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HE啦放心看~

我才crazy了...考前的週末夜不睡居然在寫文





*原創禁止轉載*

  「美英……」太妍看著從窗外投射進來的月光,眼淚無聲的滑落臉頰,抱著大豆豆仍是無法填滿懷裡的空虛。

  她想睡,她想睡啊!只有在夢裡,才能看見美英,才能再次感覺到美英的存在。

  為什麼,悲傷總是讓她睡不著?

  美英……



  後來體力不支,她終於倒在床上,得償所願的進入夢鄉。

  但……夢見的卻是美英被迎面而來的車子撞上的畫面,“砰"的好大一聲,最後倒臥在鮮紅色的血泊之中,讓她抱在懷中的情景。

  「別哭……」美英沾滿血汙的雙手抹去她的眼淚,氣若游絲。

  但她的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連自己也無法控制,「美英、美英!」她拚命叫著美英,不肯讓她閉上雙眼。

  「太妍……」在劇痛之中,美英居然還能露出微笑,「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好、好,我們一起活下去,說好要一起到老的……」太妍更緊張的將她抱緊。

  「好好的……活下去……」漸漸沒了聲息,這時候,路人替她們叫的救護車這才到達,迅速的將美英運上救護車,連帶著太妍一起送往醫院。



  當醫生遺憾的對她搖頭,身旁的七個姐妹捂住嘴不敢哭出聲的嗚咽,她只是呆愣著,默默的走上前先開白布,沒有自己想像中的歇斯底里。

  刺目的血汙已經乾涸,一塊又一塊的深褐色擋住美英原本白皙的皮膚,她用袖子一遍又一遍的替她擦乾淨……美英總是喜歡自己白白淨淨的樣子。

  在美英的耳邊喃喃著沒說完的話,一直到被好姐妹崔秀英跟權俞利拉開,她還不明所以。

  「太妍……別這樣……」她們兩個哽咽著說。

  怎樣了嗎?不可以跟美英說話嗎?她還是愣愣的,腦子不太能轉動。

  從美英在她懷中心跳停止的那一刻,她就不太能夠思考了。



  最後被她們架著回家,也是她們幫忙處理剩下的事宜,說真的,她不太有印象。

  白天像是沒了生命一樣的發呆,夜裡……她還能在夢裡看見美英。

  在她們兩個愛的小窩裡,美英還是一樣在廚房嘗試著永遠不會成功的煮飯。還是一樣在書房裡看書看到睡著,要她幫著蓋外套。還是一樣做在電腦前看著偶像明星的八卦,對著丹尼斯˙吳的緋聞尖叫。還是一樣懶洋洋的躺在床上要她抱著起床。還是和她耳鬢廝磨、做著愛做的事……

  沒什麼改變,只是在醒著的時候聽不見她撒嬌的喊著Daedae的聲音罷了。她是這樣覺得。



  「太妍……」順圭和西卡擔心的望著她。

  「嗯?」她應著,從一開始只會發呆,到現在已經可以自己料理三餐了。

  「你……」她們欲言又止。

  「你們可以不用輪流來看著我了。」太妍沒有看她們,自顧自煮午餐。

  「我們不是……」

  「我懂。」太妍打斷她們,「你們不用擔心了,我答應美英會好好活下去的。」

  「嗯……」除了這樣應答,兩人也不知道該講什麼了……





  夢裡得畫面跳轉,回到她熟悉的臥房,美英正坐在她床邊,她笑著起身。

  「美英……」終於,太妍笑著想要擁她入懷,這種真實的重量已經變成奢侈。

  窩在她的懷中,美英抬手將她未乾的淚痕擦掉,心疼的說,「你答應過我的。」

  「我都做到了啊!」太妍扳著手指數著,「衣服要洗、垃圾要倒、午餐晚餐要吃、隨手關燈關水、要餵羅密歐吃飯、要幫羅密歐洗澡……」她仔細想了想,「對啊,我都做到了!」

  「這不是我出國前要你做的嗎?」美英笑著說,「你答應我,要好好活下去的!」說完,身形漸漸透明,最後竟然完全消失了。

  「美英……」太妍愣住,眼淚又滑落了……



  自從美英車禍後,太妍越來越習慣在夢裡見美英,卻在越熟悉後,和美英相處的時間越少,總是一兩句話她就醒了。

  醒來她會哭到天亮,不能在姐妹們面前哭,那就讓她對著月亮哭吧!

  為什麼……不再讓我睡著?

  她求助過藥物,但藉由藥物進入睡眠,遇上的都不是美英,是車禍的畫面一再repeat,尖叫、吶喊、大哭,都無法解脫。

  為什麼……這時候,她恨恨的問著明亮的月,為什麼讓美英離開我?為什麼不再讓我夢見美英?

  閉上雙眼,美英的臉還是清晰的浮現,卻讓她已經無法用熟悉的文字形容,為什麼?

  她好怕有那一天,看著美英,自己會不知道她是誰。



  當半透明的美英再次出現,她不驚訝。

  「美英……」她想要像從前一樣將她抱在懷裡。

  「Daedae……」美英苦笑著,看著太妍的手穿過自己的身體。

  太妍只敢輕輕觸碰美英模糊的輪廓,就怕自己不小心讓她再次煙消雲散。

  「你……為什麼不肯好好活下去?」

  「有啊,我有!我聽著你的話,繼續過下去自己的生活,但沒有了你……要我怎麼辦……」太妍激動的辯駁,說到最後啜泣了起來。

  「我……」美英想替她擦去淚水,半透明的手卻穿過太妍的臉,「為什麼不肯忘掉我?」

  「黃美英!」太妍吼她,「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啊……怎麼可以連讓我想,都不能想你啊……」

  「忘了我吧,太妍,忘了我。」美英呢喃著,「我不能再一直來了……忘了我吧……」說完貼上太妍的唇,神奇的,本來碰觸不到的兩人,唇瓣緊密的貼合。

  「忘了我吧……」直到身形消散,美英還是重複著這句,而太妍像被抽光了力氣一般昏倒在床上。



  當陽光照進房間內,灑在太妍的臉上,太妍醒了過來,當初會選這間房間就是因為在早上太陽能直接照射進來,很自然的鬧鐘。

  不過通常,叫的醒她,卻叫不醒身邊的人,還要她去搖醒。

  轉過身打算叫她起床,名字到了舌邊卻出不了口,誰?哪有誰?床上就自己一人而已。

  走到廚房為自己弄了份早餐,抹好果醬的土司弄了兩份,想叫她一起來吃,卻又定格,誰?她想叫誰?

  太妍為著自己心裡的衝動疑惑了,誰?她想喊出來的,是誰?



  出門到達工作室的門口,一進去卻接收到大家疑惑的眼神。

  「太妍,你怎麼來上班了?」秀滿老大疑惑的問她。

  「怎麼?難道我不該來上班?」太妍挑起一邊眉毛,她記得自己還有份企畫書該交了。

  「也不是,權俞利她們幫你請了長假。」

  「是嗎?」太妍也沒問明,總之有假可放有何不好?「那我走了,掰掰。」



  一早去權Yuri跟Jessica的家門口狂按門鈴,她還以為門一打開就會被砲轟。

  開門的權Yuri一連串三字經已經起了頭,看見是她卻又硬生生吞回自己口中,驚訝的呆愣。

  「喂!都這樣對待好朋友的嗎?」Yuri聽了才側了身讓她進門,她經過時還好心的替Yuri闔上下巴,雖然還害她咬了舌頭。

  「我去換件衣服,順便叫秀妍起床……」Yuri嘟噥著關上門。

  「你是該換件衣服。」太妍笑著糗她,Yuri身上只套件大襯衫,看起來還是Jessica的。

  神奇的Yuri沒有像從前一樣回話,又為她的笑容再次呆愣。

  她不再理Yuri那呆子,像在自家一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沒想到秀妍下樓以後的表情跟Yuri如出一轍,兩人坐在沙發的另一端下巴都同樣的往下掉……只因為她為著搞笑節目大笑。

  「快來!出大事了!」Yuri是這樣對著電話那頭的秀英、允兒、孝淵吼著。

  不到十分鐘,秀英和順圭、允兒和徐玄、孝淵她們都聚集在Yuri家的客廳,一起驚訝到掉下巴的看著太妍。

  「喂!」太妍有些不自然,「你們幹嘛這樣看我?」

  「……」沒人回應,太妍面前是七尊石像。

  「……我去弄早餐,你們都還沒吃吧。」說著太妍關上電視,自顧自走到廚房開始做早餐。



  「草莓奶油吐司夾三層?這不是美……」這不是美英最愛的早餐嗎?太妍不是自從美英離開以後就誓死不再碰這些了?Yuri話才講一半,被秀妍的一個拐子硬生生打掉。

  呆子!秀妍瞪她,那壺不開提那壺啊?

  「美什麼?」太妍有些好奇的問她,她就是莫名的想做這些給大家吃,明明自己不是最愛吃這個,卻熟練的像是做過千百遍。

  「美……這不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嗎?天啊--」Yuri彆腳的演技讓太妍理都不想理她。



  「太妍姐姐!」徐玄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的開口。

  「小玄,不要!」順圭急忙阻止她。大家多年來的默契,正直的小玄肯定是要問太妍是不是已經願意放下美英。

  「幹嘛啊?順圭。」太妍怪異的看著每個人,「小玄,你想說什麼你說!」

  「你……你……太妍姐姐,你拉鍊沒拉……」

  「啊!幹嘛不早點跟我講啊……順圭你真的好壞……」太妍只當徐玄不自然的表情是因為害羞而非撒謊。

  呼,眾人不由自主嘆了口氣。



  晚上以後回到自己家裡,太妍有些疲憊的搥搥自己的肩膀。

  大家是怎麼一回事,她不用上班,大家也都不用上班了嗎?一群人拉著她四處去玩,像是要耗盡所有體力一般。

  想要撒嬌要她幫忙放個洗澡水,開口卻又是一片沉默,「美……」美什麼?她要喊誰?

  算了,這個家不是從來就是自己一個人嗎?放洗澡水當然得自己放啊難道還有別人?

  太妍為自己的想法笑了,洗了澡便上床休息。

  翻過身想攬住那個人,不能做個什麼也吃個豆腐過過癮,轉過身卻只有大豆豆躺著對著自己,偌大的雙人床莫名的有了孤單的感覺。

  不……不會吧……太妍被自己嚇到,她想吃大豆豆的豆腐?

  不對啊。把豆莢裡的三顆豆子都掏出來面對著自己,不對啊,她沒有性衝動的感覺。

  拿起笑得最燦爛的那顆,有種深刻的想念在心裡蔓延,好想她……好想她……

  但,她是誰?



  感覺上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許久,像是一直有個人跟自己住在一起,所有的習慣、所有的生活都是圍繞著那個人而轉,但明明整個家裡就只有自己啊!

  喔不,還有羅密歐。

  餵著羅密歐吃狗糧,抱著羅密歐在沙發上看影片。不對,不是那種感覺。她曾抱著一個人在沙發上看電影,那個人還會跟自己討論劇情,總不會是羅密歐說話了吧!

  想見那個人的衝動越來越深,她知道這個叫思念、叫想念,從前也有過這樣的經驗,想念著那個人,因為她出差去了,好幾天見不到的情況跟現在很相似……

  猛然又一驚,是誰出差?為什麼腦海中思念的畫面很清晰,那人的臉卻霧濛濛的,想喊出口的名字怎麼也喊不出來……

  翻遍了所有相冊,印象中明明是兩人的照片卻只剩下自己一人,有些動作還彆扭得很,像搭肩……旁邊沒人搭在誰肩上?像摟腰……那隻手向摟著空氣一樣,像擁抱……雙手環著中間卻沒人,像親吻……自己嘟著一張嘴親空氣嗎?

  想念的感覺越來越深,找出她!心裡的聲音這麼說。但……找出誰?

  「我想你。」這樣一句話就突然的脫口而出,太妍被自己弄得越來越迷糊了。



  莫名的思念讓她又對著月亮掉眼淚,想念她,真的好想念她,有心臟被緊緊掐住的感覺,幾近瘋狂。





  辭掉了工作,拿著存摺中標明“結婚基金"的錢,揮別朋友,一個人從韓國飛到洛杉磯。

  問她原因,她只說自己在腦海一片空白的時候就做完了所有準備,等有了意識已經是做在飛機上的時候。

  問她怎麼捨得,她只知道是有股力量這樣推著她做,捨得不捨得的問題還沒想過。

  當她站在洛杉磯的土地上,心裡有著歸屬感卻又充滿不踏實。

  曾經也跟著那個人飛來這裡見那個人的父親和哥哥姐姐,讓那個人帶著自己在洛杉磯好玩的地方四處遊走,對著這個地方,她不會陌生。



  忽然有個衝動,回頭。

  一個墨鏡幾乎滑下鼻梁的女人朝她走來,停在自己面前。

  「你……」

  女人將墨鏡摘下,掛在胸前,眼神含笑的望著太妍。

  太妍驚訝的瞪大雙眼,記憶的齒輪艱難的轉動,所有的記憶突然湧進腦海……第一眼、第一吻、第一次,到後來的每一天都有的畫面,所有的模糊都清晰了。

  「美英……」那個一直叫不出來的名字,從太妍的嘴裡輕輕吐出,而後是兩行淚水。

  女人笑著點頭,撲進自己的懷裡,不停的喊著Daedae、Daedae……

  這下,太妍知道自己為什麼回程的班機只買在去程的下一班,而去程買一張,回程卻買兩張票……



  「我想你、好想你好想你,想你都想得快瘋了……」太妍抱著美英,仍是不真實的喃喃著。

  「我也是……每天看著你不肯好好愛護自己,我也很難過,真的……」

  「別走,美英,別再離開我了。」

  「不!不會!我不會再走了!」

  太妍沒有再問明緣由,只要那個人在自己身旁,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





- 番外 -

  牽著美英的手站在Yuri和Jessica家的門口,再次不顧現在是早上六點、也不顧美英的阻止,太妍狂按門鈴。

  「西卡的起床氣很恐怖!」美英害怕的躲在太妍身後。

  「放心!」太妍保證,「我保證她們絕對不會把我們轟出來!」

  果然開門的Yuri看見是太妍,隨即要讓她進門,看見太妍身後的美英卻愣了愣,驚訝的張大了嘴。

  拉著美英經過的時候,太妍還是“好心"的替Yuri闔上下巴,再次讓她咬到舌頭。

  「我我我……我去換衣服和叫秀妍起床!」說完一溜煙的跑了,留下美英一頭霧水。

  太妍拍拍她,示意沒事,拉著她做在別人家的沙發上看電視。

  起床後的秀妍和Yuri一起呆愣的坐在沙發的另一端驚訝的張嘴,然後先回過神的秀妍拿起電話,打給順圭、徐玄和孝淵,用她的海豚音大喊,「快來!出大事了!」

  不到十分鐘,秀英和順圭、允兒和徐玄、孝淵她們都聚集在Yuri家的客廳,一起驚訝到掉下巴的看著太妍和美英。

  「還沒吃早餐吧?我們去弄早餐囉!」

  看著太妍和美英在廚房忙碌的背影,七隻仍然不可置信。

  「我會不會還在作夢啊?」秀妍擔心的問。

  突然允兒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根黃瓜,遞到秀妍面前。

  「啊--」比起電話中更高分貝的海豚音現身,眼前的玻璃杯硬生生碎裂。

  幾個人跌坐在地上摀住受傷的耳朵,驚訝的互看,「不是夢!」



  等到美英和太妍出來,太妍才剛坐下,順圭突然推了秀英一把,秀英的唇撞到了太妍的臉頰。

  「秀英……」美英笑得燦爛,手中的銀叉子被凹成90度,「你為什麼要親我家Daedae?」

  「我我我我……嗚……」秀英被嚇得躲在順圭身後,眾人又是一驚,這是真的美英!

  「美英!」眾人撲到美英身上,用自己的臉頰磨蹭著美英的臉頰,「我好想你……」「你終於回來了……」「太妍都想你想瘋了……」

  太妍看著大家熱情的樣子失笑,是啊,她是真的想美英想瘋了……

  那個刻在她內心深處的讓她思念的人,美英,終於又回到她身邊了!


- 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很想為兩人之前的OST寫文章  
帕妮的是寫好內容才想標題  太妍的這篇則是想好了標題才寫
這個故事大概一直在我腦海裡繚繞好久  趁著夜黑風高(?)終於寫了出來  科
下星期期末  請再祝福我吧!  顆顆

偷偷講.FanMeeting真好....


不知道有沒有寫到味  有沒有把我想表達的都表達出來...........................



太妍<想你想瘋了>


你不知道嗎?我留在這裡的理由,就是因為你
冰冷的眼神,讓我說不出口,只能獨自注視著你

我的心這麼痛,我的指尖顫抖著,我就只想著你

* 瘋狂地想見你,瘋狂地想聽見的你的一句話
愛你,我愛你,你究竟在哪裡?刻在我內心深處的讓我思念的人
我會永遠珍藏的你

我該怎麼辦,就算是冰冷的你,我依然想見你

我的心這麼痛,我的指尖顫抖著,卻依然忘不了你
我該怎麼辦,就算是冰冷的你,我依然想見你

我的心這麼痛,我的指尖顫抖著,卻依然忘不了你

* 瘋狂地想見你,瘋狂地想聽見的你的一句話
愛你,我愛你,你究竟在哪裡?刻在我內心深處的讓我思念的人

請對我訴說,你也將我珍藏在心底,千萬別將我完全抹淨,因為這就是我的全部

* 瘋狂地想見你,瘋狂地想聽見的你的一句話
愛你,我愛你,你究竟在哪裡?刻在我內心深處的讓我思念的人
我會永遠珍藏的你,我愛你,我愛你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靈魂
  • 沙發(冷靜
    睡前上來轉一轉有收穫~哈哈
    變態妍真是變態== 竟然想對豆豆三兄妹...
    其實我有點不明白故事的發展...(是我太笨嗎?
  • Airieeeen
  • ㄎㄎ~我也是看書看到現在
    來這居然意外碰到新文
    話說fanmeeting....taeny無所不在
  • afra004
  • 我也一樣有些好奇,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呀!
    但能一起真好
  • 霧落
  • 大概就是每英出車禍之後重傷然後被帶回美國治療
    然後因為沒有醒來 所以靈魂超脫身體(?)
    再用一點點能力讓太妍記憶消失
    可是某抽根本忘不掉
    連身體的細胞都記住美英了怎麼可能忘記
    所以後來買了機票
    那美英的傷好了
    當然就見面啦~
    然後就皆大歡喜好結局!

    ...還有我不得不說我開頭看到心情很沉重
    可是後面的呆子咬到舌頭又讓我笑了(喂
  • 悄悄話
  • Kaoru Amane
  • 本來前面很悲傷的說,看到美英的手穿過太妍突然覺得好恐怖,悲傷的感覺瞬間沒了XD
    美英超恐怖~燦笑+被凹成90度的叉子想想都覺的背脊發涼
  • dreamsoaring
  • 其實我有點懷疑...款u的高度和秀妍的不是有一段距離嗎.......
    那件秀妍的大襯衫...到底能遮到多少呀XDDDDDD(重點完全偏離==

    鬼故事那樣那樣的風格..雖然讀第一遍還沒有很明白
    所以我決定讀多幾次!
  • Amber
  • 好像一部電影
    蘇西的世界喔!!
    靈魂與人的心靈相通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