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9_190514

 

 

 

*原創禁止轉載*

 

Four Seasons

30

  最後除了黃美英和全多尹之外,只剩一位曾經和她們一起吃過午餐的宋有娜加入。

 

  宋有娜和全多尹是同期進入公司的,但是本身個性不像全多尹大方,能和所有同事打成一片,總是一個人靜悄悄待在角落,若不是全多尹主動拉她一起去吃午餐,也會帶她加入同事之間的聚會,現在宋有娜在公司裡大概還是不會被其他人注意到。

 

  金太妍記得在宋有娜之前交出來的資料,看得出這人是有能力的,只是分公司這邊的客戶量少,能提供她發揮的部分不多,本人也不是積極進取類型的,這次應該是看在黃美英和全多尹的份上加入專案小組。

 

  所有人在會議結束之後都離開會議室了,剩這個臨時成立的專案小組四人還留在會議室裡。

 

  全多尹懊惱的趴在會議桌上,也不顧金太妍就在一旁,拿出手機迅速打字傳訊息給財務部男友,告訴男友自己因為一時被黃美英的八卦迷惑了而跳坑的始末,也順便知會一下自己近期可能會很忙碌,也無法準時下班了。

 

  宋有娜拿了台公司的筆記型電腦在一旁看著這家名為E.L.S的公司調查資料,上回她還只是個沒和其他同事互動的新人,也沒有像全多尹被抓去見習,對這間公司印象不深,只知道總監在過去曾經好幾次和前組長提過這家公司,卻被前組長擋了回去,其他部門也都說了要再接這公司的話,他們都不願配合。

 

  黃美英和金太妍站在台前看金太妍剛才使用的那台電腦,黃美英見金太妍一臉倦容難掩疲態,有些擔憂,「還好嗎?很累嗎?」

 

  金太妍搖搖頭,「還好,就是被總監揪著不放,有些勞心而已。」

 

  「那這個……」黃美英用下巴點了點螢幕的方向,「你有把握嗎?」

 

  「沒把握。」金太妍誠實的說,「在首爾時是因為我已經在公司待久了,認識很多客戶和同業,要接新客戶的時候多問問總會有人知道,習慣是什麼、喜好是什麼都很好掌握,也其實都大同小異。我不清楚這邊的客戶型態是怎麼樣的,我也看過之前做給他們的企劃書,說實話不算太差,對於他們一直嫌棄的原因看不太懂。不過既然這已經是新的老闆,又是新的子品牌,努力看看吧。」

 

  「總監想刁你?」

 

  金太妍偏頭想了一下,「應該不是。」看起來總監的樣子像是溺水的人終於抱到一根浮木,金太妍稍作思考也大概懂了其中緣由,雖有些不齒,但對於她該做的事情來說也算是順水推舟吧。

 

  「我能幫的忙不多,不過……」

 

  「誰說的。」金太妍在講台底下悄悄勾住美英的小指,笑得有些羞赧,「我很高興。」

 

  「吶,我說,」全多尹哭喪的臉突然出現在她們面前,二人嚇到瞬間分開,「你們這樣對得起我嗎?」

 

  金太妍迅速恢復鎮定,挑起一邊眉毛看著全多尹。

 

  全多尹像是一點都不怕的樣子,舉起自己的手機擺在她們二人面前,「我男友說,他查了當年的資料,讓我提醒你們,預算這一塊這次需要好好把關審核一下。」

 

  「預算?」金太妍反問。

 

  「嗯,他說報價的時候不要抓太緊,這間過去的紀錄不太好,抓太緊會害到我們自己。」

 

  金太妍點頭表示理解,見全多尹還站在原處,不解的看她,「還有什麼事嗎?」

 

  「你們復合了?」全多尹奇怪的看著二人。

 

  金太妍立即轉過頭看向黃美英,全多尹看來像是金太妍在責問黃美英為什麼把她們二人的私事說出來,在黃美英眼裡卻只看到金太妍眼裡寫滿希冀,認為黃美英會把她們二人的事情告訴全多尹,是已經有心原諒她並接受復合了。

 

  黃美英伸手將金太妍的臉撥回原處,並回應全多尹,「沒有的事。」她瞥了一眼金太妍,說道,「她問我們是不是在交往,我說我們已經分手了。」

 

  金太妍「哦」的一聲,沒有再辯駁什麼,只低下頭繼續翻著方才的資料。

 

  這樣的金太妍讓黃美英有些意外,依金太妍的個性,應該會想著既然全多尹已經知道她們曾經交往過,那便不再避諱全多尹,聽見自己這樣說的話,應該會要纏上自己嚷嚷著就是要復合,又或是要全多尹別再介紹對象給她,趁機宣示主權啊,畢竟剛才金太妍勾著她的手,她也沒有甩開啊。

 

  黃美英突然覺得心情有些鬱悶,忍不住想著自己為什麼要為金太妍挺身而出,如果沒有她的自以為是,是不是自己還在外頭的辦公桌上做自己事情呢。

 

  全多尹看看黃美英又看看金太妍,感覺自己說錯了話,悄悄遁走了。

 

  金太妍沒再對黃美英說什麼,將她初步草擬的內容以及預設的行程表發給在場諸位的公司信箱,讓全多尹明天聯繫E.L.S公司敲定初次會面時間,並將今天總監給她的,關於打聽到的新酒店品牌EH酒店的相關資訊給她們三人,讓她們回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打成報告給她,會面的時候她會帶一位組員參加。

 

  將幾個初步的構想還有過去相關的經驗分享給她們之後,見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好一會,也就讓她們散會了。

 

  全多尹和宋有娜迅速收完東西就離開辦公室,偌大的辦公室只剩黃美英還慢吞吞的整理自己的東西,對於自己究竟是想和金太妍繼續下去或是就止於已分手的現狀,她也說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到現在還會因為金太妍的一舉一動牽動情緒。

 

  金太妍收拾好東西,將組長辦公室上鎖,見到黃美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好奇地站在她身後,「你不趕緊收拾好東西在做什麼?」

 

  黃美英被嚇了一跳,回頭看見金太妍近在咫尺的樣子忍不住往後避開兩步距離,又環視整間辦公室,不知不覺又只剩下她和金太妍獨處了,這個想法讓黃美英有些慌亂,隨意將桌面上的東西一股腦全掃進手提包裡,「沒什麼……我只是一邊在想那個酒店的企劃案……」

 

  「哦,那個啊。」剛才會議上還正經嚴肅的金組長此時一派輕鬆的樣子,「那個並不難,等等我把之前企劃案傳給你參考看看……不過現在寫什麼企劃也大概都是多餘的吧,反正最後總是會被客戶啊業主啊全部要求改掉,只是大概要了解一下他們公司的企業結構和一些行業相關訊息,開會的時候才能應付對方,也是要到開會才會知道他們真正的要求,針對要求去寫計畫書。」

 

  黃美英一愣,「那你剛才還說讓我們回去想想有什麼想法寫下來……」

 

  「宋有娜和全多尹是因為你才義氣相挺加入的吧。」金太妍忍不住撇嘴,「但這樣的決心毅力還不夠,我看她們二位能力都不錯,就是對工作沒什麼進取心,我想試著逼出她們對工作應該要有的能量。」

 

  「所以你東西收拾完了嗎?」金太妍順手接過黃美英的手提包,從裡頭撈出東西,「你把公司的釘書機帶回家幹嘛?還有迴紋針也不需要……無線滑鼠?你打算帶一個沒有接收器的無線滑鼠回家當電視遙控器嗎?」金太妍將裡頭多餘的東西全拿出來,最後在包包裡拿出一個她和黃美英大學時到日本旅遊,在樂園買的情侶款絨毛玩偶吊飾,二人均是一愣。

 

  黃美英默默把自己的包包和玩偶拿回來,垂下眼簾,不再看金太妍,「我該收拾的都收拾完了。」每每看見過去和金太妍有關的東西,總會讓黃美英更加難受,特別是她們之間的感情還未曾被消磨的時候,總是讓她懷念,卻又害怕想起,她怕自己一味想著如果能讓時間停留在那一刻該有多好,又再度陷入過去需要諮商求助那時候的境地。

 

  「既然收拾完了,那就去吃晚餐了吧。走吧,我約了餐廳。」金太妍鼓起勇氣牽住黃美英的手。

 

  「啊?不是,我沒有要跟你……」

 

  「走吧,餐廳都約了,就當是替我慶祝調職來這裡之後接到第一個案子吧。」

 

  「可是那個案子還沒有……」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嘛,如果成功接下案子當然還會有慶功宴。」黃美英一路被金太妍拉到金太妍的車子旁,金太妍還替她打開副駕駛座的門,「請吧,吃完飯我會好好送你回家的,明天再去接你上班。」

 

  黃美英掙扎許久,最終還是順著自己內心的渴望,坐上副駕駛座。

 

 

 

  吃完飯後,金太妍又拉著黃美英去看夜景。

 

  家鄉的光害比首爾少很多,車子停在地勢較高的地方,夜空中的星星看得一清二楚。

 

  金太妍從後車廂的防塵袋裡找到一條毛毯,從後頭裹住黃美英的身子,順勢從背後抱住黃美英,黃美英頓時身體一僵,動也不敢動,金太妍感受到黃美英的僵硬,忍不住笑出聲,還是鬆開環住黃美英的雙手,站到黃美英身側,隨手指著一顆較亮的星星,「如果我說我想要那一顆星星,你願為我摘下它嗎?」

 

  黃美英無語的側頭看了一眼金太妍,且不說她們現在又不是情侶關係,為你摘什麼星星啊,再說,你有本事摘給我看。

 

  金太妍看到黃美英的反應,猜到她心裡的想法,笑瞇了一雙眼睛,「如果你讓我為你摘下星星,你信不信為了你我真的能做到?」

 

  雖然知道金太妍只是甜言蜜語,但這可行性實在讓黃美英聽不下去,隨手指了一顆星星,「那就它吧。」

 

  「沒問題。」金太妍說,脫去高跟鞋擺到一邊,奮力地往上一跳,右手還一張一握,隨後用極得意的眼神看著黃美英,伸出握著拳頭的右手到黃美英面前,「給你,我為你摘的星星。」

 

  黃美英突然想起以前的金太妍特別浪漫,喜歡黃美英準備的浪漫,也喜歡製造浪漫給黃美英,可是後來金太妍忙到沒空再去構思任何浪漫的事物給她,對於她準備的浪漫,不是錯過,就是無暇理會。

 

  浪漫的燭光晚餐等到燭光已經燃盡,菜餚都已經出現酸味,金太妍才回家。浪漫的海島之旅,因為客戶的臨時要求最終在行前踩煞車,沒去成,還得被旅行社扣了旅費百分之五十作為賠償金,金太妍還為此遷怒她。

 

  果然浪漫只適用於年輕時還無憂無慮的她們,而已經出社會的成人,是沒有資格享用浪漫的。

 

  看著眼前笑得燦爛的金太妍,黃美英不由自主又想起那些過去,有些傷痕,哪怕經歷過生死交關的意外,或是歷經失憶,仍然是刻畫在心上的,色彩鮮明,也鮮血淋漓。

 

  「快打開嘛。」金太妍哄道,「這不是大家都能見到的哦。」

 

  黃美英猶豫半晌,仍然不願駁金太妍的熱情,順著金太妍的意思掰開她的拳頭,見到一枚鑽戒在金太妍掌中,戒台上的鑽石映著星光,光彩奪目。

 

  金太妍一反剛才的嘻笑態度,慎重的說著每字每句,「這是你遺落在家裡的,我特別拿來還你。」她又從自己的頸間拉出一條項鍊,上頭掛著另一枚同款戒指,「我一直隨身攜帶我的,如果可以,我希望還能有一天由你為我戴上,但如果……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我會這樣終身戴著。」

 

  黃美英沒有接過金太妍手中的那枚戒指。

 

  金太妍笑得有些苦澀,「我也不會強要你跟我一樣戴上這枚戒指,只是畢竟你還是它的主人,要怎麼處置它,我想應該由你決定,我不能擅自揣度你的想法。」

 

  黃美英拿過戒指,好幾次想往山下丟去,最後還是捨不得做出這樣的舉動,忿忿不平的將戒指收進口袋,瞪了一眼金太妍。

 

  金太妍深吸一口氣,逼自己露出笑容面對美英,「我送你回去吧。」她想,今天黃美英是沒有心情再和她繼續在這看夜景了。

 

  在往車子的方向走的過程中,金太妍還細心地拿出手機打開閃光燈,為黃美英照亮腳邊的路,怕黃美英被崎嶇不平的地面絆倒,作為一個賞夜景的景點,周遭努力將光亮降到最低,連路燈都在距離看台非常遙遠的地方。

 

  走到停車處,一旁突然傳來有些詭異的聲響,金太妍和黃美英二人同時望向那個方向,金太妍還在第一時間摟住黃美英,做出護著黃美英的樣子。黃美英許久不曾被金太妍圈進懷裡,那一刻她心中被填上滿滿的安全感,久違的感到幸福。

 

  金太妍警戒的望向聲音來源,瞇細了雙眼在黑暗中終於看見聲音是由角落的一台車子發出,那輛車子還若有似無的晃動,金太妍像是頓時明白了,趕緊圈住黃美英往前走,試圖遮住黃美英的視線。

 

  「那是什麼?」什麼都沒看見的黃美英問。

 

  「呃,」金太妍知道自己此刻和黃美英還沒有太穩定的關係,一舉一動都有可能影響二人之間,在此時和黃美英說出真相,會不會讓黃美英誤會自己?「沒、沒什麼……」

 

  黃美英不解的「嗯」了一聲,「什麼東西沒什麼?你明明就看見了不是嗎?」

 

  金太妍眼見瞞不住,又不願黃美英想起過去二人之間無法對話的模樣,支支吾吾的開口,「角落那邊……呃……大概是有情侶……呃,挺火熱的,反正不是什麼危險……」

 

  黃美英直到上了車才想透金太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坐在副駕駛座的她默默抓緊自己的衣領,往門邊靠了靠,看著正在發動車子的金太妍,「你是不是早就有預謀?」她環視周遭環境,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光線在看台區,耳邊又滿是蟲鳴,正巧可以遮去某些聲音,怎麼看都覺得是金太妍精心挑過的作案地點。

 

  「什麼……不是!我沒、我沒有!」金太妍聽見黃美英的問句差點噴出一口血,「我是這種人嗎?我來之前只聽說這邊是夜景天堂情侶聖地……」

 

  「確實是情侶聖地。」黃美英幽幽的開口,都火辣到可以在車上做什麼了。

 

 

 

 

 

 

 

 

/

因為跟劇情也沒有關係,所以直接說出來就沒差了

本來確實有想讓全多尹當個反派,讓金太妍幫著黃美英大殺四方(???

不過其實同事也不完全都是會因為利益衝突就全部都是勾心鬥角的啦

雖然我不喜歡跟同事有太多私下相處(???是多難相處)

但不得不承認我經歷過的每一份工作都有遇到好人

也有已經離職後還持續聯絡,真心關心我的好學姊

所以想想其實全多尹更適合這樣的形象,就順著現在這樣寫下去

不要當反派了,好好當個助攻吧XD

 

然後實體書的話

大概這次應該會以兩冊為主吧

關於封面有些想法,但只有一點點的想法,更多也沒有了(望天)

倒是特典已經找好想做什麼

本來想像前陣子美英生日做金屬徽章,我是真的很喜歡金屬徽章

但是製作過程真的充滿緊張刺激,太多東西不能按照原始稿製作,沒看到實品之前都讓人提心吊膽的

再加上我一點點點點的想法都沒有(微笑)為了不為難設計師我還是不要折磨人好了。

新的特點是我從來沒有製作過的東西喔,好期待昂~

 

一樣還請各位多多留言,昂

 

 

 

 

 

 

    全站熱搜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