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gw_xuXoAEYn-M  

 

 

 

 

*原創禁止轉載*

 

Forever Young

44

  黃美英回到國研院當天,已經準備好將她的參訪報告在下午上繳了。

 

  以往參與研習因為有申請公費的需求,為了對得起這些經費,國研院有既定格式必須書寫參訪報告,期限是回國研院後的一個月內,黃美英有金太妍幫忙,向來都是一個星期內便繳上了,許多內容都是她還在倫敦時就寫好了,有部分則是金太妍替她補充上。

 

  即便她再不想待在國研院,她仍然是國研院的員工,使用了國研院的資源,這些她還是必須按照規定進行。

 

  剛踏入研究室,黃美英敏感的感受到氣氛有些詭異,身為主要教授不由得多看了研究室幾眼,和她去倫敦前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底下的每位研究員因為她回來顯得興高采烈,不曉得是不是這陣子朴正飛也不在研究室騷擾大家,每個人都顯得精神狀況挺不錯的。

 

  研究員見到她進來,蜂擁而至,將黃美英團團包圍住,黃美英沒有太明顯的笑容,眼底卻充滿笑意,整個國研院內她唯一能放心的對象就是自己研究室內的這班傢伙,十多個人竟然都老老實實地跟著她,沒有人有二心,黃美英還是不由得想自誇一下她挑人的眼光真是好,唯二位學妹兼朋友從大學深交至今還總是兩肋插刀,初戀女友是金太妍,一喜歡上就交付一生,連進入她研究室的人每個都是勤奮老實,團結合作,不像隔壁研究室的研究員,經常有口角衝突,還鬧到指導教授需要出來排解下屬的糾紛,時不時還要寫個報告向上級反省自己帶人能力不夠。

 

  黃美英很慶幸自己的研究室從沒有出過這種事——在朴正飛加入之前。

 

  她看向角落獨自收拾東西的朴正飛,身邊顯得有些寂寥的氣氛在偌大的辦公室裡特別突出,尤其每個人都像是刻意展露出自己的熱情,黃美英總覺得大家是有意無意的展現給朴正飛看的,但她一點也不想過問,過去朴正飛在研究室裡有多囂張,黃美英不提起不代表她不知情,她只是不願意開口,想看看朴正飛還能驕傲到什麼程度,什麼時候才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經過這一趟帝國學院研習會,她希望朴正飛能學會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黃美英的視線只停留在他身上不到一秒便轉開,把一大袋的零食交給金藝琳,讓她平均發給每個人,說,「別開心得太早啊,下午等我繳完參訪報告回來我要每個人跟我彙報研究進度啊。」

 

  大家「哦」了一聲。

 

  「不過晚上我訂了餐廳,對我在倫敦見識了什麼有興趣的人都能來參加,我認為這個對我們研究室很有幫助。」黃美英笑著說。「要出席的人找高宇鉉報名啊。」

 

  「好!」大家高聲回答。

 

  還不到中午,高宇鉉敲門進她辦公室,「主任,全數參加。」

 

  黃美英詫異,「全數?這不列入出缺席考評啊,不強迫參加的,有事的人不一定要出席我也不介意。」

 

  「大家知道您今天回國研院,早已經將晚上空下來。」

 

  黃美英忍不住會心一笑,「好哇,原來是每個人都將我的習慣摸透了。」

 

  「是的。」高宇鉉答道。

 

  黃美英臉色一沉,問,「那大家應該都很清楚我不喜歡我的研究室裡氣氛不和諧吧,今天早上我剛來那時是怎麼一回事?」

 

  高宇鉉跟在黃美英手下做事時間不算短,也沒被嚇著,提起朴正飛的語氣裡帶點輕視,「本來一段時間沒見到他,大家也沒想要擺什麼臉色,結果他一進研究室就好像自己去了一趟倫敦升級成為高級研究員似的,一會吹噓在倫敦見到什麼,一會誇耀自己在倫敦收到多少好評,藝琳一時沒忍住,拿入門試卷的事情說了他兩句,挑起他的不悅,偏偏大家都站在藝琳這邊,他就⋯⋯」高宇鉉聳聳肩。

 

  黃美英想也知道藝琳年輕氣盛,個性直又看朴正飛不順眼已久,說出口的話肯定不大中聽,朴正飛又自傲,當下見所有人都支持一個年紀比他小的人,面子肯定拉不下來。

 

  黃美英輕輕嘆一口氣,揉揉眉間,她也無法向下屬透露朴正飛在倫敦已經被其他老教授「教育」得很慘,心裡憋了一口氣就等著回來耀武揚威,殊不知一來就碰見金藝琳,半點情面都不留給他。只是就過去朴正飛的所作所為來看,金藝琳這樣的行為平心而論也不是太過分就是了。「朴正飛早上才被激過,也決定下午要跟我們去聚餐?」

 

  「沒有啊,怎麼可能。」高宇鉉聳聳肩。

 

  黃美英一愣,「你剛不是說我們研究室全數⋯⋯」

 

  「所謂全數參加,是指每一位心裡向著我們研究室的人,人在這,心卻不在這的,我們不把他當成自己人。」高宇鉉明顯意有所指,且帶著濃濃的不屑。

 

  「這話怎麼說?」

 

  「主任,就目前來看,你都說入門試驗要到達一定標準才能留下來,但事實上憑實力進來國研院的沒有人不達標準,曾經做過試卷的都在我們研究室了對吧。唯二沒有的就是您的學妹而已。可是您去倫敦那時,副院長秘書那邊找了我們研究室的人去問話,問我們是不是私下刁難研究員,是不是有私設考卷給研究員分程度,說我們這種行為跟排擠能力較差的同事沒兩樣,還說這有違國研院的規矩什麼什麼的。」

 

  「什麼?」

 

  「不提對每個人的信任程度,但新人就只有他而已,最近做過試卷的也只有他,而且。」高宇鉉停頓了一會才接著說,「副院長秘書只提到一份試卷,好像不知道我們有三種試卷,唯一做第一種就不及格沒機會做第二種的,只有他而已。」

 

  黃美英問,「你懷疑是朴正飛去告狀?」

 

  「除了他沒有別人有嫌疑了。」高宇鉉說。

 

  「有直接證據嗎?」

 

  「沒有。」高宇鉉坦承,「但大家心裡都有底了。」

 

  黃美英感到頭疼,按照高宇鉉的說法她也只能聯想得到朴正飛,但沒有直接證據的話是沒辦法給朴正飛定罪的,若朴正飛是口頭跟院長告狀,那就算是金太妍也找不著證據。

 

  「不管怎樣。」黃美英說,「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他都只能算是嫌疑人而不是犯人,大家的推測是不能當成證據的。」

 

  「我知道。」高宇鉉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只有暗自提防他,還沒有任何動作的原因。」

 

  「依照他的能力,我們沒給他接觸太核心的資料也合理,出國前怎麼對待他,回國後依舊不會改變,你這樣告訴姜素貞就行了。」

 

  「是。」

 

  「至於副院長秘書那邊約談你們的事情,你們也不用太在意了。生醫科剛重新開放,由我接手現在這間研究室時我就遞交過企劃書給國研院了,企劃書和三種試卷的初版,都是經過層層審核之後同意才進行的,現在應該還有留存一份在資料室,一切都合乎國研院的標準,而且依照研究室規定,這些都屬於國研院不得干涉指導教授領導研究室的內容,我們按照國研院的制度走,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黃美英停頓了一會,「只要你們沒有真的排擠他的行為出現,今天副院長秘書約談你們的內容就可以不必放在心上了。」

 

  「是。」

 

  「畢竟他現在還所屬我們研究室,該詢問他是否出席聚餐就去問吧,別落實人家說我們排擠的事了。」

 

  「知道了,主任。」高宇鉉心不甘情不願地說。

 

  「我訂的是每季固定聚餐那家燒烤,你確定之後打電話過去向他們回報人數,我登記的是我的名字,中午之前聯絡就行了。」

 

  「好的。」

 

 

 

  高宇鉉退出她的辦公室之後,黃美英喚出金太妍,問她,「別一聲不吭的,你怎麼看?」

 

  金太妍好整以暇的坐在她的辦公桌上,「什麼怎麼看?高宇鉉他們疑心朴正飛的事,還是副院長為朴正飛出頭的事?」

 

  「所以真的是朴正飛去告狀的?」黃美英問她。

 

  金太妍點點頭。

 

  黃美英氣餒的趴在桌子上,「討厭,連個讓人好好放鬆工作的環境都不給人家。」

 

  「你明明老早就想過院長會把魔爪伸到你的研究室來。」金太妍斜眼看著黃美英,還裝呢。每份資料給每個研究員設定的權限都不同,黃美英敢說自己沒有任何防範?

 

  「還能不能好好跟女朋友撒嬌一下啊?」黃美英叫道。

 

  金太妍伸手摸摸她的頭頂,敷衍的安撫兩下,「這樣行嗎?」

 

  「哼。」黃美英哼哼兩聲,「我有想過是一回事,但看到自己研究室真正被滲透又是另一回事。某些手段的用意不完全是用在防自己人,更多是為了保護你的資料,畢竟我這裡的資訊太龐大,除了國研院的還有『願望』的,我也怕有人查我這裡的東西的時候循線查到願望內部資料,這樣不只你有危險,我和允兒小玄也都等著完蛋。這些資料能不能曝光你應該比誰都清楚。」黃美英睨了一眼金太妍,那些權限由金太妍親自設定把關,她就不相信金太妍沒有在這些資料上頭加密。

 

  金太妍綻出一抹笑,「我也就隨口說了兩句。」說完,她的神色變得凝重,「不過美英,剛剛我聽高宇鉉說完就去查了,他那拍攝試卷的視角我覺得有些奇怪,我想到在倫敦的時候,研究大樓那些反偷拍的裝置,檢查了下朴正飛身邊是不是有什麼器材,果然發現他的眼鏡不單純。」

 

  「眼鏡?」

 

  「嗯,他臉上那副,我發現他有錄製影片並且上傳的功能,必要時好像還能衛星定位的樣子。」

 

  「好像的意思是?」

 

  「我順著眼鏡連線的電波連進去看它的內建功能,疑似有定位設備,但沒使用過。」

 

  「他要這種功能幹嘛啊。」黃美英萬分不解。

 

  「不清楚,可能怕被綁架吧。」金太妍冷冷的說著,「不過他所有錄製的檔案,還有上傳跟定位的功能都被我毀掉了,他現在定位可能會出現在非洲的位置。」

 

  黃美英噗哧一笑,「萬一他真的哪天被綁架怎麼辦?」

 

  「誰讓他眼鏡不留著被綁架時才使用。」金太妍聳聳肩,那不關她的事情,她只要負責保護好美英,這些有可能傷害到黃美英的東西她不可能視而不見。「看來,在倫敦被那些老教授教訓,還是沒讓朴正飛學習做人處事的道理。」

 

  黃美英學金太妍聳聳肩,「那是他爸媽該煩惱的,跟我沒關係。」

 

 

 

  下午,黃美英親自把參訪報告送到副院長秘書那裡。

 

  副院長秘書笑著起身迎接她,黃美英看著她的笑容忍不住感到一陣惡寒——這位會對著她綻放笑容的女士,會迫於權勢欺壓她的研究員。

 

  黃美英記得,她剛當上生醫科主任的時候還太年輕,腦中只想著幫金太妍痊癒,沒有任何管理下屬的經驗,連她對自己研究室的研究員都是放養狀態,更別提領導整個生醫科,是眼前這位國研院資深前輩提點她該做某些事情,該拿出某些成績,也該樹立一些規矩,甚至她早些時候和高宇鉉提及的企劃書,這位前輩也多少幫她過部分,所以她才能順利擔下生醫科,能讓幾位比她資深許多老教授信服。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有著雙面臉孔,以前這位前輩不是還曾拿著一杯咖啡向她抱怨國研院的前後輩制太嚴重,說總有一天一定要讓前輩欺壓後輩的惡習消失,為什麼當她所處的位置換到副院長秘書之後,所作所為都與過去不同了呢。

 

  前輩熱切地迎向她,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聽說你在倫敦表現得很好,恭喜你。」

 

  黃美英輕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僵硬,「是啊,在那裡得到不少收穫。」

 

  「聽說⋯⋯」前輩鬆開擁抱,拉著她的手不放,「你在倫敦,還參觀帝國學院教授的研究室了?」

 

  「正巧碰上同樣研究方向的教授,確實跟他討論了一番。」黃美英淡淡的說。

 

  「是嗎。」前輩對她笑的異樣燦爛,「但畢竟那是在國外,還是注意自身安危的好。」

 

  「啊?」黃美英被前輩這突然轉變的話鋒弄得一頭霧水。

 

  「越是出色的人,有越多雙眼睛盯著,等著你出錯,然後落井下石。」前輩像是過往在提點她一樣淡淡的開口,輕輕捏了捏她的手,接過她手上的報告,「報告我讓副院長簽核過之後會上呈給院長,等院長簽核完再通知你。」

 

  黃美英對剛剛還在談論倫敦,突然又跳回參訪報告的內容更迷糊了,「前輩⋯⋯」

 

  「剛回國很忙吧,快回你的研究室收拾這陣子落下的工作吧。」前輩拍拍她的肩膀,微微對她點頭,下了逐客令。

 

  「⋯⋯」黃美英腦中亂成一片,完全不曉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前輩的表現這麼詭異,為什麼像是在提點她又答非所問。

 

 

 

 

 

 

 

 

\

突然忙了起來連更新也來不及就昏睡了QAQ

會把漏掉的更新補回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bby♥ 的頭像
Dabby♥

Toujours Belle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晴空
  • 看到泰妍把朴正飛的眼鏡功能全部破壞
    還把定位設成非洲
    當下噗滋的笑了出來 XDD
    真是逗趣呀XDD

    前輩會對美英好
    難道是想套關係取得福利嗎???
    還是,他知道什麼內情嗎??
    好想知道呀 > <
  • 哇達
  • 前輩是好人還壞人啊
    緊張
  • MeI
  • 美英在那種環境下工作 應該很心累吧
    堅強的美英只會找太妍撒嬌 嘻
  • 訪客
  • 朴正飛真的很欠揍啊~ 狂妄自大的傢伙!敢出賣我們美英就死定了...
  • 昀
  • 副院長秘書城府好深好可怕喔好像隨時都會在你背後捅上一刀喔
    朴正飛真的是...無藥可救了欸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