

  「除了催眠你們沒有試過其他方法嗎?」黃美英忍不住問,初聞羅伯特的實驗她就問過關於催眠的信度與效度,把這種不穩定的條件放入實驗當中,難怪出來的結果也充滿不穩定。

 

  「我們嘗試過腦波,但三號個案能夠經由腦波在大腦上顯現出自己的意思,能做到『輸出』,卻沒辦法用電腦模擬腦波變化,『輸入』回個案的腦中控制身體。」羅伯特從眼前的玻璃劃拉出一塊顯現當時他們連接腦波探測器時的情形給黃美英看,以及各種測試都失敗的實驗記錄。

 

  黃美英認真的看了好一會,抬頭問羅伯特,「能再重新架上腦波儀器讓我看看嗎?」

 

  羅伯特點頭,趕緊示意研究員搬出儀器,他帶著黃美英來研究室參觀,為的就是黃美英能指導他們有問題的部分。

 

  幾個研究員七手八腳將腦波的儀器安裝在三號個案身上,黃美英拉了張椅子坐在儀器前開始設定,一邊用一邊皺眉,帝國學院這台儀器看起來功能比起願望初代設計的儀器還要差,偵測也不準確,受到個案身上的各種放電干擾,又因為線材長久沒有使用,弄著弄著波形就跑掉了——線材斷了。

 

  黃美英突然覺得還是有能驕傲的存在,起碼她和允兒小玄的願望工作室,隨便從倉庫中拉一台機器出來都完勝她手上這台。

 

  這麼差的設備她想出手都做不到啊,黃美英當即向已經被她冷落許久的羅伯特要求搬救兵。

 

  「啊?」羅伯特一時沒聽懂。

 

  「我需要協助。」黃美英說完,抬手制止上前想幫忙的羅伯特,「我說的是我的學妹,和我一同來報到的林允兒教授、徐玄教授,她們二人對機器才是真正的專家,這種儀器功能太差,我沒辦法操作。」

 

  黃美英的直言不諱讓羅伯特的臉紅了紅,點頭應允,語氣有些急切的說,「如果可以的話,那就請她們今日或者近日前來吧,無須再走帝國學院的行政流程,之後我再補上報告,表示以您的申請書作為代表即可。」研習已經快結束,黃美英她們回國的日子也近在眼前,再等到所有流程跑過一趟,怕是來不及了。羅伯特好不容易找到能有人突破困境,相當心急。

 

  「好的。」黃美英看了下時間,一整個早上在各種參觀就耗費掉了,已經是接近午餐時間,她能感覺到自己肚子有些餓了,說,「那我先去吃午餐,順便聯繫她們,如果可以那我們下午就過來,我飯後再聯繫你。」

 

  「那真是太好了。」羅伯特誠懇的說,「我送您離開。」

 

  黃美英點點頭,隨著羅伯特走出研究室再走出醫科大樓,在大門前和羅伯特分別。

 

 

 

  黃美英剛拐過彎,離開羅伯特的視線範圍,耳邊傳來金太妍激動的聲音,「黃美英你看見了嗎!你看見他們實驗室中那些器材了嗎?我潛入他們電腦系統當中,他們使用的監測系統跟記錄系統跟我們辦公室的演算模式完全不一樣,依照他們的計算方法可以更準確的算出實驗結果的預估成功率跟實際成功率⋯⋯」

 

  黃美英帶著笑容聽金太妍整整念了五分鐘才找到縫隙插嘴打斷她的話,語氣比起平時更加甜膩了幾分,「我的女朋友大人,剛剛在實驗室中怎麼不見你這麼滔滔不絕呢。」

 

  金太妍「呃」了一聲,支支吾吾的開口,「就⋯⋯發現他們的設備系統都與我們是不同層次的啊⋯⋯一時好奇進入他們的系統作業⋯⋯然後就⋯⋯就⋯⋯」

 

  「就忘了你女朋友了是吧?」黃美英笑著替她接話。

 

  「呃⋯⋯不是這樣的⋯⋯」

 

  「不然是哪樣?」

 

  「那個⋯⋯」金太妍趕緊轉移話題,「你不是跟羅伯特說要問允兒和小賢嗎?要不趕緊打電話給他們?等等她們另有安排的話又要再多拖延幾天了。」

 

  黃美英輕笑一聲,知道金太妍的用意也不戳破她,說,「幫我打給她們吧,我和她們說。」說完將耳機塞進耳中,聽著電話撥出的提示鈴聲。

 

  電話響了好一會都無人接聽,正當黃美英覺得奇怪的時候林允兒接了起來,聲音有些急促又有些暴躁。

 

  「那個⋯⋯」黃美英感覺到氣氛不對,小心翼翼的開口。

 

  『姊姊你有話快說。』林允兒說話也不如平時溫文有禮的樣子,語速極快又含了點不耐,卻又伴隨幾聲低喘。

 

  「那個,我剛從羅伯特的研究室出來,他有些研究上的問題需要你們幫忙,你們⋯⋯有空嗎?」

 

  『我們⋯⋯』林允兒頓了一頓,『應該是有空的。』

 

  「那你們現在在哪?要不我們一起出來吃飯,吃完直接到研究室?」

 

  林允兒似是低聲嗚咽一聲,語氣接近哀求,『姊姊,等等我們好了再打給你好不好?沒事我要掛電話了。』

 

  「你們在忙什麼嗎?」黃美英好奇,「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情侶之間的事情你幫什麼忙啦!』林允兒大吼一聲,掛了電話。

 

  黃美英愣愣的站在原地,突然懂了允兒剛剛那些不對勁是怎麼一回事,雙頰後知後覺的變紅。

 

  金太妍在她耳邊嘖嘖嘖個不停,「就算是學妹你也不能在人家親熱的時候打擾人家啊。」

 

  「不是,我就是⋯⋯我怎麼知道⋯⋯現在不是正要去吃午餐的時間嗎怎麼會這時候在⋯⋯晚上我自然是不會隨便打電話的,但現在不是正中午嗎?」黃美英有些語無倫次的辯駁。

 

  「大概是時差吧。」金太妍說。

 

  「⋯⋯」原來歡愛這件事情,也有時差影響啊。

 

 

 

  黃美英在金太妍的介紹下到附近一家餐館解決午餐,一邊吃飯一邊和金太妍對話,全程都戴著耳機,就像只是在和誰講電話一樣自然,飯後點了杯咖啡,翻閱店內的雜誌,近一個小時之後才接到徐玄的電話。

 

  黃美英慢悠悠的說了自己所在的店名,告訴她們不急,都先過來吃飽了她再仔細講述剛才發生的事。說完,黃美英補了一句,「進行完如此耗體力的運動,是該好好吃一頓再說那些需要動腦的。」

 

  徐玄很乾脆的掛了電話。

 

  黃美英喝了口咖啡,嘆口氣,跟金太妍狀似抱怨的說,「這年頭學妹的氣焰都比學姊高了啊。」

 

  金太妍笑了起來,「反正你從不把她們當學妹,她們也不把你當學姊。」

 

  「啊,好難過。」黃美英說,雙眼彎了彎,沒有一絲難過的味道。

 

  林允兒和徐玄在不久後到達餐館,兩人坐下之後看完菜單就開始點餐,侍者剛離開,林允兒有些耐不住好奇的問黃美英到羅伯特的實驗室都看到些什麼。

 

  「唔。」黃美英支著下巴,望著半空中像是在放空,直到金太妍跟她說安全,表示附近都沒有任何竊聽裝置和可疑人物,這才開始跟她兩位學妹說一個上午見識到的種種高科技。

 

  林允兒和徐玄聽得一愣一愣,忍不住想,黃美英是不是在騙她們啊。

 

  黃美英見到兩人半信半疑的眼神,沒好氣的開口,「下午你們也去就知道了。」

 

  「我們也去?!」林允兒很驚訝。

 

  「我剛剛在電話裡不是有說嗎。」黃美英更無奈。

 

  提到剛剛那通電話,林允兒和徐玄兩個人臉一下子就紅了。

 

  「⋯⋯」黃美英想,上次在講金太妍對那檔子事有反應時,兩個人不還一副談論這些沒什麼的樣子嗎,現在這麼脆弱,這麼輕易就臉紅了。

 

  徐玄輕咳兩聲掩飾羞澀,「羅伯特教授邀請我們去?需要跑行政流程嗎?他們一般審核的速度大概要多久?來得及在我們回韓國之前弄好嗎?」

 

  黃美英把羅伯特那個學生的事情說給她們聽,「他拿給我的器材真的太糟糕了,連讀取腦波都是用傳統的電極貼片,我一個人沒辦法替他弄好,我跟他說要找你們去,他答應了,也說行政流程不用跑,就當你們兩個是隨我一起進去的。還說了如果方便的話,下午讓我給他一通電話就直接過去吧。」

 

  林允兒和徐玄對視一眼,彼此都從黃美英的語氣中感受到羅伯特教授的急迫,林允兒有些遲疑的問,「能去參觀一趟是我們兩個做夢都沒能想到的好機會,畢竟能多看一些新器材也有助『願望』發展,只是⋯⋯美英姐姐,你打算幫他做到什麼程度?你記得你的教授說過的那些話嗎?」

 

  黃美英沒有立即回答,她一直把教授對她說過的話放在心上,金太妍現在的情形流露出去的話對她們、對她、對願望工作室都不是好事。

 

  「就只讓他的學生能接受指令傳回他自己的身體裡面,使身體產生RBN細胞,修復身體受損的地方,這樣就夠了吧。」黃美英淡淡的說道。

 

  「好。」聽完黃美英的話,林允兒和徐玄點點頭,「那等等我們回去拿器材,下午跟著你一起去他的研究室。」

 

 

 

 

 

 

\

最近除了班表有些亂,時差沒能好好調整之外,一直在看《我為魚肉》

篇幅很長,正好滿足我不喜歡看短篇文章的癮,也難得有新文章能看,看得很過癮

大概今明兩天就能看完,看得時候非常投入,所有陰謀詭計環環相扣

投入的同時也一邊感嘆著作者這個腦洞開得非常大,究竟自己什麼時候也能有這樣的水準,很沒底

很想好好的、迅速的完結這篇,但又一邊覺得難以下手

所有的脈絡都已經整理好,甚至下篇的、下下篇的新文章的大綱也都想好了

但又有些不忍這一篇就這樣草草結束,很想要讓她以最完美的樣子完結

不想愧對前期認真鋪陳的自己,更不想對不起這一整篇故事

 

難得說得多了,之後還是會好好結束這篇再開新文章的

 

再然後,希望黃美英的FM可以順利買票(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eI
  • 黃美英也太尷尬了!

    看到版主還有新作品的進度真的是太好了~
    也正打算看我為魚肉呢!

    預祝搶票順利!
  • Jolyn0415
  • 是说大大 金泰妍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 昀
  • 但是居然是2樓啊啊啊啊而且還是4500我的錢包啊啊啊😱😱😱😱😱😱😱
    唉呦難得允賢歡愛了下居然是林允兒當受!!!
    只能說我們忙內太強大了啊連攻君都可以掰彎成小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