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YQKQeVwAAgUHR  

 

 

 

 

*原創禁止轉載*

 

Forever Young

55

  林允兒以願望工作室負責人的角色召開澄清記者會,向各大媒體發出的邀請函宛若石沈大海,只有寥寥幾人回覆說有事無法前來,其餘甚至都當成沒這回事。

 

  無人前來的結果早就在她們的預料之中。於是她們架起腳架,裝好攝影機,在社交網站開啟直播。

 

  一瞬間,電視機裡頭午間新聞的畫面硬生生被插入願望工作室的直播新聞,沒有一個新聞頻道倖免,每個人都被迫看著林允兒化著淡妝遮掩眼下的憔悴痕跡,黑色長髮柔順的披散在腦後,合身的職業裝襯著她的身形有些單薄,較關心社會時事的人都知道前天晚上有棟大樓失火,傷亡名單只有二位,都是願望工作室負責人關係極好的學姊。

 

  林允兒帶著略微沙啞的聲音,先是敘述願望工作室與國研院生醫科主任黃美英的關係與兩者之間工作方向的不同,以清楚的數據資料佐證兩者間直接關係不多,又順帶提及黃美英在國研院工作期間歷年出差的次數及被苛扣的經費,還有黃美英代墊卻至今未撥款的金額明細⋯⋯

 

  四十多分鐘的時間,全靠林允兒一個人闡述金太妍所準備的資料,直到說完了願望工作室創立的原因,以及當初金太妍發生的意外,林允兒才終於停下,拿起桌邊的開水潤喉。

 

  半晌後,她說,針對前天晚上的火災,她認為因為個人私利傷害人身安全的行為非常不佳,還縱火造成社會安全事件更是糟糕。她將朴正飛在建築物附近縱火後還到公廁換裝的整個過程被路邊監視器拍下來的影片都放了出來。

 

  最後,林允兒說,所有的資料都已經同步寄給相關調查單位,希望能藉由大眾的雙眼檢視整起案件,給惡人應有的教訓,也能還給願望工作室和黃美英一個清白。

 

  直播結束。

 

  林允兒吁出長長一口氣,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不該由她說的,例如牽涉到國家機關高層主管的相關事情,則會由金太妍匿名發布在網路上,她只是一介平民,只想好好在這社會上立足,好好跟徐玄交往,好好幫著黃美英讓金太妍復原。哪怕她知道這麼多人的秘密,也沒想要引火上身,這些和她都沒關係。

 

  她相信徐玄、金太妍和黃美英,也都是一樣的想法,她們都只想好好活著,和愛人、朋友相守。

 

  曾經金太妍差點失去性命,黃美英差點失去金太妍,而她也在前晚,以為自己失去兩個如親人一般親近的好友。

 

  對她們來說,活著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林允兒開了手機看剛剛直播後的網路評論,見到剛剛在直播進行中有一個匿名帳號發佈的文章,內容有許多關於高官政要的不法勾當,牽連的不只國研院院長,還有數個國家機關主管都在名單中,許多原本應屬機密文件的內容被公開,洋洋灑灑寫了三十多頁,其中還有數段錄音檔及監視器畫面。

 

  有些人將其中一部分與林允兒直播中提到的部分做連結,又形成支線劇情,懷疑是不是她們耍的把戲,又有人說黃美英不過是一科主任,林允兒和徐玄更只是普通人,不可能知道這些機密要項,更何況這個發文的網路位址一查,竟是在南極無人區。

 

  該篇文章被分享數萬次,瀏覽率甚至創下網站新高,馬上有談論政治的電視節目將文章內容分析成多個面向,討論公開的人要的是什麼,對國家情勢又會造成什麼影響。

 

  一時之間民眾要求名單上提及的人出來面對的聲浪頻起,也有司法機關迅速介入調查,引發的關注太多,臨時成立的調查小組不敢大意,謹慎調查每一個證據的真偽,每有進展即做處置,立場公正,不敢再讓任何勢力插手。

 

  許多科院的負責人都被革職調查,包括國研院的院長和院內幾位平時和他走得較近的教授和行政主管,國研院主管階級的人員空了近三分之一。

 

  黃美英、金太妍、林允兒和徐玄,比誰都明白這些人接受調查之後還能復職的機率不大了,畢竟金太妍查出來的這些資料正確性極高,也是金太妍被氣得狠了,呈交上去這些資料就沒打算讓這些人有機會全身而退,全都是殺傷力極大的證據。

 

  別說復職了,往後會不會面臨牢獄之災都很難說。

 

  因與黃美英這件事情有些許關聯,調查進度迅速,很快的,黃美英涉嫌與願望工作室進行內線交易獲得不法利益的案件便有結果,結果為無嫌疑,而被指控利用國研院職務出國旅遊一事同樣被反駁,且國研院必須在指定日期內將過去未撥款給黃美英的金額一次償清,黃美英還不小心多了一筆為數不少的進帳。

 

  黃美英得以復職,原本已經對國研院心灰意冷的她本想直接申請離職,金太妍、林允兒和徐玄三個人卻連番勸她回國研院,倒是讓黃美英不解了許久。

 

  金太妍說,「國研院裡有你的心血,是屬於你自己的事業。現在討人厭的院長已經被革職,新任院長還不曉得是誰,但說不定換了新院長,新的國研院也會有新的氣象。就這麼離職了,確實可惜。」

 

  林允兒和徐玄的意思和金太妍所說的相近,林允兒補充說道,「願望工作室會永遠保有你的職位,但你在國研院這麼多年,就這樣離開了不可惜嗎,哪怕打定了主意要離開國研院,也要好好的結束一切,昂首闊步離開啊。」

 

 

 

  黃美英回到國研院那天,她的研究室裡所有人都站在門口迎接她,人群當中沒有正在接受調查的朴正飛的身影。

 

  相較於其他研究室,她的研究室的人員除了朴正飛以外沒有任何變動,黃美英的視線在每一位研究員身上掃過,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她的研究員沒有人因為這次風波被調查出來有問題的,真好。

 

  回到研究室,所有的電腦器材都已經全數歸還,她貼心的下屬們已經全部重新安裝回去,就像她不在的這段時間所有事情都沒發生過,就像她只是又出差了一趟回來,但黃美英感覺到久違的放鬆,她已經許久不曾在國研院內擁有這種感覺,在國研院裡,她一直都像個轉不停的陀螺,要煩惱研究室的研究內容,要煩惱生醫科的經費,要煩惱是不是不小心又會踏入別人權力鬥爭的陷阱⋯⋯

 

  她明白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鬥爭,就算現在暫時沒有,之後也會為了空出來的院長之位再次重演某些戲碼。她也明白哪怕她從國研院離職了,她在願望也有不同的煩惱和壓力。但能讓她短暫放鬆片刻,她也確實沒有再擁有那般強烈的離職念頭。

 

  下午的例行會議,黃美英只帶著慣用的記事本和筆參加,她剛回來,生醫科第一研究室這段時間由朴正飛接管,他本就能力不足,加上底下研究員各個陽奉陰違,所有的東西都一團混亂,研究也沒半分進展。由同樣被停職調查的孔東勝教授暫管的生醫科也同樣沒什麼好需要報告,生醫科整整六間研究室,六位主要教授中有四位被停職,剩下黃美英和一位再過沒二年就要退休的老教授,生醫科底下原有近一百五十位研究員,剩不到一百位還在職,黃美英想著要重整秩序就覺得心有些累,也還沒找過相關主管討論,尚不敢隨便下決定究竟是要按照原有體制拉拔新人,還是要縮編,便暫時放任這些人隨便他們去了。

 

  大會議室冷冷清清,還能出席的教授黃美英大多認得,有許多都是曾經看著她和金太妍一起進入國研院,也看著她從小小的研究員爬到生醫科主任位置的人,有幾位也是她指導教授的老友,平時對她還算照顧。這些老教授環顧與會人員,忍不住拍拍黃美英的肩,被革職調查的大多只會越調查越發現弊案,哪怕背景再深的也總有一兩件壓不下來的,處分輕的拿個警告或小過,重的永不錄用公務人員的比比皆是,像黃美英這般全身而退能復職主任之位的,還能從國研院拿回過去被積欠的經費,真的頭一次看見。

 

  前任院長數學科李主任也在,據說也因為過去某些勾當被處分,記了一支小過一支警告,但因為沒有其他人選,暫時留任數學科主任。

 

  李主任走到黃美英面前,說,「辛苦你了。」

 

  黃美英一時之間沒能懂李主任的意思,卻覺得沒有深究的必要,只對著李主任微微頷首示意。

 

  例行會議因為行政主管階級的人大多不在,終究沒有開成功,大家坐了一會之後便自行散會離開了。

 

  國研院可以說是歷經開院以來最大的一次人事動盪,黃美英倒是沒什麼被影響,該督促研究員交上的研究進度報告依舊沒有絲毫放水,該催著下屬準備的年末總評也沒落下,也不在乎年末總評是不是今年會停辦。同時還和倫敦的羅伯特教授持續保持聯絡,對於羅伯特教授關心國研院近日的狀況,她也只是笑而不答。

 

  犯錯的人雖不是她,但家醜不外揚,國研院畢竟是她工作的地方,這些醜聞也多少會影響到她在外的名聲。

 

 

 

  耗費近一個月的時間,黃美英聯合其他科的主管開了無數次會議,天天加班到深夜,總算讓國研院的業務重新回到軌道,幾個科別研究室陸陸續續都將之前進行到一半的研究接續下去,研究報告在此刻兵荒馬亂時期自然寫不出來,趕著鴨子上架也只是徒增品質不佳的文章數量而已,索性挑選幾日開放國研院部分院區,讓民眾也能就著這熱潮參觀一下,或許能趁機招募新血也是不錯的事。

 

  「說不定此時的危機也會是新的轉機。」黃美英扯著嘴角,想笑卻又笑得有些苦澀。

 

  黃美英想了想,又厚著臉皮寫信給羅伯特,問問他近日有沒有空,除了開放給民眾參觀,她也想舉辦開放給專業人士的活動,如果能請到羅伯特前來演講,國研院近日在國際媒體上的評論或許也能稍稍漂白一些。

 

  黃美英對羅伯特的學生有恩,羅伯特欠她人情債,二話不說答應了。

 

  為此,金太妍又氣了好半天不願意跟黃美英說話。黃美英又無奈又寵溺的笑笑,還是好聲好氣的哄著金太妍,這還不是為了趕緊把國研院這邊弄好,她好心無旁騖的請長假專心幫金太妍復原嘛。

 

  開放國研院和羅伯特這兩件事情湊在一起,黃美英又想起那時在帝國學院參訪的保全設備,又寫了篇報告特別比較了她參訪過的幾個研究機構,就屬國研院的來頭最大,由國家建立,領國家經費,保全設備卻是最無用處的。她趕著這改革的風潮,趕緊將一直想推動的設備更新計畫給推上臨時動議,建築物要重建是不太可能的,但現有的設備可以的話趕緊改一改,要不一開放,相形見絀啊。

 

  手上的東西還沒忙完,黃美英又收到臨時要加開院務會議的通知,黃美英把手上的資料一丟,再次動起想離職的念頭了,現在提到院務會議她都有陰影了好嗎。

 

 

 

 

 

 

 

 

/

離職這種東西啊

一但有了念頭,就很難消滅的!(欸

 

然後,上一篇的回覆暴增(???)(現在標準真低)

好吧,再來又進入無聊的片段了,我有心理準備了

目前庫存到58一半吧,如果可以累積十篇以上就可以恢復一週雙更

再看看之後寫的速度惹

可以先猜一下下任院長是......嗯

 

最後,希望星期六能去看徐玄的人都一起來看吧♥(´∀` )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