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禁止轉載*

 

  在日本的某六星級飯店裡,有個神祕的聚會。

 

  「少女時代宿舍燭光大會,Action!」孝淵拿著手電筒從下巴往上照,平添一股陰森森的氣氛。

 

  「……孝淵,燭光大會是談心時間,別弄的像試膽大會一樣。」

 

  孝淵聳聳肩,把手電筒收了起來,乖乖將自己的蠟燭點火。是不是試膽大會,等等大家就知道了。

 

  「說吧,今天的主題是什麼。」Jessica翹著一隻腳橫躺在地上問。

 

  孝淵拍了兩下手,「忙內,拿出來。」

 

  徐玄和允兒從臥室裡出來,手裡端著托盤,兩人的神情異常凝重。

 

  將托盤放置在大家圍成的圈圈中心,兩個人才退到自己位置上。

 

  「這什麼?」帕妮好奇的將托盤上的布巾掀開,臉孔驚嚇的一震,嚇的縮回去太妍的懷中。而太妍也同樣震驚的表情緊抱住帕妮,兩人瑟瑟發抖著。

 

  「嘖,到底是什麼?」秀妍也往前一探,不就是那天金家三人在節目上使用的測謊機嗎?「這有什麼好怕的?」

 

  孝淵詭異的彎起一邊嘴角,「不怕嗎?那裡,」她指著某間房間,「裡面有各式各樣的刑具,可以供大家使用,希望大家用不到昂~」孝淵的語氣有著異樣的歡快。

 

  「不怕的話,那就請遊戲卡排第一吧!」孝淵做了個“請”的手勢。

 

  「第一就第一。」秀妍不屈的昂起下巴,拉著抵抗的Yuri上前,硬是將她的手塞進機器中。

 

  「嗚嗚。」Yuri含著眼淚搖頭掙扎,卻沒有勇氣甩開秀妍的箝制。

 

  「第一個問題,請Jessica提問,權Yuri回答。」孝淵宣布。

 

  「你,愛不愛我?」女王昂起頭,懶的思索,最直接的問句就好。

 

  「愛!」Yuri聽了問題有些放鬆,還好不是問她最近有沒有把其他妹,絕對不能讓秀妍知道最近她和KARA的幾位出去過。

 

  「嗶嗶。」機器顯示:謊話。

 

  「秀、秀妍……」Yuri顫聲,她不敢回頭看暴風雪的臉。「我、我是愛你的……」

 

  一直到Jessica拖著淚灑台階的Yuri進去“刑具房”,大家都還在驚愕當中。

 

  「啊--秀妍饒命……啊--」Yuri的陣陣慘叫聲從房間內傳出,還有部分像是鞭子甩在地上“啪、啪”的聲音。

 

  金太妍、崔秀英和林允兒不約而同的吞了口口水。

 

  等秀妍像是沒事一般走出來,而後面的Yuri黑青著一隻眼睛爬出房門,遊戲才繼續。

 

 

 

  「下一位。」孝淵宣布,眼神直勾勾的望著長短身CP。

 

  秀英的眼裡有著驚恐,身後的順圭卻推了她一把。「走啊!」

 

  順圭將秀英的手塞進機器裡,思索著要問什麼樣的問題,秀英像是躺在砧板上的魚,內心極為不安。

 

  順圭看著遊戲卡這樣,其實心裡也是有著不忍,她怎麼捨的這樣對她家長身呢,對吧!

 

  就問個簡單的問題,快快的pass過就好吧!「陪我打遊戲好玩嗎?」

 

  「好玩好玩!」秀英狂點頭,「跟我家順圭在一起最好玩。」

 

  「嗶嗶。」機器顯示:謊話。

 

  秀英傻眼,順圭也傻眼了。

 

  「王八蛋……」順圭氣的短髮都站起來了,「原來你都是騙我的……」

 

  拎著秀英的一隻耳朵,順圭也將秀英拖進刑具房裡。

 

  「啊--順圭~……啊--」這一次慘叫聲中有著電鋸的聲音,門外的金太妍和林允兒聽的冷汗直流。

 

  當順圭邊拍掉手中的灰塵邊走出來,身後的秀英衣衫襤褸的爬出來,遊戲才又繼續。

 

 

 

  「下一位。」當孝淵喊著,太妍自動走了出來。她深吸一口氣,早死早超生。

 

  「Daedae,你沒有事情瞞著我吧?我不想這樣對你。」在她懷中的帕妮抬起無辜的眼神望著她,嗚,她的美英果然最善良了。

 

  「我沒有瞞你任何事。」她篤定的講。

 

  結果……

 

  「嗶嗶。」機器顯示:謊話。

 

  「嗚……」帕妮哭著走進刑具房,太妍追了進去,「老婆你聽我講,老婆……啊--」

 

  太過高音導致眾人聽不見刑具使用的聲音,不過等太妍變成爆炸頭,嘴裡還冒著黑煙的爬出來,眾人大概也瞭然於心了。

 

  某些事情,還是不用知道的太清楚比較好。

 

 

 

  「最後一位。」

 

  允兒看了看徐玄,而徐玄對她眨眨眼睛,她定了定心神,自動上前摸上機器。

 

  沒想到連回答都還沒有,機器就有反應了。

 

  「嗶嗶。」機器顯示:謊話。

 

  徐玄瞪大雙眼,眼裡開始蓄積淚水,鼻息開始加重,「onni,你一定是瞞我太多了,我、我……我要去打電話給容和oppa!」說完掩著面走進刑具房。

 

  「小玄、小玄!」允兒奔進刑具房。

 

  「呃。」眾人看著自投羅網的允兒,默默無語。

 

  「啊--小玄!小玄,不要!不--」裡頭夾雜著“砰、砰”的聲音,很快便沒了聲響。

 

  當徐玄平穩自己的呼吸走出來後,大家卻沒看見允兒的身影。

 

  吞了口口水壯膽,幾個人上前查看,不由得到抽一口氣。

 

  允兒她、她已經昏倒在地上了,天啊……

 

  一隻肚子已經被打扁掉的拉拉熊也跟著倒在旁邊,豆大的汗滴從大家的額角處下滑。

 

  果然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啊……(喂!不懂別亂用!)

 

 

 

  “叮咚!”飯店的門鈴響了,孝淵蹦蹦跳跳的去開門,是經紀人哥哥。

 

  「你們不是要燭光晚會?我照慣例買了兩桶炸雞和三個大pizza來了。」

 

  「結束了!」孝淵開心的講。

 

  「結束?」經紀人哥哥還來不及表達疑問,被太妍的爆炸頭、Yuri的熊貓眼和秀英身上多處瘀痕嚇的尖叫。「啊--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三個人齊瞪著孝淵,眼裡是深深的憤恨。「問她!」

 

  另外傷痕的四個始作俑者作在沙發上看電視,連講話都不想講。還有一個還昏倒在房間內,意識不清。

 

  「金、孝、淵……」

 

  孝淵拿起測謊機,邊把經紀人哥哥往門外推,「邊走邊說、邊走邊說……」

 

  走出房門,她笑得燦爛,「不過是個小遊戲嘛!哥哥,你借我玩玩好不好,她們都玩完了,剩我沒人可以玩。」

 

  「玩什麼?」經紀人哥哥可好奇了,什麼遊戲可以玩得這樣滿身傷,他還得想個理由安撫公司的人呢!

 

  孝淵揚揚手上的測謊機,立刻就想將經紀人哥哥的手往機器裡塞。

 

  「等等等等等!」經紀人哥哥急忙阻止,有問題喔!「這機器不是電視台千方百計弄來的,怎麼肯借你?」

 

  「什麼借我?這是我買的!」

 

  「買?聽說電視台叫人特地從國外買回來,你去哪買的?」

 

  「宿舍樓下的玩具店啊!老闆還打八折欸。」

 

  「……借我看一下。」經紀人哥哥拿過測謊機,翻到背面一看:整人玩具,說謊幾。

 

  「……我不想玩。」他想,金太妍她們應該都還不知道才對……說不定連孝淵自己都還不知道。

 

  「哥哥~這測得很準的!」

 

  「不……」

 

  「哥哥!」

 

  「不--」經紀人哥哥的慘叫聲,到遙遠的三十公里外還聽的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