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5b86ajw1ehqa6xhezej20kk0u0td0  

 

 

 

 

*原創禁止轉載*

 

Forever Young

51

  平時的黑暗都帶有一絲微弱的光,所以稍待一些時間,雙眼便能適應這樣的空間。然而此時在地道內的黑暗是完完全全的黑暗,沒有任何光源進入,黃美英身上也沒帶手機和手錶,而立體投影機在黃美英剛剛摔的那一下飛了出去,滾到一旁,任憑黃美英怎麼呼喊都沒有開機反應,怕是已經壞了,她伸手在四周摸索,找不到立體投影機。

 

  黃美英強迫自己堅強起來,因為金太妍的意識甦醒後一直陪在她身旁,久了令她產生下意識依賴金太妍的個性,她失去最初那種義無反顧的堅持,也是因為這種懦弱,才致使自己落到現在這種下場。

 

  如果她多一份警惕,或許便不會一步步踏入院長設下的陷阱了。

 

 

 

  黃美英走得跌跌撞撞,終於摸到走道盡頭的門,偏偏因為停電,驗證身份的功能完全失效,黃美英終究沒忍住,嘆了長長一口氣,手平貼在門上移動,感受門板上的紋路,來回摸了幾下,聽見輕輕「喀」一聲,門鎖開了,黃美英費盡全身的力氣才推開兩扇門,背後的衣服已經濕了整片。

 

  她得好好回想一下,當初究竟是她、林允兒還是徐玄,是誰提出要在門板上加上傳統式的開鎖方法,說哪天停電怎麼辦⋯⋯這烏鴉嘴,最好別讓她想起來是誰。

 

  雖然還是有點慶幸她們三人異想天開加上這功能,應該也沒其他人會想到,她們用的是數十年前就有的密碼鎖,用轉盤轉到對應數字以開鎖⋯⋯好吧,就算被其他人猜中了,但肯定不會知道門板上的密碼轉盤位置,她們一共藏了八個轉盤,八個密碼都必須猜對才能開門。

 

  推開門,逃生梯的感應燈感應到黃美英的進入,亮了起來,瞬間亮起的光線令黃美英的雙眼有些刺痛,卻讓黃美英差點哭出來。

 

  金太妍呢?她急著想看金太妍是不是依舊安好,又急著想和允兒聯絡。

 

  直到剛才立體投影機失效,身邊又沒有林允兒和徐玄,黃美英必須孤身一人面對自己停電後的一片黑暗,黃美英才明白,能擁有今天的一切,光靠她一個人的努力是不夠的,在金太妍意識甦醒之前,如果沒有她兩位親愛的學妹幫著她,或許她早已倒下,也無法將異想天開的想法實現。在金太妍甦醒之後,有林允兒和徐玄在願望幫著她一一達成她想做的事,又有金太妍幫她處理生活中的瑣事,她才能牢牢坐穩生醫科主任的位置。看似很厲害,掌握一個生醫科,又年年發表好幾篇研究報告,私下還能研究讓金太妍復原的相關實驗,但其實在她背後是有其他人的幫忙的,她的成就並不完全只來自自己的努力。

 

  到如今,她甚至沒有能力阻擋院長,還牽連願望下水了。

 

  黃美英從沒有過一刻像現在這般如此厭惡權力鬥爭,她不會讓自己白白蒙受他人冤枉的。

 

  黃美英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神無比堅定。

 

 

 

  見到金太妍依舊安靜的躺著,身旁的維生儀器上顯示的曲線規律而完整,黃美英確實鬆了一口氣,她緊緊的握了握金太妍的手,半晌過後才拿起病房內的電話,想撥到願望給林允兒,又想到自己現在遇到這種事情,還牽連願望下水,或許是她多心,但她怕願望那邊的電話已經被列入調查,聯繫紀錄和發話地,說不定都正在被記錄著。

 

  萬一因為她的這通電話暴露了金太妍所在的地點,那她們這幾年的努力就真的全白費了。

 

  黃美英想了想,撥到徐玄的私人手機,她們三個人各有一組私人號碼,登記註冊者和她們三人完全無關,是金太妍給她們準備的,到目前使用應該還算安全。

 

  電話很快的便被接起來,黃美英還沒開口,徐玄急急忙忙的問,『美英姊姊,你還好嗎?』

 

  只有她們三人和金太妍才知道的電話號碼,難怪不需要出聲徐玄就能知道是她。「我沒事,我現在在太妍這,我⋯⋯」聽見徐玄關切的聲音,黃美英有些委屈,想詳述事情發生過程,才開口便被徐玄打斷。

 

  『所有的事情我們都明白了,在立體投影機的連結斷掉那一瞬間,太妍姊姊便迅速過來通知我們了,你還好嗎?摔到立體投影機的時候有沒有受傷?』

 

  「沒有。」黃美英吸了吸鼻子,聲音帶了點哭腔,「可是地道很黑,投影機摔出去之後我就找不到了,我沒有把投影機帶出來。」

 

  『小事一件,等等我拿新的過去給你。你先看下新聞,我和允兒處理些事情之後就過去找你。』

 

  徐玄匆匆掛了電話,沒有明說和林允兒在「處理」些什麼事情,但黃美英想應該是真的很重要的事情,否則金太妍一早便過去通風報信,知道她進了地道,怎麼不見她們先在這裡候著,只是平時照顧太妍的人也都被撤走了,估計太妍她們還是都先安排好了。

 

  在地道裡頭伸手不見五指不過短短一段時間,黃美英卻感覺像脫離了這世界有大半年,回想起自己坐在國研院辦公室裡的那些時光彷彿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她想,自己已經習慣有些安逸的生活了,習慣有穩定的收入、一定程度的社會地位、每年好幾次的出國出差兼玩樂,還有個萬能的女朋友兼助理金太妍,可以時時陪著她,幫她處理工作上的雜物還能順便照顧她的生活。她一直以為自己是為了讓金太妍復原而努力著,結果在最有可能讓金太妍復原的RBN-X細胞實驗上卻遲疑了,或許有大部分原因確實是因為擔心失敗之後金太妍可能真的再也回不來了,也或許有另外的原因是,在金太妍復原後,她的生活可能會有極大變動,不論是離開國研院或是幫助金太妍復健。

 

  若不是在每天夜裡總會寂寞到發冷,她甚至偶爾會出現「這種現況也沒什麼不好」的惡劣想法。

 

  她看著安詳的躺在床上的金太妍,愧疚感幾乎淹沒了她,「對不起。」她輕輕開口,一直都是金太妍在照顧她、保護她,而她一直沒能守護好金太妍。

 

 

 

  打開電視,新聞台全都是國研院的新聞,斗大鮮紅色的字體寫著「醜聞」二個字,下方標題寫著「生醫科主任利用國家資源中飽私囊」,螢幕的一邊放著她的照片,一邊列出近幾年來她出國參加大大小小的研討會,當中還註明哪幾趟的班機是搭乘頭等艙,哪幾次的出差她還在當地多留幾天旅遊等等。

 

  ⋯⋯拜託,這些項目全都是她自費出的好嗎。

 

  國研院提供給一般研究員出國出差用的都是經濟艙機票,主任級以上的才有商務艙機票,好幾次是院長刻意只給她經濟艙機票,黃美英氣不過,乾脆自費買了頭等艙機票,費用也不肯報帳,會計部門也順著院長的意思,全然當作不曉得這些事。那些購買憑證黃美英也都還留著呢。

 

  畫面一跳,轉為院長被採訪的影片,院長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還數度鞠躬,表示自己識人不清,任用錯誤的人選擔任生醫科主任,才導致國家資源被濫用,要向社會大眾道歉。朴正飛站在院長身旁,同樣一臉凝重,受訪時表示自己會好好收拾她留下來的殘局,重整生醫科第一研究室,並盡力輔佐孔主任當好一位代理主任。

 

  真是夠了。

 

  黃美英看著這二人一搭一唱的樣子,險些要將昨天的晚餐都給吐了出來,又忍不住冷笑一聲,她自認不是什麼太厲害的人,但多少還是有些能力的,她都花了好一番工夫才讓其他資深教授服從,才讓生醫科在她的管理下變得井井有條,現在輪到孔東勝接替代理主任的位置,她不信那些老教授願意聽從指令。孔東勝能管理一間研究室不過是因為資歷比許多人還久,但遲遲升不上一科主任便是因為能力僅一般,研究做得並不出色,就是懂得依附院長,對院長拍馬逢迎。現在讓他管理整個生醫科,黃美英只能說院長是被對權力的欲望給遮蔽雙眼了,早晚都會有問題產生。

 

  但現在這問題已經無須她操心,黃美英只想知道那她辦公室裡與她交好的研究員呢?

 

  新聞的畫面一轉,跳到黃美英的辦公室,偌大的辦公室已經少了三分之二的人,一旁有著記者解說著,生醫科第一辦公室因為指導教授涉案重大,其中牽扯到在院外還有兼職的工作室,該工作室擁有許多專利項目,每年營收頗豐,所以大多數的研究員都被停職查辦,院方懷疑如此大的利益是否不止辦公室指導教授收受,她的辦公桌也已經被搬空,不僅紙本資料,連電腦也被一併搬走調查。據記者敘述,願望工作室那邊也被查封了好幾台電腦,要交由「專業人士」比對是否黃美英盜竊國研院的研究計畫和結果給願望工作室。

 

  黃美英想,估計這個專業人士也是國研院派去的吧,就算沒有大概也能弄出個「有」。

 

  真是一群腦殘。黃美英忍不住掩面,她如果真的監守自盜,有可能把證據明顯擺在國研院內的電腦嗎?有可能不把檔案加密後隱藏起來嗎?

 

  黃美英猜想,大概徐玄讓自己看新聞的用意應該是她們三人正忙著,金太妍分身乏術,無法去檢查國研院被收走的資料,讓她好好想想被搬走那些東西有沒有不該存在的檔案,有的話趕緊想起及早讓金太妍去毀屍滅跡。

 

  她黃美英自然是不可能出這種紕漏,本就沒有盜竊國研院的資料給願望工作室的事情,而關於願望和金太妍的相關文件,黃美英也不可能傻傻的將這些資料擺在國研院的電腦裡任人查閱。

 

  黃美英關了電視,坐在金太妍的床邊,臉頰貼著金太妍的手輕輕蹭著,想著整件事情。

 

  院長他們不曉得她身邊有個萬能的金太妍,能隨意出入每個人的電腦,甚至修改資料,所以在對她做出這些不實指控前應該已經準備好應有的「證據」,為的應該不只是希望她離開國研院,甚至希望做到讓她永不再被國研院錄取。或者認為就算黃美英有能力可以推翻這些指控,證實自己無任何不當行為,但憑藉黃美英高傲的自尊心,黃美英也不會繼續待在國研院。

 

  所以就是自己在這個位置上,礙著其他人了,因為她不願為他人所用,當一個安分的傀儡。

 

  最後一次吧,為自己洗清罪名,就放棄這一切。黃美英告訴自己,就放棄這些,然後讓金太妍復原,哪怕去英國倫敦學院重新開始也好,不要再留下來捲入權力鬥爭了,她受夠這些人狹窄的眼界了。

 

 

 

  沒多久,徐玄她們來了,她和林允兒二人都經過變裝,林允兒甚至喬裝成男性。

 

  徐玄甫踏進病房便先將新的立體投影機拿給黃美英,舊的壞了找不回來也就罷了,反正她們上回就想將新款拿給黃美英,這次正好汰換掉舊款。

 

  黃美英匆匆開啟電源,看著熟悉的身影又出現在面前,心裡一陣委屈,還沒開口,金太妍已經快步走到她身邊,搭著她的肩輕輕撫著她的頭,「你很勇敢。」

 

  黃美英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

前面那個還以為自己在寫的是盜墓文章XD(欸

這篇太勞心勞力了,下一篇估計應該是比較簡單的故事

可能青梅竹馬那種,又或是總裁祕書那種(住口

這篇還沒寫完我都還沒想好要先寫哪篇இдஇ

 

然後,下一次的打包檔應該會是在這篇完結之後放上來,會連同這篇文章一起

但這篇什麼時候會完結..........(遠目

當初還說二月要完結,轉眼竟然十月底了啊

果然不能隨便立flag的(抱頭

 

然後話說

寫這篇這麼多爭權奪利的東西,真是不免想到自己工作上的事( ´Д`)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