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0102580058cf7af0cc99c2b736a147be3b2f80  

 

 

 

*原創禁止轉載*

 

Forever Young

37

  黃美英似是沒有發現自己胸前的景象已被金太妍看走大半,將頭髮吹到半乾之後,她放下吹風機,從鏡中望向站在她身後發愣已久的金太妍,聲音中沾染了些許撒嬌的意味,「你在做什麼?剛剛出來也不見你的人影⋯⋯」她倒是不擔心金太妍的安危,金太妍現在這個樣子只怕也沒人能傷害得了她,黃美英猜想,金太妍不在大概也是跑去找林允兒和徐玄,又或是到帝國學院的哪個角落探查些什麼,也就不急著喚金太妍回來。

 

  只是語氣中不免有些嗔怪,說好時時陪著她的,不過洗個澡出來就看不見人了。

 

  金太妍回神,不敢讓黃美英知道自己正用眼睛吃她豆腐,「我去找徐玄和允兒了。」

 

  「嗯?」黃美英心想,金太妍會特地提起,應該是有提到什麼重要的事情,「說些什麼了?」

 

  金太妍撓撓頭,決定誠實以告,「倒也沒說什麼,就討論了下你對羅伯特教授的態度。」

 

  「我對羅伯特的態度?」

 

  「嗯。你不會看不出他喜歡你吧。」

 

  「是看出來了。」

 

  「那你⋯⋯」金太妍的聲音頓了一頓,心裡有些難受,「你怎麼不明確的拒絕他?」

 

  「他沒有跟我表示得太明顯,我該怎麼說?難道有異性對我稍微特別一些,我就要說,『抱歉我已經結婚了』這樣嗎?」黃美英定定的看著金太妍,「別傻了太妍,何況你也明白,羅伯特是腦神經權威,如果我能和他走得近些,對你也有好處。」

 

  「但你明明知道他喜歡你,還⋯⋯」

 

  「還利用羅伯特對我的喜歡?」黃美英輕輕一笑,轉身看著鏡中未施脂粉的自己,卻像是帶著一層面具,自己都覺得似乎有些陌生了,「如果可以,我也不想這樣。」

 

  金太妍看見黃美英的笑容,心裡更加難受,那個笑她感覺不到任何喜悅,彷彿還能看見黃美英的淚水。她記得以前交往初期黃美英曾經對她說,「『喜歡』是一種很美好的感覺,會因為一個人開心,會因為一個人而有期待,會在不見那人的時候想念那人,卻又會在見到那人的時候害羞的想轉身離開。如果可以,我想要永遠『喜歡』你,不單單只是『愛你』而已。」然而多年過去,黃美英卻是在明知道羅伯特喜歡她的情況下繼續和他來往,「喜歡」對黃美英已經不是一種美好的情緒,而是一種能拿來利用的物件。

 

  黃美英經過多年必須獨自一人支撐的艱辛,那些年沒有她的陪伴,黃美英只想一心一意找出幫她復原的辦法,一個人嚐盡人情冷暖,而後在爾虞我詐的國研院裡,她不加入任何人的派系鬥爭,卻又必須爭取經費、資源。那些日子她沒辦法想像黃美英是怎麼過來的,她沒辦法責怪黃美英的轉變,在黃美英的事業上升期,最艱辛的那一段路,她沒能陪著黃美英,是黃美英自己一個人跌跌撞撞走過來的,如今黃美英少了份天真,多了份算計,她只心疼黃美英是受了多少苦才能狠下心學會這些。

 

  如果可以永遠保有單純天真,她想不會有人願意自己變得心狠手辣。

 

  黃美英總是心疼她,說她受苦,其實她那段時間躺在病床上無所知覺,苦的是必須忍著悲傷,在頓失依靠的情況下卻仍必須繼續生活的黃美英。

 

  金太妍走到黃美英身後,彎下腰摟著黃美英的脖子,把臉埋在黃美英的頸窩。

 

  黃美英望著鏡中金太妍從後摟著她的景象,她沒有被擁抱的實感,卻能感受到金太妍的心疼。她還以為金太妍會責怪她利用羅伯特,還以為一直把感情擺在理智前頭的金太妍會瞧不起現在市儈的她,卻沒想到金太妍只是這麼不發一語的走過來摟著她。

 

  「對不起⋯⋯」金太妍的聲音帶著哽咽,只是不斷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說什麼呢⋯⋯」黃美英扯著嘴角,鏡中的她看起來像是在苦笑,她故作輕鬆的說,「要道歉,也是我跟羅伯特道歉啊,是我在欺騙他的感情,又不是你。」

 

  「對不起,從現在起,我會護你周全。」金太妍說,「無論你是怎麼樣的人,我都愛你。」

 

  「哪怕我劈腿,愛上別人?」

 

  「⋯⋯」金太妍放開黃美英,臉上充滿無奈,還能不能好好談情說愛了啊。「劈腿不行、愛上別人也不行。」

 

  黃美英呵呵笑著,剛剛臉上的陰雲一掃而空,她因為金太妍的佔有慾傻傻笑了許久,這才嚴肅的對著金太妍說,「所有的改變都是我的選擇,沒有誰對不起我,是我理當承受這些。」

 

  「無所謂。將來的你是上天堂或是下地獄,都有我陪你。」

 

 

 

  金太妍為了黃美英,開始密切注意羅伯特教授,但當她發現羅伯特教授似乎真的只是單純喜歡黃美英,心裡的醋意簡直波濤洶湧,她沒跟美英說這些,一來不希望幫情敵說話,她的主要目的又不是幫撮合他們,二來也不希望增加美英的罪惡感。

 

  另外她也發現美英的方向真沒錯,這些天她大量閱讀羅伯特教授的研究報告,還有他過去發表的期刊論文,跟美英一直在研究讓她痊癒的方法很接近,只是有些美英的論點和羅伯特教授相悖,她將發現到不同的地方都做了記號,也替美英找了其他人的研究結果,但似乎幫助不大。

 

  簡言之,黃美英和羅伯特在研究腦神經的部分,在檯面上合法的期刊論文發表網站上幾乎沒有人有更詳細的研究報告,他們的研究結果已經是在相關領域裡算得上是非常領先了。

 

  金太妍想,羅伯特教授給黃美英帝國學院的邀請函,怕是早就對黃美英有所了解,不單單只是因為在蘇美島對黃美英一見鐘情這麼簡單而已。她始終對羅伯特教授抱有疑慮,一個有相關地位的成功科學家,真的會這麼單純的喜歡一個人嗎?又或者只是出於她的私心,她始終沒辦法對那些對黃美英有好感的人真正敞開心胸。金太妍沒有答案。

 

 

 

  帝國學院的研習接近尾聲,羅伯特教授邀請黃美英共進晚餐,黃美英猶豫了幾秒,最終點頭答應。

 

  羅伯特教授低頭看了眼黃美英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對黃美英那短短幾秒的猶豫沒有覺得有何不妥,黃美英從來到英國之後一直帶著婚戒,但他翻遍韓國的新聞,以一個前途不可限量的國家級科學家來說,若是真的結婚就算不是大新聞也該有一兩篇報導,但黃美英結婚的消息卻是一篇相關的新聞都沒有。

 

  唯一勾起他的興趣的,是一篇近六年前的車禍新聞,最嚴重的兩位傷者的工作地點正是黃美英現在所待的國研院,而他仔細推算了下黃美英的年齡,正巧符合其中一位黃姓傷者,大概是那時的車禍進而影響她踏入生醫科研究吧。羅伯特這麼猜。

 

  他不否認自己對黃美英有著非常強烈的好感,在學術界翻滾多年直到今日的地位,有許多女教授、女學生都曾對他表示喜歡,他也曾心動過,但卻遲遲沒能遇到擁有共同話題的人,他認為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既然兩人要相處一輩子,擁有共通話題當然是除卻愛情之外第二重要的條件。

 

  在做研究時翻閱相關文獻,他意外看到這個在亞洲國家,名為黃美英的女研究員的報告,縝密的思考邏輯令他耳目一新,令他對黃美英燃起強烈的興趣,翻了許多她的研究報告出來看,某些想法似乎有誤,又有某些假設卻是值得好好探討。之後在蘇美島的參加名單中看見黃美英的名字,他刻意在晚宴的時候搭訕黃美英,進而攀談。

 

  黃美英的思維已經令他備感興趣,漂亮的外表更是讓他驚豔,從談吐當中他發現黃美英的學識不僅僅只有像研究報告上那部分,對生醫科以外的部分也涉略甚廣,那一晚他發現自己的心徹底沉淪了,他真的遇見能讓自己心動、又能有共同話題的人。

 

  有婚戒?但並沒有確實結婚的消息不是嗎,如果黃美英親口說出她確實已婚,好,那他也能以好友、兄長的身份繼續和黃美英深交吧,這樣一位學識淵博的教授,和她對話都能有所收穫,若能共同參與研究肯定對彼此的幫助都很大。若是因為追求不成而斷了聯繫,羅伯特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另一邊的黃美英那幾秒的猶豫,其實是等著金太妍給予批准。黃美英想,雖然金太妍也清楚自己不會有二心,但畢竟對方是喜歡自己的人,若真的和他走得太近,金太妍肯定不會開心的。

 

  換個角度設想,若今天和金太妍角色互調,金太妍頻頻靠近想追求她的人,黃美英肯定心裡也不好受。黃美英一直都很尊重金太妍的想法,若是金太妍吐出一個「不」字,她鐵定不會應約。

 

  金太妍想了好一會,最終還是點頭答應,黃美英若覺得不妥一開始就會推掉,然而黃美英把選擇權交給她,代表已經有了想法就等她答應而已,她心裡不願意黃美英和羅伯特接觸太頻繁,但她相信黃美英有計劃,她不能因為一己之私壞了黃美英的計畫。

 

  「晚飯後早點回宿舍,不准有其他安排!」金太妍補了一句,充滿壓抑的聲音從聽神經項鍊傳進黃美英耳中。

 

  黃美英聽她不情不願卻還是答應的聲音差點笑出來,為了不引起羅伯特教授的疑惑,她只得低下頭輕輕點頭表示同意,遮掩去自己的笑意。

 

  「笑屁笑,哼!」金太妍又幼稚的補了一句。

 

  笨蛋。黃美英在心裡輕輕的罵著。

 

 

 

 

 

 

 

 

/

PO文前看到日本SC的座位了,好高啊இдஇ

最近還是很忙,漸漸有點忙完了,該完結的該寫新的會繼續努力的(握拳

 

太妍的新專出來

妮妮的新專也準備了

一起為她們應援吧!!!(๑•̀ㅂ•́)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