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m3k778uAgc1qgf0vjo1_1280

 

 

 

 

*原創禁止轉載*

 

Four Seasons

32

  或許是因為由金太妍出面,和業主接洽、了解公司需求等工作進行得非常順利,相當迅速的進入計畫的階段,創意部、媒體部等相關部門也派人加入小組,公司內部的市場調查相關人員也迅速發來結果供所有人參考。

 

  生活進入高強度的階段,別說全多尹和宋有娜,其他部門派來的人也叫苦連天,過去接案子的經驗不是沒有過,也不是沒接過新客戶,但這般每天都加班到晚上八九點才能回家的日子,卻是從來沒有過的辛苦。

 

  黃美英也是第一次看見,金太妍作為業務部小組組長,能幫著創意部訂定策略、計畫創意,能對著媒體部門細數各種不同的媒體管道的優缺點,還能同時列舉不同方式的預算花費,有媒體部門的同事不滿媒體策略被金太妍反駁,用詞有些尖銳的讓金太妍不懂媒體部運作方式就少說點話,諷刺她不過是總公司派來的空降人員,喊她一聲組長真的以為大家都當她是上司了嗎。

 

  黃美英聞言有些不捨的看向金太妍,金太妍比起其他人需要負擔的工作量多上數倍不止,有好幾次自己也想幫忙,但有大部分都是金太妍倚靠著過去大量累積的經驗以及高強的功力才能辦到,她、全多尹和宋有娜,雖被金太妍分派去各個組,卻也僅僅只有打雜功能。

 

  全多尹臉上掛著兩個深深的黑眼圈,有些同情又有些佩服的看向該名媒體部同事,佩服他竟然敢如此對凶神惡煞的金太妍,又同情他不知道金太妍的厲害之處就敢逞口舌之快,等等可能死無全屍都不曉得,當她帶著看戲的心情等著看金太妍大發雷霆的時候,金太妍只是冷冷地瞥了媒體部同事一眼,背了一串數據出來,「這是去年在首爾統計的,新興媒體超越傳統媒體的經濟效益百分比,由韓國一百三十多家廣告公司評分,我們公司也參與其中,這份結果,我記得媒體部還特別開了會議討論公司未來案件的發展方向。」

 

  媒體部同事頓時冒出冷汗,拿出手機看去年的行事曆,真的看見當時由組長分享給部門同事,請各位將往後的重心盡量轉移到新興媒體的部分,總公司評核的時候會參考這方面的數值。

 

  金太妍揉揉因為睡眠不足而有些抽疼的額角,盡量以平和的語氣說明,「我沒有要反對媒體部門的提案,我只希望可以重新評估一下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是不是能稍微改變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之間的分配比例。」金太妍更想說的是,這間公司不已經是出了名的刁鑽嗎?你還花了大半預算去購買半版報紙版面,還想在熱門時段投放廣告,有沒有考量過可行性啊?

 

  全多尹詫異的問黃美英,「你組長脾氣怎麼這麼好……不是,怎麼能懂這麼多?」

 

  「我也不知道。」黃美英愣著回應。

 

  在所有人都離開後,只留下金太妍和全多尹他們幾人,全多尹的男友來接她下班,順便帶了點心過來,黃美英拿了一份放到金太妍面前,讓她休息先休息一會,幫忙金太妍收拾桌上雜亂的文件,全多尹手裡拿著點心,看看忙著幫自己收東西的男友又看看黃美英,抿著嘴,問金太妍,「組長,你怎麼也懂創意部和媒體部那些?」

 

  金太妍淺淺笑著,不在工作中分秒必爭的狀態,顯得有些倦懶,又有黃美英把東西拆開包裝遞到她嘴邊,又將飲料插上她個人使用的環保吸管放到她面前,凌亂的桌子還有人替她分門別類整理好,心情很好,不吝嗇對全多尹和宋有娜露出笑容,「之前在總公司,我們比較偏向專案執行,業務必須同時兼備企劃,接受客戶的訴求,進行討論過後直接擬定策略、整合行銷,還要協助創意提案,這些功能都只是基本而已。」金太妍想到自己過去接觸許多同業,忍不住想要多和她們說幾句,「我們業務部是客戶和公司的橋樑,你必須比誰都清楚整個進度,還有你這份企劃的目標值啊、構想理念啊、廣告預算的計算方式啊……等等的東西,當客戶問起,你要能清楚解釋,你代表的是整個公司,也是整個企劃小組,大家是不是真的用心在準備這份企劃,就看你帶給客戶是什麼感受了。」

 

  宋有娜見金太妍難得多和她們說幾句,趕緊趁機發問,「那為什麼組長會要在策略剛有基礎的時候就讓創意部門加入?創意不是通常會等策略大概達到客戶要求時才來嗎?」

 

  「大家不是都知道這家公司一直都令人頭疼嗎?雖然還沒從新老闆那裡感覺到什麼,但從上次接觸後的結果能感覺到他們很重視這次EH酒店的品牌建立,如果我們可以優先在心裡有些備選項目,當下次會議要和業主討論定案,業主問起的話,你也能多一些答案回應,也因為你已經提前準備,當下一次要創意說明的時候,你也能流暢地向業主介紹了。」

 

  黃美英收完東西再次走進會議室,催促道,「很晚了,大家都趕緊回家吧!」

 

  全多尹吃完手中的東西,拍掉手上碎屑,伸了個懶腰,「大家加油,過了策劃進到執行就輕鬆了。」

 

  「誰說到執行就輕鬆了?」金太妍非常詫異,張大眼睛看向她,「你們以前不用跟進的嗎?」

 

  全多尹的伸展瞬間停住,僵在尷尬的位置,「不、不用怎麼跟的啊……」

 

  金太妍看她的神情變得憐憫,「可惜我一向習慣跟進執行,還要把關創意成果的材質、校稿、打樣,有時候有些工作還得到現場,到交付提案、收款完都還不算結案,還得評測效果怎麼樣,寫檢討報告,這樣才算工作結束呢。」

 

  「……」全多尹真的後悔加入了,回家好了,辭職好了,心好累。

 

  金太妍拿起自己的水杯、筆記本和紙筆等用品,經過她和宋有娜身邊時特別停下來拍拍她們的肩膀,輕飄飄落下一句,「加油,我很看好你們。」說完離開會議室了。

 

  黃美英跟著起身離開會議室,經過她們二人身邊見她們大受打擊的樣子有些不忍,試圖勸慰,「那個,組長不輕易誇獎人的,她是真的認為你們是可造之才。」

 

  全多尹乾脆撲進男友的懷裡放聲大哭。

 

 

 

  之後他們陸續又跟EH酒店的負責人開過幾次會,也見到E.L.S公司新任負責人幾次,就黃美英看來,是個溫文儒雅的年輕男子,舉止談吐也彬彬有禮,感覺不像會隨意刁難合作公司的人。

 

  儘管如此,金太妍仍是拿出最大的努力面對這次專案,黃美英跟著她出席過最多次企劃討論會議,看得最是清楚,也數次看見金太妍在和她一起吃晚餐時、在午休時間時,甚至在開著車行進在路上,都必須臨時停靠到路邊接聽EH酒店負責人的電話。

 

  次數多到黃美英不放心,開車送金太妍上下班,好讓她不至於在駕駛途中頻頻停車接電話,讓金太妍戴無線耳機,又怕她一邊和EH酒店負責人討論細節無法專心路況導致危險。

 

  這只是讓自己夜裡能安穩入睡而已。黃美英這樣對自己說。

 

  「我每一次都是這樣面對案子的。」金太妍略顯疲態得在副駕駛座上縮起身子,看著黃美英專心開車的側臉不由得勾起微笑,「不是因為這是我來到分公司的第一個案子,也不是因為這個業主是出了名的麻煩,是我每次都是這樣面對我的案子。」

 

  開車中的黃美英瞄了她一眼,又將視線轉回正前方,不解的「嗯」了一聲,不懂金太妍怎麼會突然說這些。

 

  金太妍輕輕笑著,「怕你以為我故意表現給你看,不是的,不過我也不是故意要說這些,好像在替我過去做錯事情辯解什麼一樣,我只是……算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我有點沒辦法思考了,我只是想跟你說說話……」金太妍的聲音漸漸消失,等黃美英碰上紅燈回頭看她,已經進入睡眠狀態了。

 

  黃美英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從後座拿一件毯子攤開為金太妍蓋上,又將車內空調的風速調到最低,等交通號誌變成綠燈,再次前進。

 

  這些話,過去金太妍從沒有想過要說,也從沒有耐心對她說,疲倦的樣子也從未在她面前展現過。

 

  黃美英突然想,是過去的自己讓金太妍感受不到安全感,以致金太妍不會在自己面前展露脆弱的一面,還是金太妍沒有將她當成自己是最親密的人,所以不會放任自己失態。

 

  回想起失憶之前,黃美英最後一次見到金太妍掉淚是什麼時候,或是最後一次向她撒嬌的時間,竟已經想不起來。

 

  黃美英沒有答案。

 

 

 

  短短睡過一覺的金太妍像是被迅速充飽電,整個人又有精神了,接起創意部同事打來詢問策略內容的電話還能對答如流。

 

  掛斷電話,金太妍注意到黃美英坐在駕駛座上望著她發怔,帶著疑惑的歪頭,「怎麼了嗎?」

 

  黃美英搖搖頭,「沒事。」她將車子熄火,「這段時間你睡我家吧,反正我也是要接送你上下班,與其每天來回你家的路程,暫時住我家離公司比較近。」

 

  金太妍瞪大雙眼。

 

  「上次你留下來的衣服我已經洗乾淨,等等你能直接換上,明天上班穿你上次的或我的衣服都行,明天早點下班,我載你回家拿幾件換洗衣物。」

 

  黃美英不敢看金太妍的雙眼,說完了話就要下車,金太妍伸手拉住她不放。「你的意思是……」

 

  「我沒有別的意思。」黃美英沒有回頭,「只是暫住,就到這次企劃結束,你別想得太多。」

 

  「美英……」

 

  「如果你可以接受,那就上樓吧,如果不願意,我可以借你車子,你直接開回家也沒關係。」說完,黃美英下車,往她家走去。

 

  金太妍趕緊追上黃美英,拉住她,「給我一次機會跟你好好聊聊。」

 

  「可以。」黃美英頭一次毫不猶豫的答應,「等這次企劃結束,大家都忙完了,好好休息過後,我們再聊吧。」

 

  金太妍以為自己聽錯,「你說你願意……」

 

  黃美英點點頭,「現在這是你被調來分公司後第一個案子,也是決定我能不能通過試用期的關鍵,我希望我們都能全力以赴。」然後,也是時候和金太妍做個了斷了。

 

  她以為她能在這樣的相處模式下漸漸淡去自己對金太妍的愛情,並將感情昇華成親情,她和金太妍從幼時相識,雙方父母也都是親近的好友,她們從小相伴長大,深知彼此的個性喜好,若是因為當不成情人而就必須斷絕往來也太過可惜。

 

  但黃美英比誰都明白,最真正的原因,是她仍然無法堅定拒絕金太妍。

 

  在這段時間裡,她一直主動幫忙金太妍工作上的大小事,甚至主動要求要接送金太妍上下班,都是因為心疼金太妍焦頭爛額又孤立無援的模樣,每每看到自己主動出手幫忙,金太妍那忽然明亮的眼神,她的心裡又會有濃濃的愧疚。

 

  如果她無意與金太妍復合,是不是不應該一再給金太妍希望。

 

  黃美英想到過去,好幾次金太妍答應她要回家用晚餐,她總是興致勃勃的擬菜單、備料、烹煮、佈置環境……卻也總是等到夜深人靜,等到應酬完醉醺醺的金太妍回家。

 

  一次又一次,金太妍給了她希望,卻又讓她失望。這不就是她現在正在對金太妍所做的事嗎?

 

  黃美英不願意讓自己成為和過去的金太妍一樣的人,也不願意金太妍變成過去那般失望到心如死灰的自己。

 

  如她過去曾經和金太妍說過的,也是她現在一直在做的——她只希望金太妍能好好的。

 

 

 

 

 

 

/

狗妹那塞,我果然說不得(掩面

有點變動,可能近期沒辦法處理實體書的事,有可能全部改為電子書

實體書的部分就等未來有空閒再補了醬紫

最近多了一點煩心事╮(╯_╰)╭

 

前幾天跑到花蓮去玩了一趟,給自己一個全新不同的體驗

很特別,也很舒壓,雖然本想逃避的問題依然存在,可是這趟旅行給我的感覺是以後還能再來一次這樣

面對山、面對大自然,有一種深受召喚的感覺

靠近山體、觸摸山壁,會好像心跳加速,好像自己本來就屬於山一樣的感覺出現

後來去了慶修院、玉里神社遺址

感受一下神靈的存在......以及感受一下本來應該可以去的日巡(攤手

 

總之,人生很長,做到問心無愧,做到無悔,我覺得就夠了。

 

 

 

 

 

 

    全站熱搜

    Dab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