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FRTR0UjcyUjNJOGkzMEE3N3pYWk5Dam1yVWhiM0lKMFRjam5kV2M3WTVpaksydXQ0TzBhOE53PT0  

 

 

 

 

 

Forever Young

47

  五年多的時間,近兩千個日子裡,黃美英每天都在期待金太妍能夠復原,期待找到治癒她的方法,她做過無數個夢都是實驗成功然後金太妍醒來,然而到了這個當下,她卻沒辦法做決定。如果失敗了呢?她一直不願意這樣想,好像只要有這樣一個念頭,就會瓦解她的所有堅定,就會讓她覺得消極,腦中忍不住浮現「是不是金太妍再也沒有痊癒的希望」的想法。

 

  過去照顧金太妍的醫師提議過在腦部打藥,金太妍自己也想過電擊腦部,這些想法被她一一否決,這些辦法的風險過高,一旦失敗了後果可能十分嚴重,她無法再次承受失去金太妍。

 

  對她而言,最壞的打算就是永遠和金太妍只能在夢中接觸,在現實裡只有個金太妍的虛影陪伴著她。她甚至不敢問金太妍是否願意一輩子維持現在這樣的狀態,這樣的存在方式對金太妍而言太過殘忍,像剛才吃披薩時,金太妍永遠只能在一旁乾看著她們,拿不到食物,聞不到香味,也嚐不出味覺。在倫敦旅遊時,即便她敢開啟立體投影機在大庭廣眾之下現身,卻必須小心翼翼,深怕有人不小心穿過她的身體,暴露她只是一道影子的真相。

 

  黃美英想讓金太妍能夠再次站在陽光下,想要光明正大和金太妍在大街上牽手擁抱,想要在每個夜裡讓金太妍擁她入眠。黃美英知道只要她點頭,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機率能讓這些想法成真,但萬一是那剩下的百分之十五呢?

 

  每個人都讚黃美英很勇敢也很堅強,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膽小又脆弱。

 

 

 

  像是看出黃美英的猶豫,金太妍代替她開口,「還是暫緩好了,我們多實驗一點動物,這段期間正好美英還要應付國研院的年度研究報告,還有國研院那邊針對她去倫敦研習的資料還有許多沒審查好的部分。等所有事情都結束了再討論是不是要運用在我身上吧。」

 

  「你呢?你自己認為呢?」黃美英明白金太妍在為自己說話,但她必須考量到金太妍自己的想法。

 

  金太妍看著黃美英像個迷路的孩童在尋找協助的樣子,整顆心都軟了,在外是國研院的生醫科主任,年紀輕輕領導整個生醫科,在學術界是前途不可限量的年輕科學家,多項研究都是領先全球。這樣的人,在面對自己的事情竟然是這般小心謹慎,生怕出錯。金太妍柔柔的看向黃美英,「我都隨你,哪天你準備好了,我們一起面對。」

 

  黃美英頓時熱淚盈眶,多想撲進金太妍的懷裡大哭一場。

 

  林允兒正想開口,徐玄突然肘擊她,搶在她開口前說話,「那我們就等美英姊姊這陣子的事情都忙完後再進行這個實驗。」

 

  林允兒看向徐玄,眼中有些不贊同,徐玄向她輕輕搖搖頭。

 

  待金太妍和黃美英離去後,林允兒問徐玄,「剛剛為什麼你要阻止我開口?如果在這時候讓太妍姊姊按照我們原定計劃進行,那在一個星期內太妍姊姊就能甦醒,美英姊姊現在的困境也有人能幫忙,不像我們在願望看著美英姊姊身陷在國研院,卻遠水救不了近火。」

 

  「美英姊姊怕太妍姊姊醒不過來。」徐玄一邊收拾辦公桌上的東西一邊說著。

 

  「不是有百分之八十幾的成功率嗎?這樣很高了,幾乎可以保證太妍姊姊會成功了。」林允兒皺起眉頭,對於黃美英的猶豫顯得有些不悅。

 

  徐玄看她一眼,「你別想得太多,美英姊姊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事關太妍姊姊,她會用最謹慎的態度評估之後才做決定,再說評估以外,美英姊姊是曾經失去過的人,她比我們都害怕失敗,所以剛剛美英姊姊不是不接受我們的意見,而是不敢接受。」

 

  「可是她現在在國研院,很需要一個能幫助她的人,就像我們跟去帝國學院,願望就算收到邀請函,卻不如國家單位重視這個研習,有沒有參加都可以,我們還是為了保護美英姊姊而去⋯⋯」

 

  「你也知道太妍姊姊就算馬上甦醒,也不能馬上恢復從前。」徐玄打斷林允兒的話,「意識清醒了,身體的復原呢?她的四肢肌耐力受得了嗎?馬上就能行走自如了嗎?就算國研院保有她的工作職缺,太妍姊姊馬上就能回國研院上班了嗎?」

 

  林允兒走到徐玄身邊抱住她,有些撒嬌的把頭抵在徐玄的肩窩,小聲埋怨,「我不是那個意思。」

 

  「在這時候讓太妍姊姊甦醒,美英姊姊反而還要分心幫助太妍姊姊復健,對她來說也未必是好事。」徐玄看著撒嬌的林允兒,心軟了下來,剛剛自己說話的口氣是有些急了,她緩下聲調,「更何況我們本來就說好決定權交給她們自己,你也知道哪怕太妍姊姊自己已經有了萬全準備,只要美英姊姊說不,那太妍姊姊絕對不會點頭答應。而RBN-X細胞只要太妍姊姊有一絲猶豫,沒有全心全意投入,就有很大的可能失敗。這些你我都懂。」

 

  「嗯。」

 

  「我知道你擔心太妍姊姊的復原狀況,也認為現在進行實驗對太妍姊姊來說是最有利的,但這畢竟是她們兩人的事,我們除了給予協助,並不能幫她們做決定。」

 

  「我知道。」

 

 

 

  金太妍和黃美英回到車上後,黃美英對坐在副駕駛座的金太妍的身影說,「送我回國研院吧。」

 

  「嗯?」金太妍不解。「這都過晚餐時間了,你回國研院幹嘛?」

 

  「我想回去加班,今天下班後趕著去願望,現在回去把事情做完好了。」黃美英想,最近她忙著處理倫敦回來後的國研院的工作,落下了讓金太妍復原的相關工作,全都是交由金太妍、林允兒和徐玄去處理,現在她趕緊把國研院的工作都弄好,趕緊加入她們的研究進度當中,也好能趕緊讓金太妍進行實驗。

 

  「不要。」金太妍毫不留情的拒絕,「這個時間點就該回家休息,好好洗個澡放鬆下,要繼續工作也是明天的事了,你目前並沒有什麼非常急迫,非得現在處理不可的工作。」

 

  最終金太妍拗不過黃美英,本開往家的方向的車子轉往國研院的方向駛去。

 

  路上金太妍忍不住發牢騷,「都這個時候了去國研院幹嘛啊。」

 

  黃美英淡淡笑著,「就想趕緊把手上這些工作處理好啊。」她想到金太妍復原有望,笑著笑著眼眶便紅了,她倔強的抬手用手背抹去眼淚,不肯讓眼淚墜落。

 

  「怎麼哭了?」金太妍問,就算沒有得到任何回答,金太妍也懂是為了什麼,這時候的她給不了黃美英一個擁抱,也無法替黃美英擦去眼淚,她不想再跟黃美英說辛苦她這些年的忍耐,好像這些話說多了便失去原本的意義。

 

  她能做的只有幫著黃美英解決眼前的工作,然後用盡最大的力氣執行復原計畫不讓黃美英失望,陪伴黃美英度過往後的人生。

 

 

 

  抵達國研院的生醫科大樓時,已經夜裡快九點了,研究室裡一個人都沒有,黃美英「啪」的一聲打開大燈,燈光瞬間全亮,讓她雙眼也跟著一閃,好幾片黑影還佔據她的視線,眨了好幾下才適應,差點以為自己誤入什麼恐怖電影的場景。

 

  黃美英被自己的念頭逗得一笑,如果恐怖電影的劇情是真的,那麼金太妍現在的狀態不就如同靈魂出竅?那其實也不怎麼可怕啊,真要說起來,院長和朴正飛,還有那些顯得行為舉止都很奇怪的同事們才真正比鬼可怕。

 

  人的貪婪和算計,才是真正可怕的東西。

 

  黃美英搖頭甩掉腦中的想法,手指撫在辦公室的牆壁上,她曾以為沒有金太妍待著的國研院,對她而言不過就只是能讓太妍復原的利用物件之一而已,本以為只要金太妍能醒過來,她也能毫不留戀的辭去在國研院的職位,可是直到剛剛得知金太妍有好轉的可能,黃美英突然覺得國研院的生醫科也成為她無法割捨的一部分,她想讓金太妍重返國研院,想和金太妍一起在國研院裡共事,想實現她和金太妍年幼時的夢。

 

  生醫科能重啟的關鍵是她們的老師,重啟生醫科的過程裡每一個細節黃美英都有參與,生醫科是她親手建造的事業,是她從零開始一磚一瓦砌起的,黃美英以為自己能夠很灑脫的,能為了金太妍放掉這一切,到這時她才發現自己也是國研院裡頭貪婪的人們之一,她和其他人一樣也有野心,只是她的野心不僅僅是放在國研院的爭鬥而已。

 

 

 

  金太妍勸不了黃美英,索性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幫黃美英。

 

  她幫黃美英弄好倫敦的所有參觀報告,包括要呈給國研院內部的、要送交申請經費的、要幫國研院申請隔年預算的。還有幫黃美英整理好羅伯特引薦她刊載在帝國學院期刊上的文章,雖說是黃美英過去舊有的文章,但因為未曾發表過,加上近來又有新的研究結果,金太妍替她梳理好整篇文章的邏輯和敘述語句,再三檢查,就怕有一絲差錯。這篇文章用的是黃美英自己的名字,沒有任何在國研院的職位加在名字前面,頂多就在作者簡介的部分提及短短幾句,對黃美英而言,國研院已經不再是能幫助她加分的頭銜了,從她以個人身份收到帝國學院的邀請函開始,她的名字已經在生物醫學的演變史上留下一個位置了。

 

  這篇報告,會將黃美英推向更高的境界,但黃美英不怎麼上心,金太妍倒是非常看重。

 

  黃美英看了眼金太妍,見她已經花了三個多小時在那份報告上,反反覆覆就翻著那幾頁在看,效率實在有些低,「金太妍,到底有什麼能讓你看得這麼入迷。」

 

  「沒啊。」金太妍的影子盤腿坐在黃美英辦公桌的一角,浮在眼前的方框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隨著她的動作左右翻頁,「我就想說你這篇文章都兩年多前了,怕有些東西已經更新了但沒注意到的。」沒說出口的是,兩年多前黃美英書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她根本還沒有意識,沒想到在那時候的黃美英已經可以寫出這麼棒的文章,遣詞用字恰到好處,闡述方式條理分明,閱讀整篇文章的同時,她彷彿能聽見黃美英朗讀的聲音,聲音低沈悅耳,聲調婉轉動聽,光想像就讓她覺得呼吸急促,有著怦然心動的感覺。

 

  她不敢讓黃美英知道自己在工作的時候還一邊分心對著黃美英的文字發花癡。

 

  金太妍甩甩頭,再次投入工作之中。

 

 

 

 

 

 

 

/

其實是這樣,美英看似很任性,但其實言行舉止都是經過思考的

然後金太妍比起最初像siri一樣公式化向黃美英報備天氣溫度濕度風向等等資訊

現在的行為表現也更像一個人類

 

以前我不喜歡說明,但這篇拖太久了我怕大家會沒注意到(默

 

 

然後,庫存太少了我真的好焦慮,好想停更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來福妤
  • 大大別停更啊嘤嘤嘤QAQ
    這麼有內容的CP文真的很少見啊
    引頸期盼金爺甦醒的那一天
  • MeI
  • 太好了 只要黃美英準備好 金太妍就要清醒了

    黃美英是全宇宙最想要金太妍馬上清醒的人了
    她一定想好好陪著金太妍清醒復原吧
    所以才想要把工作都先完成好

    Dabby需要休息停更的話 也會支持的

  • 哇達
  • 不~不要停更啊
    我好愛看你的文章 很生活化,家庭

  • 昀
  • 不啊千萬不要啊——
    嗚嗚嗚還是希望太妍能早日甦醒,妮妮才不用跟現在一樣堅強的令人心疼
    允真的很幼稚,我有時候真的會懷疑允賢是不是年紀生錯了欸눈_눈
  • 昀
  • 不啊千萬不要啊——
    嗚嗚嗚還是希望太妍能早日甦醒,妮妮才不用跟現在一樣堅強的令人心疼
    允真的很幼稚,我有時候真的會懷疑允賢是不是年紀生錯了欸눈_눈
  • Faith_Hope&Love
  • 雖然現在的計劃成功機率看起來很高
    但是是最心愛的人啊
    可能失敗的機率會被無限放大也是難免的
    太害怕再失去
    如果連現在都狀態都失去的話
    美英會怨恨自己的決定的

    但還是希望泰妍能夠再次真實的站在美英身邊
    一起面對真實生活中的一切

    雖然會覺得遺憾
    不過...如果需要休息了 也會支持的

  • 다코&소원
  • 什麼時候才要讓太妍醒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